@ 2017.06.11 , 18:00

从精子库到人种改良精子库

Robert Klark Graham 是一个靠卖防碎型镜片玻璃和隐形眼镜起家的商人,不过他并不满足只是止步于一个商人。

Graham 生于1906年的今天(6月9日),他在靠卖眼镜成为百万富翁之后,就做起了人种改良精子库的生意,他的精子库只提供有卓越成就的白人的精子,例如诺贝尔奖获得者。他寄希望于这家精子库能培育出「神童」。这项史无前例的计划并不受欢迎,但是接二连三出现的问题,深刻改变了精子捐赠这门生意。

从精子库到人种改良精子库
credit:123RF

按照纽约时报的说法,这家精子库1979年在加州的 Escondido 正式开业。 为 Graham 提供精子的是三位诺贝尔奖得主。David Plotz 认为,「诺贝尔奖精子库」是媒体戏称。而且,讽刺的是,Graham 本人因为精子库获得了1991年的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1980年,Graham 开始在媒体上宣传他的伟大计划,但其中两名诺奖得主退出了。许多人说,Graham 的理论,有点像20世纪早期的纳粹提出来的种族优生论。所有的捐赠者已婚的白人异性恋,接受精子的女性也必须是白人异性恋。按照 Graham 的说法,精子库里诞生的小孩一定是白种人、高智商、理智、体格健美。

William B. Shockley,晶体管的发明者,195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是惟一一个在媒体上公开承认捐赠过精子的人,尽管他只捐过一次。Shockley 长期支持种族主义和优生论,不过因为他并不是生物领域的专家,他为这项计划摇旗呐喊毫无疑问是在给精子库招黑。

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以后,Graham 下调了捐精的标准,1992年的 Los Angeles Times 上写到,「没人选诺奖得主的精子——他们太老了,Graham想让这个决策看起来合理点——现在,精子库里不会有诺奖得主的精子。」

不过 Graham 好像并没有践行他的承诺,有部分父母还是收到了那些标注了「天才」的小瓶子。最后有218个小孩子在精子库诞生。

Graham 的精子库在生育行业的影响里还是很大的。即使大家不喜欢拥护人种优化论的 Shockley ,但是大家都想生一个有 Shockley 遗传基因的神童啊。在 Graham 之前,所有的精子库都是匿名捐赠的,父母对自己收到的精子来源知之甚少。而 Graham 则给了父母选择精子的权利。

现在,精子库的运作更多的会采取 Graham 的模式,他们会把精子提供者的信息提供给父母。这也是精子库的市场策略,毕竟,精子库也是一门生意啊。不过,这也让精子库向优生学的方向靠拢了。

向父母提供捐精者的信息,从健康状况到智力水平,意味着,现在的普通精子库也有制造「神童」的倾向,George Dvorsky 在 Gizmodo 写到。「当我们开始接受多样性的时候,多样性却在减少,」生物伦理学者 Kerry Bowman 向 Dvorsky 说到。例如,「创造力就和那些精子库里被禁止的某些东西有关,像读写困难症就是其中一项。」(有读写困难症的孩子通常更聪明,只是需要善加引导)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mag,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