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17 , 12:00
65

谢谢妈——我家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

PETER ANDREAS

我的母亲讨厌母亲节。50年代的她还是堪萨斯的一位门诺派家庭主妇,在60年代却成为了致力于罢黜父权和资本主义的激进分子。她将母亲节视为贺卡公司和鲜花产业的共同阴谋,但接到我的电话,却总是很开心。

我们俩的故事剪不断,理还乱。她在1972年离开了我的父亲,带着我奔赴南美洲的革命。数年之后,我们重回美国故土;但随之而来的一场法庭诉讼中,父亲赢得了我的监护权。不过母亲并未认输,反而挟我潜逃,二人再次跨过边境。你大概都能想象,经历此间种种的我会有怎样复杂的感受;即便我成年之后,我们俩也总是避免谈及此事。

谢谢妈——我家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
credit: 锐景创意/gjohnstonphoto

直到母亲与2004年逝世之后,我读到她的日记才发现,真正能使她开心的不过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愿望——倘若我能告诉她她是多么优秀的一位母亲,告诉她我总算是理解了她的良苦用心,那该有多好!

从5岁起到11岁这之间的岁月里,我随着她四处游历,从底特律到伯克利的公社,从智利的社会主义集体农场到秘鲁沿海的破败小镇。逃离了婚姻、政变和一纸逮捕令,母亲加入了街头抗议和示威阵线,发出激情澎湃的檄文,反抗对穷人和弱者的压迫。有我陪伴左右,我们一起同一切反动“主义”——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性别歧视和消费主义——进行斗争,争取共产主义、女性权利和平权思想等进步思想。彼时我们秘密潜回美国,匿居丹佛,母亲甚至更名改姓,以免被父亲发现。

自始至终,母亲都在告诉我,能够亲历她口中的“真实世界”,乃是我一生之幸。我尽了最大努力来相信她。感到自己成为某个重大使命的一部分,确实令我颇为欣喜,但各中真意,我朦朦胧胧,难以体味。与此同时,我又甚为渴望能安定下来。

到头来,我的母亲终于绝望了,我终究没能如她所愿,成为一名激进分子。在我离家10年以后,她在日记中写道:“我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他不是一个革命者。我只得面对心中苦闷。”日记中还写到,她夜夜辗转难眠,只因“Peter背叛了阶级斗争”。

她在日记中的观点很明确,她认为做一个好母亲和做一个优秀的革命者完全是一回事,这两个角色完全不冲突,谁要是不认同,说明他们还没想明白这个道理。每当有她的朋友或家人表示我还是跟父亲一起生活比较好——这样她也能轻松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写道:“好像把我的孩子交给革命之敌才能‘解放’我、才能让我专心革命一样!我献身的革命事业可不是这样的。”

她认为,传统的“贤妻良母”形象受到家庭琐事和物质化的茶米油盐的限制,而拒绝这种形象本身就证明了她是一位好母亲。话虽如此,当7岁的我躺在厄瓜多尔一家医院的病床上,拉肚子拉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她在日记中承认,尽管有些话她可能永远也没法说出口,但她确实“因为把儿子暴露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而感到有些内疚”。不过她继续写道:“如果他能恢复健康,早晚他会为他获得的体悟而满足的。毕竟我们可是生活在南美洲最大的贫民窟里。”

读了她的日记以后我才知道,她曾经那么担心其他人尤其是我会说她是一个糟糕的母亲。她写道,当我不给她打电话时候,她感到自己应当请求我的原谅。

我真希望我还能告诉她我现在的感受。有的时候,她确实是个糟糕的母亲。没有哪个孩子应当感到,为了确保母亲的爱,而有必要听凭自己被她拐走。没有哪个孩子应当将上膛的手枪当作玩具,以便“为革命做好准备”。我绝不会像这样抚育自己的女儿。

然而,给我一千个所谓“正常”的童年,我也不会放弃我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我母亲抚养我的方式深深植根于她变革社会的坚定承诺。尽管按世俗的标准来说,她有时显得不负责任、不计后果,但我无时无刻不曾感到她的爱与关怀。

