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05 , 23:00

狗狗能听懂我们的话吗

狗狗能听懂我们的话吗
credit: 瑞景创意

“最近一篇关于狗狗听懂人类语言的报道被人们夸大了。我也是问过我家狗之后才知道的。” ——Molly Bennet

和很多养狗的人一样,我也时常和我的狗聊聊天。一般在公园遛狗时我会说 “Florence,秋天快到了你开心吗?”(我们俩都不喜欢热天)

在我从她嘴里扯出她啃了两天的鸡骨头时候我会冲他喊 “别啃了!”,我会不假思索的说 “装可怜也没用,不会让你得逞的。”多数时候我跟她聊天是想让她觉得我关心她。每天早上我也会向她释放日常爱意,我会说 “Florence,你是我的乖乖,我爱你!”

然而,Florence一点也不乖。

Florence是一只80磅的猎犬、牧犬杂交狗。她对陌生人很敏感,对其他狗狗也很坏,不怎么听话又经常需要抱抱。如果她是个人的话,应该是那种聚餐时把大家盘子里的菜都吃一遍,付账只付一半,然后环顾四周死盯那些胆敢抱怨她的人。

但是我仍然告诉她说她很乖(事实证明并不是),但是我确实很爱她。我下意识地觉得万一她能听懂的话说不定会以为自己真的是只乖狗,然后开始有所改进。听起来像是无稽之谈,但这的确是一只调皮狗主人的自我安慰。

所以最近我看到这些推特头条说狗狗真能听懂你说什么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国家地理杂志说 “你的狗能听懂你在说什么”。人民日报说 “科学已经证实了你的心中所想:狗狗明白你说的话”。我终于可以跟自己说 “看到没,我不是在对‘狗’谈琴。”

狗狗能听懂我们的话吗
credit: 123RF

之后我仔细看了这些研究。

我擦。

研究结果来自家养小狗计划,这是匈牙利罗兰大学的一个科研小组做的。实际上他们干的是这些:他们选了13只小狗并放入MRI机器中,给他们播放驯养员说的一段录音。录音内容有两处不同,即用词和声调分为积极的和中立的两类。期间他们会扫描狗狗大脑看哪一块区域对哪些词有反应。结果表明,无论语调如何,当他们听到聪明,真棒之类似积极的词语时(就是匈牙利人常对狗狗说的),左脑活动更加显著。右脑活动中,听觉区域对表扬和一般中立的词反应有所不同(中立语调一般会导致更明显的活动,这一大脑区域对低音更加敏感)。但是只有当狗狗听到积极声调说的赞扬之后才会变得特别欢快,这时狗狗大脑中多巴胺分泌变得旺盛,告诉他们有好事发生。

众所周知,狗狗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分辨一些固定的词语,常常是特定情形下的表扬。而这次研究者则认为他们在9月2号发布在科学杂志的的这一成果有更重要的意义。

所以狗狗真的可以听懂人类语言吗?

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MRI(fMRI)到底是什么。它可以用于分析大脑中哪块区域有增加的带氧血液流入。近几年利用fMRI来研究狗狗大脑活动变得越来越多。这是由于艾默里大学发现我们可以通过训练动物让他们在MRI仪器里带的足够久以得到扫描结果。之后就出现了大量关于狗狗认知的消息,其中很多重复论证了养狗人士内心的想法。上个月艾默里大学一项使用发MRI的研究还发现一些狗狗更喜欢口头表扬而不是食物的奖励。(Today喊道 “我们的狗狗真的很爱我们!”)

除开这些暖心又夸张的新闻标题,我们对fMRI的扫描结果解读能力还是十分有限。仅仅通过狗狗大脑中氧气供应量的变化就推断说它们爱或者理解我们,甚至可以听懂我们的语言显得相当武断。fMRI确实显示了大脑活动的现象,却不能直接说明大脑正在干什么。现象和其背后的功能需要更多数据才有可能科学地联系起来。

即便是一些fMRI的追捧者也对罗兰大学的这一研究结果表示怀疑。Gregory Berns是这一项目的领头人,著有关于fMRI实用功能的书,他向Neuroskeptic博客透露,狗狗左脑的活动现象与语言处理的关系尚不明确。同时指出,之前研究发现不包含语言信息的其他狗叫也会引起狗狗的左脑反应。也许只是这些声音吸引了它们(比如一些熟悉的句子),有一些声音比另一些更能唤起狗狗大脑的活动而已。

那么我们就面临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当我们在考虑狗狗是否能听懂我们的时候,其实是在问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这牵扯到言语和语言。公正地讲,这篇匈牙利文章并没有用“听懂”这一说法,而是媒体,但是他们使用了语言方面的术语来描述和引导这一思想。这确实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纽约大学的Poeppel说,“这只能证明狗狗和所有脊椎动物一样有语音识别的能力,包括对声音频率,语气的识别以及声音片段的记忆能力。但这和说话没什么关系,它们可以认出熟悉的表扬一类的声音并不能证明它们可以像我们想象的一样理解其中的含义。”

Poeppel更加惊讶的是只有这些语句组合正确的时候才能唤起狗狗大脑的奖励提示反应。但即使如此也不能证明其与语言认知的关联。想像一下当狗狗躺进MRI机器中后就听到“真棒”的声音,它们也不能判断自己就做了一件好事(狗狗可能也很蒙逼)。

我并没有使用MRI研究的机会,但是我有一条不听话的狗,所以我决定跟她说话来看看能否发现她听懂了的一丝线索。Florence确实明白几个命令并且看她心情可能会照做。她的理解有多少是建立在我说话的方式上呢?

我用中立的语调说了声 “坐下”,Florence坐下了。

之后对着已经坐下的它我又说了一次坐下,它打了几个滚趴在地上,做出了“趴下”这个命令的动作并期待地看着我。

“Okos!”我用Google查的匈牙利语的“真聪明”,尽管它什么也没做,但它开始觉得没意思了。

“乖孩子!”

还是毫无反应。

我又说了一些,Florence开始意识到它并不能从我这搞到食物,于是跑到一边和填充玩具小鸡子玩耍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Florence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而且即使我有了MRI的帮助我也并不能把这事搞清楚。

# 原文始发于公众号 牛油果进化论

本文译自 ArsTechnica,由译者 Hul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景烽
4.0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