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06 , 13:00

给你钱,别加班了

尽管日本全国上下都发起了杜绝过劳的活动,敦促人们早点回家的良苦用心却收效甚微。

今年二月,总部位于东京的公关公司SSU宣布:SSU的职员每个月最后一个周五(译者注:即后文“快乐周五”)允许早退而不受惩罚。

问题来了:没有人想要提早回家。尽管公司做出了决定,所有人还是会在办公室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有悖日本核心价值观,”SSU外联部主任服部隆太解释道,“辛勤工作,努力加班,这已经融入了社畜的血液。没有人会早退的,这项规定就是白搭。”

给你钱,别加班了
加班,加班。pic: 123RF

这项决定是日本政府福利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旨在破除日本职员拼老命工作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从2月24日开始,日本政府鼓励单位允许员工每月的“快乐周五”15:00下班,以此为他们争取一些闲暇时间,缓解工作压力。但是实际施行效果并不理想。

SSU公关公司的格言是“Let’s have fun”,而有趣的是,公司却需要物质奖励才能让员工早些离开岗位。服部称:“我们给员工发放了物质奖励,不然根本不可能让他们提早下班。”

每一位在快乐周五于15:00准时下班的员工都可以得到3200日元(约28美元,168人民币)。早下班的员工有的去居酒屋打发时间,有的去踢足球。

但是其他公司的很多员工还是对早下班心存疑虑。尽管早下班对于其他国家的白领来说可遇而不可求,日本的“快乐周五”计划还是遇到了很大阻力。日本政府为缓解过劳问题做出的举措似乎恰好证明了一个整体过劳的集体是什么样子。

让老板先走

某个周二的下午,吉安野町走在兵库县一处医药研究园区的街道上,推着一车空便当盒。她负责把午餐送给公司的各位员工。

“我当然想‘快乐周五’早回家,但这根本不可能。” 26岁的野町一边说,一边把另一个彩色的便当盒放进餐车里,“早点回家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还认为,如果顶头上司先做表率,下面的员工才可能早下班。

在日本,白领加班现象十分常见,有些甚至没有加班费,上智大学日本管理学教授帕丽莎·哈利安如是说。

部分原因在于员工数量短缺,因此每个人的工作量都会增加。哈利安补充道:“日本人工作时间如此之长的确有实际原因……人手根本不够。如果公司没有足够员工,本来就缺乏劳动力,何谈早下班?”

给你钱,别加班了
credit: 画师Piccolo

但是日本的社畜文化已经到达了危及社会的程度,导致政府不得不有所作为。日本已经有数例过劳死事件,将日本人对工作的痴迷完全曝光。

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高桥松理自杀事件。当时年仅24岁的高桥已经是电通公司的广告执行官,而她在2015年圣诞节从宿舍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根据工作记录,她一周工作了100小时以上。她为母亲留下的最后一张便条上写道:“为什么一切如此艰难?”

她只是当年因过劳而死亡或自杀的员工中的2159分之一。十月,日本政府发布了一则报告,提到有四分之一的公司雇佣的员工每周工作超过80小时。日本政府担心长此以往,这些员工随时都有过劳死的风险。

作为对报告的回应,安倍晋三采取了各种措施以减轻白领负担,包括前文提到的“快乐周五”。

“快乐周五”已经举行了两轮,但是参与活动的公司却寥寥无几。上个月,快乐周五恰逢樱花季,当地人与游客都会簇拥至公园与寺庙赏樱。但这同时也是日本财年的最后一天,各大公司根本支不开人手。

达美乐甚至开起了玩笑,打出了“YD蛋疼周一”的广告,描绘了白领们错过快乐周五后死气沉沉地回到公司的悲惨场景。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只要同事还在办公桌前坐着,你就不能离开,这种心态导致所有人都会留到深夜,即使有快乐周五也无济于事。

给你钱,别加班了
午夜的写字楼依旧灯火通明。pic: 123RF

对于在日工作的外国人而言,处境更加艰难。他们还在摸索日本的文化与职场准则。哈利安说大部分在日外国人最终都和本地社畜一样挑灯夜战。尽管西方公司一般很早开始上班,从大约早晨六点开始,一直工作10到12小时,但是“他们不像日本人一样工作到深夜。”

甚至政府部门都不领首相的情。神户市政厅的公务员就像企业员工一样随着早上九点的一声铃响开始上班,下午一点随着又一声铃响开始午餐——尽管很多人都在办公桌上草草解决。

下午五点,下班铃响起,但并没有多少人从办公桌起身。晚上九点,电铃最后绝望地响了一声,告诉员工他们真的该下班了。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员工不愿离去。

神户市市长久元喜造决心扭转局势,他支持政府开展快乐周五活动以减轻工作负担。然而他手下的公务员并不这么认为。

久元喜造称:“我们有责任满足公众需求。”因此,他已经着手减少员工加班时数。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30家公司宣布加入快乐周五项目。但是政府并没有统计这些公司将以何种方式参与项目,也不清楚这些公司是否同意所有员工参加。

在SSU公司,工作量并没有因为快乐周五而减少。相反,服部在二月的第一个快乐周五就接到了一大堆客户打来的电话。当其他所有人都去足球场或者居酒屋快活时,服部还留在岗位上。“是的,”他承认,“我还得工作。”

但是在三月,整个SSU公司在超级周五的下午关门了。这一次,SSU不需要给员工额外福利,而是给所有人带薪休假。服部回忆称自己和同事有的去喝酒,有的去看电影,甚至有人去了美容院。

这个月服部再次享受了快乐周五的福利,而首相则在下午三点下了班。当地媒体报道这是八月份以来他第一次准时下班。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Lilith
3.3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