她曾告诉我我是多么幸运。她到底还是说对了。一度以来我都在感谢上苍,没有让我的生活完全脱离正轨,但现在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事情的另一面了。没有她,我会生活在一个更加封闭和隔绝的环境中,难以接触到各种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难以被这世界上巨大的不平等所触动。我的母亲对政治的满腔热情,也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如此深重烙印——我最终成为了一名政治学教授。尽管我们的政见存在巨大的分歧,她那义愤填膺的理想主义和创造一个更加公正的世界的献身精神依然充满了感染力。这种力量造就了今天的我。

我真希望我还能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些话。

Peter Andreas是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的一名教授,也是《反叛的母亲:我那追寻革命的童年》一书的作者。

本文译自 nytimes,由译者 dubulidudu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NickRice · Lilith
4.5
赞一个 (37)

TOTAL COMMENTS: 65+1

[2] 1 »
  1. luobo151
    @4 weeks ago
    3462106

    @: 你这人,百度了下就来瞎bb,湘女进疆,多少历史资料都证明了,这就是特么的瞎想。
    苏联qiang jian德国妇女,抢劫,哪里听来的地摊新闻,苏联当时的口号是“他们的人民,他们的血”,苏联在二战中伤亡接近4kw,要不是近代社会,还有点人权,把德国人灭族都不过分好吗?
    还有什么一人一个大学生,这就更扯了,新中国解放,满打满算全国也才几十万大学生,还一人一个,一人一碗都不够。

  2. dogisacat
    @1 month ago
    3454994

    @大姨胶布:
    革命就是夺取权力,重新分行利益版面的行动,用武力来争取更能维护成果。没有真正伟光正的革命组织,全tm都是为了利益,只有比其他组织好一点点的革命者

  3. dogisacat
    @1 month ago
    3454984

    @游客:
    别人的生命是别人的生命,我妈的生命是我妈的生命。
    当死者和我们无关时,死亡人数只是数字。当死者和我们有关系,每个名字就代表了每个家庭。
    我们优先捍卫的仍然是自己身边的人,而不是民主自由共产道德。当我们有了余力后,才会装模作样地捐钱给他们。

  4. alpha_boy
    @1 month ago
    3454487

    对了,能源问题我还漏了3种过渡能源:可燃冰、页岩气、钍基4代高安全性熔盐裂变反应堆(钍的储量是铀6倍,在中国的钍就能多支持5000年的能源使用)。

  5. 3454450

    @luobo151: 自己百度湘女进疆,苏军qiangjian德国妇女,乳臭未干就敢来洗地?!

    [2] XX [10] 回复 [0]
  6. 3454431

    @luobo151: 你是真的被tg洗脑了,你以为打下榆林城,一人一个女大学生只是口号?!湘女进疆很多都被领导强-奸,强迫接受包办婚姻,苏联攻打德国,进城第一件事就是奸淫掳掠。当代赵家人包养别人妻子的还在少数?真是不知世事的黄毛小子啊

    [3] XX [10] 回复 [0]
  7. alpha_boy
    @1 month ago
    3454406

    麻省理工学院有个研究,就是高收入对劳动的激励性到底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找了世界各地的许多留学生,做了各种测试,有类似搬砖的重复性机械性的劳动,结论就是此类劳动收入越高激励效果越好(类似计件工资);

    而对于弹琴、下国际象棋、投篮球之类的要求艺术性和创新性的劳动项目,结果则相反,当收入超过一个拐点后,收入越高,则参加测试的人越患得患失容易出错,劳动绩效反而下降。

