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21 , 13:00

再见吧,图形计算器

极其昂贵的图形计算器正逐步被淘汰。尽管这意味着时代在进步,但是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我和我的图形计算器在一起的时光。

再见吧,图形计算器
credit: 123RF

你的那个图形计算器可能也像我一样被丢在柜子的某个角落(事实上我一共有两个计算器)。多年来,几乎每个在美国高年级数学课上学习的学生们都拥有着一个自己的图形计算器。而德州仪器(TI)品牌的图形计算器是在SAT,ACT,AP或者IB这些标准化考试中唯一被允许使用的计算器。小编注:以上大部分都是类似于我国高考的美国标准化考试

当我在学校的时候,几乎每个同学都有一个自己的计算器。直到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太大的改观,并且计算器还是那么昂贵。在15年前,我的第一个计算器——TI-83 Plus(也算是当时最普遍的一款)花了我父母100美金。你猜怎么着?现在那些计算器还是那么贵。就算他们可能还没有你的手表(小编注:……这里大概是指Apple Watch吧)的计算能力强,你还是需要花200美金来把它买下来(不同型号的价格还不一样)。

“在未来,家长们将不必把自己的摩托车卖掉来换取自己孩子书包里这么一个小塑料砖头了。”

最近,美国的很多学校放开了对图形计算器的限制,这将终止德州仪器计算器(TI)厂商对家长的钱包的大屠杀。美国的14个州允许学生在一些标准化考试中使用在iOS与安卓平台免费的计算器软件Desmos。同时,这款软件也可以在浏览器上直接使用。但德州仪器教育技术总裁Peter Balyta表示,TI图形计算器仍然在其他60个“重大”考试中保持着统治地位。
这种对限制的逐步开放对大部分家庭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TI在计算器领域的垄断将不复存在,未来再也不会有家庭被迫将家里的摩托车换成那些孩子书包里的小塑料砖头了。更多的人将接触到数学这门学科,这将是极好的。

但是我其实还有点伤感,一部分原因是随着我现在越来越来越老,渐渐和年轻人接触的少了;另一部分原因是未来的孩子们将不再会理解我为啥那么喜欢我的图形计算器了。在我从简单的代数到复杂的高等数学的数学之路上,我的图形计算器就好像是我的大脑的延伸。但是这并不是我那么喜欢的我的计算器的原因。而是图形计算器中的游戏和其他“应用程序”造就了我对我的图形计算器的爱。

在高中的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喜欢分享在计算器上的那些“地下的”游戏程序。在计算器上安装游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用一条特殊的数据线你就可以在你的计算器上运行那些你在稀奇古怪的网站上下载的游戏。同时,也是用这条特殊的数据线,你可以和你的小伙伴交换计算器上的游戏。

“我的数学老师可能现在还不知道,我唯一关心的数字大概就是我在游戏积分榜上的那些高分。”

TI-83s以及其他型号的计算器上面的各类游戏陪伴了我在上课,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甚至是家里的大部分时光。(当然,在家里其实大部分时间我是会在玩我那个GameBoy的)。我花费了好几个小时来打败我朋友在贪吃蛇上获得的高分。我也花费了好多时间,期待能够在Phoenix游戏中通关。(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个射击类游戏居然是用TI-Basic语言写出来的)。从文字探险游戏到接近完美版本的“泡泡龙”游戏,我的TI计算器是我最喜欢的游戏机。每个人上课都可以偷偷玩这些游戏,然而老师却不会注意到。现在我知道孩子们很容易就可以在手机上找到很多的游戏,但是手机也是老师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在课堂上用手机玩可比用看似无辜的计算器来玩游戏的风险大多了。我的数学老师可能现在还不知道,我唯一关心的数字大概就是我在游戏积分榜上的那些高分。

有些计算器上古老的游戏传了一代又一代。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开发出这些游戏的,但是每个人的计算器里面都会偷偷装着一两个游戏。每个星期似乎都会有新的游戏出现,孩子们会偷偷的在走廊里互换这些热门计算器游戏。就好像是街头地下交易一样,有的同学会在午饭时间到我这样的游戏收集专家旁边问有没有新货。“嗯,我搞到了一批新货!”我会这么说到,“但是,你准备拿什么来交易啊?”可以想象,大概在美国的某个角落,某个学生正在玩着从我的计算器里传出的那些游戏。

所以,尽管我很期待未来能有着更普惠的数学计算工具,但是我也不会憎恨过去的那些日子。我依然爱着我的TI计算器。哦,我的老伙计,尽管你的统治时代将会过去,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

本文原作者:Patrick Allan
本文译自 lifehacker,由译者 卤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XFWS · skeletonwings
4.2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