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09 , 18:00

四十岁的儿科病人,和儿子看同一个医生

46岁的杰夫·维特患有先天性肺动脉瓣狭窄,从小时候开始就在密歇根的一家儿童医院看病。他笑称:“我是那里最老的巨婴了。”

在三十多岁的时候,维特曾经看过一个成人医生。但随着儿子也带着同样的疾病降临人世,两个人便一起回到了维特的儿科医院接受治疗。“我们有一段时间在看同一个医生呢233”

很多原因会导致成年病人一直留在儿科:患有发育/智力缺陷的病人更换医生总会让他们感到不愉快;没有时间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内科医师;患有终身疾病(心脏缺陷、镰刀型细胞贫血症、囊性纤维化……)的病人很难适应成人的治疗方法。

对维特而言,儿科医生的工作方式是其中一个原因。“我超喜欢这里的,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当你有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有时间来回答你。“

毕竟人到中年了,他的儿科医生现在会定期和内科医师会诊,调整他的治疗方法。

“以前的症状现在开始复发了,医生们要确定到底是我的心脏问题还是只是上了年纪身体不好。如果是在以前得了我这个病,你根本不会活到可以出现这些症状的年纪。我想这就是这些医生不介意我还来看儿科的原因吧。”

四十岁的儿科病人,和儿子看同一个医生
credit: 蛋友“111”

“一跃而下”

给儿童看病的医生必须有相应的资格,病人则没有规定在成年后不能继续看儿科。美国儿科学会在1938年建议18岁以上的病人离开他们的儿科医生,1969年则把标准提高到了21岁。

但在此之后,可能导致儿童死亡的疾病预后大大改善。病人们的寿命不断延长,对儿科医生的需求也越来越小。20年以前的镰刀形细胞贫血病人活不过30岁。但现在他们可以活到五六十岁,接受成人治疗也很正常。

医院也在帮助病人们尽量离开自己的儿科医生,西雅图儿童医院的病人在12岁的时候就会开始接触成人医生。我们会告诉小朋友,他们长大之后会认识像我们一样的医生。随着年龄增长,我们会向他们介绍性病和怀孕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个过程会使病情复杂的小病人们感到迷惑。 刚刚离开儿科医生的 Jake 今年22岁,他一出生就患有左心发育不全综合征,从婴儿开始就一直是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病人。妈妈 Diane Pickles 说:“从儿童治疗转变到成人治疗就像从跳水板一下扎进深水池一样。”

随着一个患有慢性病的小孩长大成人,他的儿科医生不仅与病人家属,更与其他共同参与治疗的专科医生建立了一种牢固的联系;而重建这种联系是很困难的。

这些年来以前的儿科医生倾注了那么多的时间和关注,你很难在另一个主治医生那里找回来。甚至在 Jake 已经17岁的时候,心血管科的医生仍然会说“直到儿科医生拒绝给你看病再过来我这里吧”这样的话。

四十岁的儿科病人,和儿子看同一个医生
credit: 蛋友“熬夜补作业”

普通人也会推迟转换时间

从大龄少年至二十多岁这段时间也不是换医生的好时机。他们会去上大学,但不会永远留在那里,所以很难与当地的医生建立牢固的关系,自然就继续跟着自己的儿科医生。

医疗保险也是一个原因。某些州的“儿童医疗保险计划”(CHIP)把年龄上限定在了19或20岁。一些家庭保险计划中的“儿童”可以一直算到26岁,因此想省钱的年青人也会一直跟着他们的儿科医生。

本文译自 STAT,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