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14 , 08:00

水深火热:害怕反犹主义,美籍犹太人重返德国

水深火热:害怕反犹主义,美籍犹太人重返德国
credit: 123RF

上周,一群来自新英格兰各地的美籍犹太人在波士顿德国领事馆的一场低调的仪式中庆祝了他们的德国双重公民身份。

来自牛顿市的现年59岁的 Larry Klein 是与会者之一,他的父母是来自纳粹德国的难民。他的母亲和父亲分别于1939与1940年逃至美国。他的父亲一边的祖父母在德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中惨遭杀害。Klein 说他们家族对待他们的德国传承的感情一直很复杂。

反污蔑联盟(the Anti-Defamation League)发表的数据指出,美国反犹事件的数量在今年已经上升了百分之八十六。伴随着这一迅猛增长,美籍犹太人们对德国已颁布数十年的有关恢复大屠杀难民及其后代的德国国籍的法律产生了新的兴趣。

“这样做其实既有讽刺意味又有些出人意料,因为我在一个对访问德国深恶痛绝的家庭中长大。” Klein说。“我们绝对不会访问德国。我的祖母在我们还是孩子时曾经希望教我们德语,但我的父母跟她说:‘不,不要这样做。’”

但 Klein 说他打算去德国—作为一个德国双重公民。他刚刚完成的程序是二战后德国在宪法中规定的一项权利,它允许恢复德国犹太人在纳粹统治下被非法剥夺的公民身份。

对在场许多人来说,他们同时有着现实方面与象征意义的动力去恢复他们家族的德国国籍。对于 Klein 和他的妻子,这意味着去欧洲旅行会更加方便。这还是一条后路—在被他称为美国对仇恨言论容忍度上升的形势下可能会起到作用的底牌。

“如今,这个国家的基调十分令人担忧。一个像德国这样有着一段我们家族显然了解的黑暗历史的国家,正在拥护那些描述了我认为一个国家理应遵守的行为方式的信仰和哲学。” Klein说。“看来,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Klein 已经考虑这个程序很久了,但他说十一月大选结果出炉后他才拿起了电话。

“接着我打电话给了领事馆,然后电话另一边说:‘是的,我们有这样的项目,并且你该这样那样做,还有顺便一提,你应该能想象到我们这周很忙碌。’” Klein解释道。

对该项目上升的兴趣保持了下来。

我需要另外一个能去的地方

Ralf Horlemann,波士顿德国领事馆的总领事,说在2016年第一季度,13个有犹太血统的人通过波士顿的领事馆恢复了德国国籍。这个数据在2017年第一季度上升到了接近原来的四倍—49人。

“虽然我们没有任何确切的关于入籍原因的数据,”他说,“但是我们自从去年秋天或年底就观察到了申请数量的显著上升。”

申请人数上升了如此之多,以至于 Horlemann 决定定期举办入籍典礼,而非像之前一样让每人单独来领取文件。

就这样,在波士顿德国领事馆的一间会议室中,九位美籍犹太人聚在一张会议桌周围。代表着德国,欧盟和美国的迷你旗帜装饰着这个房间,而香槟在角落冷藏着。

Horlemann 在讲台上发言说:”你们做出了选择,决定申请恢复德国国籍。对于你们中的部分人,这或许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考虑到你们的家族一开始失去德国国籍的原因,以及大屠杀的遗产。“

对来自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市的 Linda Heuman 而言,重拾德国国籍的决定在数年前就开始酝酿了。Heuman 的曾祖父母在集中营去世,而她的祖父母,父亲和姑姑都是大屠杀难民。觉察到了自从川普当选总统之后美国政治形势的改变,她说她该做出的决定突然变得显而易见了。

“我一瞬间感觉到我需要另外一个能去的地方。我的过去中包含这个地方,它就像天生的知识一样。” Heuman说道。“随着种族歧视逐渐兴起,任何事都可能发生,这就是我终于去填了表格的动机。”

完成那些表格带她开始了一次她在其他情况下或许不会经历的旅行,她去了解了她父亲和姑姑曾居住的孤儿院,并与她未曾有机会谋面的祖辈们拉近了距离。

“我今天带了一张我曾祖父的照片,然后我想到,你知道,在他们离开时,他失去了,他的家族失去了一切......我今天感到他们失去的那一切的一小部分被修复了。”她说。

Heuman 说她打算回德国呆几个月,去访问她的家族曾在数代间称之为家的地方。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Zen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Lilith
4.5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