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05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猫 三则

以下文字都摘自日本论坛,(自称)真实(或许不)恐怖体验

半夜背后凉飕飕:猫 三则
credit: 123RF

猫的诅咒 猫の呪い

904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8/01 15:49

接下来我要说的故事无法辨别真假,不如说是无法考证吧,因为当事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是我的中二时期的事,我的爷爷去世了。
他走的时候,我家的亲戚都哭的很伤心,但是我却回忆起了以前从爷爷那里听来的那个奇妙的故事,
“竟然是真的吗”我当初是这样想的。

故事发生在战争年代,当时我的父亲一家由于都住在东京,就被遣散了
但是我爷爷由于身体不好没有去当兵,就和家人们一起去了农村(长野)。
因为,毕竟是遣散地,所以没有什么粮食,兄弟四人只好都饿着肚子。

有一天,最小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叔父,根据我父亲的年龄推算,当年应该6岁)对爷爷说
“我饿了。我不要再吃山芋了。”
已经没有食物了,爷爷非常困扰,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叔父。
就在这时候,爷爷看到了一只野猫,他想了想后,就把猫带回家去了。

906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8/01 16:02
>>接904
 

父亲和他兄弟们都吃的很开心。
毕竟在那个年代,一般家庭可是吃不起肉的。

过了一会儿到睡觉时间了,爷爷睡着后就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了猫。
“你吃了我最好的朋友。我要诅咒你全家。”
爷爷想,这就是猫妖(他生前就是这么说的)啊。
“你怎么对我都行,但请放过我的孩子们吧”爷爷答道。
然后猫说道
“那好,那在我下次看到你的时候,就杀了你。”
说完就消失了。

之后,过了好久好久那只猫都没有再出现,
直到爷爷去世前半年才再次现身。
然后那猫大概这样说道
“我来取你命了”
“你终于来了”当时爷爷大约是这样想的吧。

为什么爷爷没对父亲说,而是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我呢,
现如今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还是不知道答案(事实上爷爷去世后就再也无法得知了)。
另外,爷爷当年是脑梗塞还是其他什么急性病,走的非常快。
但我还记得,他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是多么的认真。

“爷爷是被带走了吗?”我想道。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半夜背后凉飕飕:猫 三则
credit: 123RF

接下来的文字来自热心蛋友 王橘猫, 以后还会投稿,也都交给我代发,会合并在这里
感谢王橘猫同学的投稿!

喂食 餌やり

122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9/02/02(月) 23:28:42 ID:pNjf/Sk00

我居住的地方位于乡下,要说有多偏僻,就是这里直到前几年才终于开了第一间罗森,
而且周围都是山,按时节变化还能采收到野葡萄和柿子等等。
车子经过的主要干道都是田埂路,我家就位于路边绵延无尽的田地的正中间。
家里庭院宽广极了,阳光还会洒落在回廊上,初春的时候呆在那里最舒服了。
等天气暖和一点,祖母就常常坐在那配着茶吃点心或者小鱼干。

不知道从哪时开始,庭院里经常出现猫咪。
不是一只,而是一大群,有花斑的也有三色猫。
当祖母在走廊晒太阳时她总会喂它们。
这对我们家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家人并不会驱赶猫咪,但也不曾想过要帮它们戴上项圈,
只会为它们取些“小虎”“小花”类的名字。

因为我的成绩并不是很好,高中毕业后就在当地的食品公司就任了,
从家里到公司只需要5~6 分钟的车程,工作环境也很好。
公司每天都会剩下许多柴鱼片的碎屑,
某天我偶然将那些碎屑带回了家,祖母看到后非常高兴。
“猫咪们这么喜欢柴鱼片,一定会很开心的。”她收下了那些柴鱼碎。
隔天开始,祖母都会把柴鱼碎装进了陶瓷做的小型容器里,以便猫咪们食用。

认真想想,祖母也已经八十多岁了,
以前她还会骑自行车出门购物,或者参加老人集会什么的,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就不再做这类事了。
因为每天都会见面所以也不曾发现,但要是仔细观察祖母,
会发现她两边的脸部肌肉都松弛了,手上的血管也凸显了出来。
但祖母依然每天喂食猫咪,
当她太累无法起床时就会由我或母亲代劳。

