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16 , 15:00

真假泛心论

常识告诉我们只有生命体才有内心活动。兔子,老虎和老鼠都有感觉,情感和体验;但是桌子,石头和分子是没有的。然而,泛心论是否定这一常识的。泛心论认为,即使是小如电子和夸克,都有最基本的感知和体验。它们是有意识的。

对于泛心论,最主要的反对声音就是说它很“疯狂”,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错误”。反对者觉得认为电子有意识是违背常理的,即使“意识”也许是万物最基本的特征,就像物质的质量一样。其实,有悖常识正是泛心论被反对的主要原因。但是仔细想想很多被广泛接受的科学理论曾经不也是疯狂地挑战人们的常识么?爱因斯坦称时间会在高速的状态下变慢;量子力学告诉我们微粒只有在被测量的时候才有确定位置;达尔文的进化论说猴子是人类的祖先。所有的这些理论都与我们的常识大相径庭,或者至少在它们第一次被提出的时候,没有人认可,把它们当回事。我们为什么要用常识来评判一个理论的真实性呢?

毫无疑问,很多人欣然接受诸如狭义相对论,自然选择和量子力学,这些与常理相冲突的理论是出于对科学方法的尊重。我们可以改变对于世界的认知,只要是以科学的名义。而在没有充足的实验证据的情况下,人们不太愿意赋予电子意志。

我们支持某个理论,不仅仅因为它能解释物理现象,更多的是它比其他理论更加简洁优雅。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取代了在它之前的洛伦兹理论,这并不是因为它能解释那些洛伦兹理论解释不了的现象,而是由于爱因斯坦的理论更加简洁优雅,易于接受。

这么看来,我认为有一个简洁有力的证据可以支撑泛心论。这个证据依赖于Bertrand Russell, Arthur Eddington 和许多其他人的观点:“物理科学并没有告诉我们事物的本质,只告诉了我们它们怎么了”。物理学家的工作仅仅是提供一个数学模型让我们能够准确的预测事物的行为。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信息————了解电子的行为是一回事,而了解电子的本质,又是另一回事。物理科学给了我们大量关于事物是如何表现的信息,但对事物本质的探索我们仍处在一片漆黑中。

真假泛心论

我们知道,至少有些事物是有意识的,比如我们的大脑。那么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选择,一是假设所有的物质,小到基本粒子的本质都是涉及体验的,即是有某种意识的;或者假设物质有一些人类目前不得而知的本质,但这并非意识。前者假设下,宏观和微观事物的性质是连续的。后者假设则把我们引向混沌,不连续和神秘当中。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理论与数据一致,同时又简单而统一的假说,我们理应会走向泛心论。

关于泛心论,有两个比较重要的观点。第一就是:‘意识’是一种基本概念。物理学家有时候会把宇宙中的某些方面作为基本元素,比如:空间、时间和质量。然后又设定了一些规则来管理它们,就像万有引力定律和量子力学定律。但这些基本元素和定律无法解释一些更基础的东西。这相当于把它们当成砖块,用基本规则进行连接,我们建立了现有的物理世界。而这张基本定律的名单会不时地扩充一下。在19世纪,麦克斯韦断定你无法用当时存在的基本概念(空间、时间、质量、牛顿定律)去解释电磁现象,因此他设定了电磁学的基本定律, 并且设定了电荷作为这些定律的基本元素。这与我们在研究意识上的情形是一样的。 如果我们不能用现存的基本概念(时间、空间、质量、电荷)去解释意识,那么从逻辑上而言,你需要去扩充这张名单。接下来将‘意识’也设定成基本元素(砖块),之后理论的建立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了。这并不意味着你脱离了科学的轨道,相反是为你开僻了一条新的科学道路。然后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建立那些掌控着‘意识’的基本定律,以及那些把‘意识’和其它基本元素(空间、时间、质量、物理过程)联系在一起的定律。物理学家有时候说,我们希望那些基本定律可以简单到被放在T恤上。我想我们在对意识的研究上也应该这样。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定律是什么,但这就是我们正在探索的东西。

第二个疯狂的想法是:意识也许是普遍存在的。也许每个系统都有某种程度的意识。这种观点有时被称作泛心论:万物皆有精神或心理活动,每个系统都具有意识,不仅是人类、狗、老鼠、苍蝇,连基本粒子都具有意识,甚至连一个光子都有某种程度的意识。这个观点不是说光子是智能的或者能思考的,也不是说一个光子会由于焦虑而被破坏,因为它想着“哦,我总是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紧张地跑来跑去,从来没有放慢速度来闻一闻玫瑰花香”。不,事情不是这样子的。这种观点想要表达的是:也许光子也可能会有一些原始的、主观的体验,一些原始的意识的前兆。

许多人认为,物理正在试图给我们一个关于空间,时间,事物本质的完整宏图。在这种认识下,泛心论似乎是伪科学,因为物理并不把体验和意识赋予基本粒子。但是,物理其实没有告诉我们关于事物本质的任何事,一旦我们意识到至少有些物质是有意识和体验的,可能就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我们从物理中得到的所有东西不过是抽象的,非黑即白的,其实需要找到某种方式给事物的内在本质上色。我们也知道一些部分的上色方法:身体里的大脑因为意识和体验而变得色彩斑斓。但是怎样去给剩下的部分着色呢?最简单,明智的选择是用同样的笔————意识和体验去涂鸦剩下的世界。

# 原文始发于公众号 牛油果进化论

本文译自 Aeon,由译者 Hul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fun · Lilith
4.8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