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11 , 16:00

被吃掉而不死的小动物

被吃掉而不死的小动物
credit: 卤鸡爪子

这是一次跨越生命的旅程。2012年,在东南亚东帝汶进行的考察中,生物学家发现一只婆罗门盲蛇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蜿蜒而出:一只亚洲蟾蜍的□□。

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的Mark O'Shea和他的同事目睹了一只盲蛇在蟾蜍消化道中生存下来的场景。这是他们看到的第一只在消化道中生存下的生物。

“有肺的脊椎动物竟然能从中存活,太让人惊讶了,”O'Shea说。

昆虫幼体和小型海洋无脊椎动物可以进入一些捕食者体内而不受到伤害,但是更大的猎物在进入捕食者嘴里时就很可能被□□死。侥幸逃过一劫的话,也一定会被捕食者的喉咙挤压窒息而死。

这些猎物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是胃酸的侵蚀和缺氧。对于被癞蛤蟆和小鸟捕食的猎物而言,安全进入消化系统的几率更大一些,因为他们在下咽之前会把猎物储存在喉咙里。这大致可以解释为什么蝾螈在被青蛙吞下之后还能生存。一旦蝾螈进入青蛙的胃里,它释放的毒素就会让青蛙死亡,然后蝾螈就会通过青蛙的喉咙爬出它的嘴。

但是,婆罗门的盲蛇没有杀死它的捕食者,而是从它的肠道出来。这条盲蛇细长而只有几毫米宽,从蟾蜍狭窄的消化道里爬出来并非难事。

被吃掉而不死的小动物
credit: 123RF

O'Shea认为这条蛇爬过了蟾蜍的内脏。而非简单地顺着食物流动的方向移动。

蟾蜍在吞下这条蛇之前的一个小时内未进食,这意味着蟾蜍此时的消化道更加干净,这有利于盲蛇快速逃离蟾蜍体内而减少它暴露给胃酸的时间。

但最大的救命稻草是盲蛇的皮肤,它皮肤上紧密的、重叠的鳞片阻碍了胃酸,防止他们触及脆弱的组织和器官。

这条盲蛇要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缺氧。O'Shea说:“通过肠道的时间决定了它的生死。”研究者们不知道这条蛇花了多长时间从蟾蜍的消化道中爬出来,但五小时后它还是死掉了。它很有可能是缺氧而死。

其他物种的案例早有记载。日本东北大学的田光一郎和他的同事给绣眼雀喂食蜗牛,以观察蜗牛是否能够通过鸟的消化系统而生存下来。在这次试验中,15%的蜗牛经过20到120分钟后成功从鸟的消化系统中存活下来。

另一种肠道航行者是卡诺哈伯迪提斯线虫。德国基尔大学的Hinrich Schulenburg和他的团队在德国北部收集的蛞蝓肠道中发现了线虫,并惊奇地发现蛞蝓的粪便中存在活着的线虫。

水生环境中,这样的现象更常见。来自荷兰乌特勒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的Casper van Leeuwen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一些成年水生蜗牛在经过野鸭消化系统后仍然活着。某些种类的雌性种虾也能在白吸盘鱼的内脏中生存。而贻贝则可以穿过常见海葵的消化系统。如果它们封住壳,就可以避免被消化。

在动物消化系统中寄生使他们能够在更远的地方殖民。蜗牛就能通过日本绣眼雀到达更远的地方生存。线虫已经会利用蛞蝓“移民”。水生叶甲也能寄生在野鸭体内。不怎么移动的昆虫却能分布在几乎整个旧北极区。盲蛇可以利用猫头鹰的肠道作为运输方式。

吞食活的动物对捕食者有什么影响吗?他们会利用捕食者。同时,这些动物也会对捕食者产生积极影响,如秀丽隐杆线虫通过在蛞蝓消化道进食细菌能够增加菌落群的多样性。

然而,这条婆罗门盲蛇对蟾蜍并没有什么影响,除了有那么点尴尬。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