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04 , 19:00

这个人的日记成了历史文献,不过大家对他的眼疾更有兴趣

Samuel Pepys写了9年日记。历史学家都应该心存感激——如果不是 Pepys,还真没人能见到这么多可怕的东西——那九年是多事之秋啊。

Pepys的日记,"可能是最富盛名的英文日记,"里面记载了许多历史事件的第一手资料,例如,伦敦大瘟疫伦敦大火。也写了一些本国的日常生活,让历史学家们得以一窥风起云涌的17世纪英国国民生活状态。他还直白的写了自己的偷情史和生活的细枝末节。不过Pepys在1669年就没写了。

这个人的日记成了历史文献,不过大家对他的眼疾更有兴趣
credit:123RF

至于原因,眼睛的疲惫让Pepys觉得自己快瞎了。九年的写作让疼痛加剧,他写到:"我一睁眼就拿起笔。"放弃写日记和失明让他感觉自己几乎快死了。"仁慈的上帝,准备接收我吧!"这是他日记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Pepys最后没有失明。他又活了34年,只是再也没有写日记了。负责编辑Samuel Pepys日记的Jeannine Kerwin解释了Pepys的后日记人生。

那段人生充斥着成就、晋升、政治风险、和各种有趣的朋友。Sam一生经历了查尔斯二世、詹姆斯二世和威廉三世的统治,看见了詹姆斯的女儿安妮走上了王座。他自己则在海军内取得了诸多成就,拿下了议员的位置,参与建立了皇家数学院( Royal Mathematical School),出任皇家学会的会长,他见到了许多新朋友,也不得不和那些日记里出现过的老朋友挥泪告别。

在停写日记几个月后,Pepys就失去了自己得了风寒的妻子 Elizabeth Pepys。

"Pepys找了当时最好的医药和光学治疗设备,尝试了许多治疗方法,都没用,"美国医学会杂志的多学科编辑团队写到。但是,依靠Pepys 日记里的100多次关于眼疾的描述,他们给Pepys的眼睛做了一个现代诊断。

现代学者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想搞清楚这位日记家的眼睛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并且,正如Smithsonian之前所写的那样,诊断历史人物病情的做法无法做到准确。这个团队也承认,他们的诊断充其量是推测性的。不过他们的结论是,Pepys的眼睛疲惫(医学称“视疲劳”)成因有很多:从眼睛散光到眼窦炎( sinus inflammation)再到他自己的“强迫症”人格(an obsessional personality)都有可能。

不管原因是什么,这对历史学家不是好消息。至于Pepys显然也是热爱写作的,但他却不能继续了。不过他留下的记录却是我们观察那个大时代的无价之宝。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mag,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