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08 , 11:30

为什么英国首相呼吁的网络管制不可行

为什么英国首相呼吁的网络管制不可行
credit: 123RF

介于上周六伦敦的恐怖袭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再次呼吁通过新的法案来管制互联网,并要求互联网企业在消除恐怖分子能自由交流的空间方面更有作为。

“我们不能容忍让这一意识形态拥有它繁衍生息所需要的安全空间。” 她说道,“但这恰恰是互联网和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大企业提供的。”

她的评论呼应了内政大臣安珀·路德在三月发表的言论。在上一次伦敦恐怖袭击之后,路德说像 WhatsApp 这样的应用拥有的端到端加密功能是 “完全不能接受”的 ,并且应该 “没有让恐怖分子藏身的地方”。

(小编注:普通的加密只是把用户与服务器之间的通讯加密,服务器可以解密看到明文,而端到端加密中只有用户能加解密,服务器只能看到密文。也就是说,这样连服务提供者都无法看到你通讯的内容,政府要求公司提交用户隐私数据也就成为不可能。)

然而,绝大多数专家同意,这些对更加严格地管制科技的重复呼吁都是拍脑袋决策。禁止加密算法明摆着就是不可行。

反对明令禁止加密算法的理由已经被反复强调过许多遍了,但依然值得重复。加密算法不仅仅是恐怖分子使用的一个工具。任何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在使用它。即时消息应用,网上银行,淘X剁手,政府网站,和你当地的医院都在使用加密算法。

对加密算法的禁令将让我们不可能在网上做任何依赖于保密的事情,比如发送你的信用卡信息,或是给你的医生发消息。

就算是政府情愿牺牲公民的在线隐私,任何形式的禁令都将是毫无意义的。任何有一点技术知识的人都能自己写代码来加密和解密数据。实际上,这样做需要的代码短到可以轻易写在一件T恤上

关闭后门

另一种被提议的能消除梅姨所说的 “安全空间” 的方法,是给予安全部门对加密信息的特殊访问权限,也就是所谓的 “后门”。依然,这一方法是不实际的。

如果一个允许安全部门绕过加密的 “万能钥匙” 存在的话,它会立刻成为黑客的垂涎之物。任何有敌意的人都能将他们的力量集中在破解 “万能钥匙” 上,而这样做能得到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信息,而是所有人的信息。

不仅如此,即使政府成员又一次坚持禁止或绕过加密算法的必要,我们依然没有得到关于他们计划怎样实现这一目标的哪怕一丝细节。

“特蕾莎·梅的回应是在预料之中但令人失望的。” 来自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 Paul Bernal 说道。“如果你夺走了恐怖分子的 ‘安全空间’,你将会同时夺走所有人的安全空间,而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极大地依赖它们。”

上个月,New Scientist(原文出处)呼吁政客增加对科技的理解。在那实现之前,我们将无法进行关于怎样能最好地应对网络极端主义的理性对话。

“互联网是一个方便的替罪羊——也是一个避免人们讨论关于像外交政策和军火贩卖一样的尴尬问题的分心之物。” Bernal如是说。

本文译自 New Scientist,由译者 Zen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