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23 , 14:00

位处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为什么会怕小小的虫子

位处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为什么会怕小小的虫子
credit: 锐景创意

我非常害怕虫子,这种恐惧很不合理。我会疯狂尖叫,仿佛被伽椰子追杀似的。我经常扪心自问,作为堂堂人类,我为何如此害怕这区区小虫?

科学家表示,害怕虫子并不罕见。2016年,查普曼大学的研究发现,25%的调查对象将昆虫列为真正的可怕之物,比害怕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细菌、甚至死亡的人数更多。对此,我深有同感。不过,一些科学家告诉我们:你之所以害怕虫子,可能是因为大脑混淆了恶心和恐惧。

我并不确定这种说法。许多东西令我恶心、但不令我害怕,比如呕吐物。我认为,我对虫子的恐惧感源于失控感,我会想象它们爬到我身上的情景。几周前,我拍死了一只狼蛛,结果成千上万(可能只是几百)只小蜘蛛从各个方向爬出来。当时室友正在睡觉,因此我忍住了尖叫的冲动,但我浑身毛骨悚然。我想象这些小蜘蛛爬满整个公寓,这情景太骇人了。但仔细想想,也确实有点恶心。

科学家说,这种恐惧其实是恶心,它可以在文化和生物学中共同演化。恶心有其生物学根源,排斥反应(如恐惧)就是一种安全保护机制。举例而言,我们之所以觉得粪便和腐烂物质恶心,是因为这些东西有可能致病。同样道理,虫子的出现通常表明食用或触碰某些东西是不安全的。久而久之,人类开始将这种预兆和威胁联系起来。

此外,在一定程度上,恶心是由文化塑造的。尤其是在美国,虫子被视为恶心之物;而在其它文化中,它们有时是美味佳肴。每种文化里都有某些饮食被其它文化视为恶心之物,比如芝士——变质的牛奶。恶心是对不良事物所产生的感觉,这种感觉存在于任何文明与文化中。一个人若没有恶心情绪,那就太不像个人了。这是一种现代敏感性,是文明的标志之一。

如果社会文化不认为虫子恶心,那么我是否有可能尝试食用它们?这我不敢说,但至少应该不会如此害怕它们吧。

本文译自 bustle,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Brandi Neal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