  8. 哦?
    @1 month ago
    3454152

    文章不吸引人思考母亲问题,不是翻译问题,是文章本身就不吸引人思考。题材特殊而耸动,但叙述寡淡,都是概括描述,没有细节。读后感就是这样的:“嗯,儿子还是理解了母亲(而实际上无论什么背景,很多孩子长大了都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这实质是个时间问题),他们在精神上和解了就好,然而和局外人并没什么关系”。因为这种经历很危险,而且不可复制,有的人刚好碰上了,刚好完整安全地渡过了这段岁月,对他个人十分宝贵,对他人来说只是一个独特的故事。更何况,这种带着孩子干革命,和逼婚逼仔的模式有啥本质区别么?不一样是“我觉得这样好,所以我就要这样带孩子”吗?
    而我喷法克之神的理由,是政治并非表面呈现的那样运作,你现在所见的左右党派的好与坏只是现在一时的,一上来就把一翼直接归并到傻逼范畴,要么不懂政治,要么就是发泄,因为风水轮流转。某个一党独裁的国家的崛起,和多党制两党制国家的没落,并不是制度的问题或者党派左与右的问题。现在的辉煌早晚会成为过去,又会有新的所谓先进优越的政与党崛起,依旧因为风水轮流转。
    本来喷的意思是:扯这种和文章无关的无聊题目干嘛?谁知道成了带节奏?哦靠真没劲。。

  9. qunheb
    @1 month ago
    3454096

    你妈完全没有预计到,即使革命者(无论持什么主义观点)革命成功上台,必然会迅速腐化为剥削人民的独裁者。—— 古今中外,没有一个革命者能够逃脱这个定律。勇者打倒恶龙,自己就会成为恶龙。

  10. luobo151
    @1 month ago
    3454081

    @: 共妻这个问题,《共产党宣言》就反驳过了,理由有三,
    第一,女人首先是人,不是财产,共产共的是生产资料,人是不在这之列的,这是基本的人权。
    第二,只有把自己的妻女当做自己私人财产的,才会用自己龌蹉的思想去幻想共妻。
    第三,资本家乱搞个人关系,睡别人妻女的事情还少吗,资本主义就是事实上的共妻,居然还有脸说别人。

    [14] XX [4] 回复 [0]
  11. 3454061

    @NickRice: 你去商店看见一块肥皂,就立即想到要找个女人啪啪啪,然后顺道连未来孩子上哪个小学也想到了。

  12. luyisi
    @1 month ago
    3454058

    @瞳酱prpr: 个人的自由如果被过分放大,无论对于个人还是社会整体的发展,都是一种阻碍。

    你的想法不能说是错,但是所有的自由都存在于限制之内,个人内在的自由更是来自于自律。而且你所说的「同理可证」后面的话简直错漏百出…反驳都是一种对时间的浪费。

  13. 3454056

    今天的幸福生活,其实真的要感谢那一代理想主义者无私的奉献。否则,我们过的依然是19世纪里半奴隶的状态。不光中国如此,外国也是一样。底层人民的权利不是靠施舍来的,更不是靠什么技术创新来的。而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的,只有暴力的革命真正威胁到了统治阶级,他们才会适当放松一下勒在人民脖子上的绞索。当你吃了第七个馒头觉得饱了,不要忘记前六个馒头,也许它们不好吃。

    [10] XX [2] 回复 [0]
  14. 阿斯塔纳
    @1 month ago
    3454014

    如果我有一天腐烂到去歌颂群畜,请哀悼我的死亡

  15. 瞳酱prpr
    @1 month ago
    3453986

    嗯 评论区越来越有某固点的味道了 真香!(撕逼活跃大脑锻炼语言表达能力预防帕金森及阿尔兹海默氏症<-滑稽.jpg)
    愚公就是个魔鬼 他不仅赌上自己的人生 还擅自就把还没出生的子子孙孙的人生都赌到他自己想完成的事业上去 掠夺别人的人生 还是自己后代的人生 这种思想只能证明他有多么的自私和邪恶 人生而自由 拥有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理想自己的人生 这些都是圣神不可侵犯的 也只有不拿别人当人的人才会无视他人的权益而只想着自己的目的 低级而且混账
    本文的母亲同理可证 并且万幸的是她最后失败了
    供铲煮易同理可证 要求所有人都达到天下大同的精神境界 先不说做不做得到 你凭什么这么要求
    人是自由的 强迫别人放弃自己的追求去为别的事付出 天理不容 人生只有一次 时间过去不能再来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