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19 , 16:00

是时候进入机体时代了

人体级别的人工智能其实是很常见的生物配件,不然你以为你现在盯着的是啥?科学与技术之间的鸿沟在慢慢变小,这体现在许多方面,其中一个就是科学家正在尝试把这种人工智能(AI)用到非生物系统上去(比如真正的智能机器人)。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什么时候会实现,但多数AI专家估计在本世纪出现的可能会更大一些。

摆脱了生物体的约束,比如产道大小对婴儿脑袋大小的约束,类似机器人的这种非生命体可以变得更加智慧。这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Stuart Russell是AI领域的先锋,他的评价是无论好坏,这会是“人类史上最重要的事件”。确实,我们在本世纪的所作所为可能会对地球甚至星系产生长期的影响,这些影响也已经被英国皇家宇航员Martin Rees 所观察到了。所以将来宇宙中人工智能的走向取决于我们今天的态度。

这跟我有关系吗?人类对机器智慧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一代又一代,这次又有什么不同呢?

是时候进入机体时代了
credit: Mikael Hvidtfeldt Christensen

近几十年确实有两大改革,一是人工智能的理论,实践和相应技术的飞速发展,我们对生物和非生物方面的智能机械都有了更深的认识。第二是现实世界里大量AI已经被投入到了实际工作中。正因如此,AI产业才会显得有利可图,这一领域已经吸引了大批的投资,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当中。

我们注定将会和一堆人工智能生活在一起,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全人类要一起面对的现实。显然我们都想找到和它们和谐相处的方式,如何开一个好头就显得非常关键。大家对这一点也越来越关注了,成千上万的AI研究机构签署了确认AI安全和实用性的公开协定。就在最近,一项新的‘AI造福人类与社会合作计划’正式展开,合作机构有Google,亚马逊,Facebook,IBM和微软。

当下,很多相关工作还是安全方面的,或是能产生短期效益的。其实除了这些我们还可以关注别的一些方面,例如思考AI将带领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这一思考来自Skype的基础工程师Jaan Tallinn。想象我们要把人类带到太空飞船去,自然需要飞船足够安全并且容易控制,然后就是每个船员都能被安置好,这些都是基本的要素。但光有这些还不够,这艘飞船究竟要去哪,我们应该飞往哪个方向?漫漫太空中,是乐园与地狱共存。

我们有理由对AI未来长期的发展保持乐观。它们能帮助我们突破人脑的极限,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务。可惜就未来可能的AI发展形式而言,我们却难以预料。

如此有远见的作家之一是伟大的Alan Turing,他在1951年的一场讲座结尾说道“很有可能,一旦机器的思维方法开始发展,它们很快就能超越我们有限的能力”。在他1950年的paper中,他探讨了这种测量机器能否思考的测试,最后说道“我们只能看见面前很近的一段路,同时也能看到很多未被完成的事”,而这一测试就是著名的图灵测试(Turing Test)。我们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Turing的眼界,但是这些仍不足以帮助我们解决最终的问题。相反,我们越是发展,这些问题的就越是突出,从而逼迫我们走向更远,而此时的我们也比Turing更有理由相信面前的路上存在巨大的变革。

如果目标是创造出能够思考的机器,那么我们将需要所有人来共同面对他们的安全和效益问题。我们的后代很可能将生活在一个全新的时代,那时会有比人类更多的机体,而这个划时代的转变就在现在,我们肩负着时代的重任,我们需要最好的人类智慧来开创最好的人工智能。

# 原文始发于公众号 牛油果进化论

本文译自 Aeon,由译者 Hul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