前年夏天,我在上班的地方出去丢垃圾的时候,在垃圾场发现了被祖母昵称为小黑的猫。
它平常总喜欢懒洋洋地躺在地上,吃饱睡,睡饱吃,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只懒散的猫。
虽然总是满脸不耐烦的样子,还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我心想“这家伙被厨余的味道吸引过来啦”,不禁偷笑了起来。
平时只能在家看到的小黑突然出现在公司里,感觉还蛮新鲜的,让我有些小开心。

小黑盯着我快步走过来,我手里还拿着垃圾袋,
但它在距离为一公尺左右的地方直挺挺地坐了下来,
如果是平常的话早就过来蹭脚讨吃的了,
但小黑只是坐在那看着我,前脚和耳朵都直直的立着,像是在敬礼一样。
我从没见过小黑这种样子。
它没叫也没发出任何声音,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我。

它想传达给我的信息并不难懂。
那是我不想接受,但总有一天要面对的事。
自我长大成人后,我第一次哭了出来。

我丢下手中的垃圾袋,即使按住眼角泪水仍然无法停止,
呜咽和抽泣的声音不断从喉间溢出。
小黑朦胧的身影倒映在我模糊一片的视线里,它看上去好像在努力地想要告诉我些什么。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边抽泣着边和小黑说。
此时我的胸口已纠紧成一团几乎无法呼吸。
虽然小黑一脸严肃像个装饰品般闻风不动,但它似乎正在勉强着自己,我从那姿势中能感受到极度的悲伤。

后来主管在垃圾场找到泣不成声的我,但我的眼泪仍然止不住,我只能不断道歉。
在我准备好跟随主管回去公司的时候,小黑已经消失在垃圾场了。

回去之后我接到了通电话,话筒里传来祖母过世了的消息。

现在在晴朗的日子里,猫咪们还是会聚集在我家晒太阳或是跟妈妈讨东西吃。
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不过听说小黑偶然会突然挺直身体,盯着走廊的某个方向。
而每当它一出现这种动作,家人就会把坐垫、茶以及点心放在走廊祖母常坐的位置上。

本文译自nazolog

令人怀念的重量 懐かしい重み

我养的猫过世了。
在宠物的火葬场送了它最后一程后,在只有我一个人的家里开始会听到奇怪的声音。
轱辘、轱辘、轱辘。听上去就像是动物在地板上翻身的声音。
在酷热的夏天咕噜噜地滚来滚去是我家猫咪的习惯。
难道是那孩子回来了吗?我这么想着,日子也一天天过去,稍微变得有精神了。
除此之外,晚上睡觉的时候,盖在肚子的棉被上,有时候会感觉到重量。是让人怀念的重量。
奇怪的是,感觉到重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睁开眼睛。
以前常常和那孩子一起睡,它会在棉被上缩成一团。
像现在这种又热又让人不舒服的夏天晚上,这样子感觉到重量总有种不可思议的安心的感觉。
可是总觉得比记忆中要重得多,这家伙在天国变胖了吗?有点好笑呢。

在那个月亮很明亮的晚上,我如往常般盖着棉被准备就寝。
就在渐渐要随着的时候,又感觉到平常的重量了。
啊啊,今天也来了啊。我这么想着,笑了起来。
把视线往旁边转过去,从开着的窗户可以看到美丽的月亮。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不知为何今天能够睁开眼睛。
我想着,好久没看到它的样子了呵,然后看向感受到重量的地方。

有个女人。是个长发、没有四肢的女人。她就在棉被上,我的肚子上看着我。
四目相对的时候,那家伙露出了让人不舒服的笑容。
女人扭曲着没有四肢的身体往棉被上方爬行。
如果把脸靠上来的话会怎么样呢?
就在这身体动弹不得的恐惧中,房间外传来某个东西跑过来的声音,然后听到了猫叫声。
我晕了过去。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我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昨天那个是梦吗?
战战兢兢地起身后,映入眼帘的是破掉的棉被,还有散落的长发。
那不是梦。那个女人在我家里,每个晚上用没有四肢的身体来到睡房。
可是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猫叫声,一定是已经过世的那孩子帮了我一把吧。

本文译自irasutoyan

半夜背后凉飕飕:猫 三则
credit: 煎蛋画师seηz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shedal · Julho · triger
4.8
赞一个 (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