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03 , 11:00

恐怖分子的心理特征

自杀炸弹袭击者Salman Abedi在5月22日曼彻斯特把自己引爆之前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们起初会把恐怖分子理解为非人类、怪物。但是当我们了解到这些人似乎也是有家室有工作的正常人时,就会忍不住好奇他们脑子是怎么想的。

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心理学研究中主要寻找恐怖分子的“个性”或“思维模式”,不过即使在今天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一项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杂志的新研究评估了66个由于恐怖行为被监禁的哥伦比亚民兵罪犯的认知和心理特征,认为糟糕的道德推理定义了恐怖分子。

这种研究背后的想法也很显然——鉴定恐怖分子稳定、可预测的特质或者“标记”。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能预测哪些人会成为恐怖分子,并且加以阻止。但很多心理学家,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对此十分谨慎。做这种研究的研究者通常会使用各种心理测量措施、各方面的个性和IQ测试。但对于这些测试的有效性仍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并且即使我们成功找出了恐怖分子标志,我们要怎么利用这些知识呢?我们是不是在整个人生期间都要被不断测试?如果我们符合了其中的标记会怎样呢?

“恐怖分子思维模式”这个词同样也有问题,因为这个词暗示了恐怖分子是不正常的,从而鼓励人们去揭示这种反常。对心理学家,反常意味着有失调、不足或者疾病使得恐怖分子“病态”或者不同。这一想法看起来似乎有可能,因为有助于我们理解极端行为。

恐怖分子的心理特征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但毫无疑问恐怖分子的暴行是一系列事件的结果,并且只有事后我们才能发现原来那些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只关注单个事件本身,关注恐怖分子在那时的行为和想法,就会扭曲我们的理解。因为这样就忽视了成为恐怖分子的过程。

哥伦比亚民兵的研究

当然很难在恐怖分子发动袭击之前就抓住他们。因此大部分研究关注的恐怖分子都是已经被抓捕或者具有嫌疑的。该新研究也是这样。令被监禁的哥伦比亚民兵完成一系列社会-认知测试,生成个人档案,包括道德认知评估、IQ、执行功能、攻击行为以及情感识别。然会将这些信息与66个非罪犯进行对比。

研究者发现恐怖分子相比非罪犯攻击性更高、情感识别水平更低。然而,在IQ或者执行功能方面并没有什么区别。恐怖分子和非罪犯最大的区别在于道德认知——恐怖分子被对结果的反常过度信赖所引导。作者认为这种扭曲的道德认知——只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是恐怖分子思维模式的“特点”。研究者令参与者根据不正当侵略程度评估各种故事,以此评价道德判断。

结果很有趣,看起来也很直观。但我们无法确定这种特质是否是他们被监禁所导致的,因为我们知道监狱会扭曲认知。如果不是,从出生就有的还是后天发展形成的?

这些问题虽然很基础,但无法回答。没有什么科学依据支撑恐怖分子是精神病患者或者有人格障碍这种观点。研究还会相互矛盾,某些研究者认为他们的发现证实恐怖分子具有自杀倾向,而其他研究则称恐怖分子性格外向、不稳定、放纵不羁、侵略性、防御性或者自恋。

恐怖分子的心理特征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激进的心理状态

很多心理学家认为这些年发生在恐怖袭击之前的事件能部分解释为什么个人会转向政治暴力。然而,恐怖主义的心理学研究仍然不足。现有的概念模型缺乏实验性证据支撑,并且局限于特定极端主义群体和意识形态。

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开始相信该激进化过程的基础是大量关键心理学因素,包括动机、群体意识形态以及社会历程,比如鼓励与先前朋友逐渐拉大距离等。与其通过测量来预测,不如将资源投入到更好地理解是什么促使个人加入暴力极端分子行列。是否是出于人类基本需求才使得人们寻求具有相同处境的群体?心理学证据表明寻求意义可能的确是极端行为的重要驱动原因。

然而,我们清楚地知道大量复杂因素会直接和间接地与激进化相关。个性和认知表现可能随着时间改变,因此似乎与预测不相关。但要注意到社会中很多人由于认知缺陷或精神疾病很容易被恐怖集团操控和管理从而实施恐怖行为。

由于恐怖主义的复杂进化本质,预测可能永远不会成为可能,接受这一点也许能改进该领域的研究本质。寻找激进化过程标志的心理学研究,比如服饰、行为和社交圈的变化,可能会成果丰硕。另外去激进化方案在对抗恐怖主义方面也会日益重要。

幸运的是,我们对恐怖分子寻求意义发现得更多,就越能理解激进化基础的身份和社会问题。因此心理学的确是很好的对抗恐怖主义的工具。

论文原文:doi:10.1038/s41550-017-0141

本文译自 conversation,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Coral Dando(威斯敏斯特大学)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4): dy · 我真是迷之喜欢这个卡通人物 · S4L7 · op
3.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