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04 , 17:00

帮助成年人治愈童年创伤

预防是现代医学和公众健康的口头禅。本杰明·富兰克林说:“一分预防胜于十分治疗。”

不幸的是,类似于虐待和忽视等童年灾难无法被疫苗等预防。我们都知道,很大部分成年人都曾有过童年期不良经历(ACEs),可能具有诸如药物滥用等症状。这些成年人身上的症状可能会对下一代造成不良影响,从而形成一个难以破坏的死循环。

不过,我们可以通过细看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来限制ACEs对未来后代的影响,这不仅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因此,为了预防孩子的灾难,我们必须处理成年人的创伤治愈和恢复。

改变范例

ACE研究从1990年代兴起,开创性地研究童年创伤对数十年后健康的影响。

在我们研究的17000多人中,三分之二以上称至少有一次ACE,比如父母离异、被忽视或者家庭暴力。这些成年人更可能产生多种负面健康和行为后果。
当我做研究的时候,我就常提出关于成年幸存者的问题。是什么帮助这些成年幸存者讲述他们的童年历史?

ACE研究并不是从概念上检查恢复力。但我自己常对帮助这些创伤幸存者健康生活之物感到好奇。我不仅想知道是什么引起了他们以后的不健康生活,还想知道是什么使得其中某些人最后过上了积极向上的生活。

促进身体健康

现代医学和公众健康传统上关注于弄清楚疾病起源和如何预防身体不适。

1996年,医学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Aaron Antonovsky提出了一种不同的观点。他建议我们应当将健康视为一种连续统,重点关注如何促进身体健康。这种方法被称为健康本源学,表明我们人类有面对困难走向健康的天赋能力。

帮助成年人治愈童年创伤
credit: 煎蛋画师seηz

今天,世界卫生组织将健康定义为“不仅是没有病和不虚弱,而且是身体、心理、社会功能三方面的完满状态”。我想知道是什么促进成年幸存者在具有较高的负面健康条件风险情况下,仍然最终达成身体健康和积极幸福的?

2013年,我和我的同事发表了一项研究,针对近5000名自称有过至少一次童年不好经历的成年人进行了研究。我们重点关注已被证实可以促进身体健康的策略,比如锻炼、戒烟、情感支持以及完成高中以上教育等。

的确,上述因素均与成年幸存者的良好状态有关。根据这些因素,自称状态积极的成年人增加了30%到80%。幸存者中接受过大学教育的自称处于积极状态的可能性是没有高中文凭的2.1倍。这些发现是在考虑到他们的慢性疾病之后得到的。我们还发现这四种因素还与更低可能性的抑郁情绪有关。

当我针对来自四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的成年创伤幸存者进行重复研究时,我发现了几乎一样的结果。

此外,个人参与的健康促进活动越多,他们的状况也会更好。具有两个因素的成年幸存者自称身体健康的可能性是没有的1.5倍。具有四个因素的成年人相比只参与其中一个或者没有的,即使在考虑了自身的慢性疾病情况下,自称状况良好的可能性为4.3倍。

平均上,自称具有至少两种健康促进因素的创伤幸存者在过去30天内经历的精神和身体不健康天数也更少。

我们还了解到成年创伤幸存者还利用了其他方法,比如瑜伽、按摩以及舞蹈疗法。

在此基础上,我们还需要进行更详细的研究,测试这些可能促进健康的方法。之前的研究只针对四种因素,并且不能推广到所有ACEs的成年幸存者。

如何开始治愈

从幸存者角度,身体会对感知到的或者实际的威胁产生“战斗还是逃跑”的压力反应(之前有一篇看别人爬高楼我们手心为什么冒汗的文也提过这个)。然而,如果这种威胁一直存在,内分泌和神经系统就会保持激发状态,使我们负担过重,防止身体建立体内平衡。某些研究已经帮助我们理解疾病是如何由压力和创伤产生的。

正如我们生来具有应对威胁情形的机制,我们的身体也具备类似多巴胺和伽马氨基丁酸(GABA)等提供安全、幸福以及动机等感受的神经化学物。我们也能通过自我护理激活这些积极感受。例如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发现按摩能降低皮质醇,增加多巴胺和血清素。

这不是巫术。如果我们给自己的身体和五感以积极的输入,比如平静的音乐、未加工的食物以及在大自然中漫步等,我们就能刺激自身系统达到良好的状态。

但这些干预自身可能并不足够。主动咨询,进行认知-行为治疗以及某些时候服药或者其他健康干预也是需要的。

我们必须认识到现代医学和公众健康在处理ACEs预防方面的局限性。中断施虐和忽视的循环必须首先从成年人入手,并将需要综合性的和多代的方法,使个人能够治愈自己的身体、精神和态度。

本文译自 conversation,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Shanta R. Dube(佐治亚州立大学)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7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