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03 , 12:00

如果语言中没有了数字会怎样

如果语言中没有了数字会怎样
credit: 123RF

数字并非存在于所有文化中。在亚马逊流域中就居住着无数的以渔猎-采集为生的部落,这些部落没有能精确定量描述的词语,仅仅依靠类似于“一些”或者“几个”等词语进行描述。

相对的,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充满了数字。你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你可能会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时间,你多大了,包包里有多少钱,你的体重等等。我们思考的精确数字影响着从日程表到自我意识等方方面面。

但在历史上,像我们这样迷恋数字的人才是异端。在我们大约20万年的历史上,我们都没有精确表示物体数量的方法,并且今天大约7000种语言在使用数字方面也大为不同。

讲无数字或者少数字语言的人们有助于我们了解数字的发明对人类体验的塑造。在新书中,我(原作者迈阿密大学人类学教授Caleb Everett)探索了人类发明数字的方式和来源,以及数字随后是如何发挥重要作用的。

少数字的文化

亚马逊流域的蒙杜鲁库语和皮拉罕语是没有数字,或者是只有一两个精确数字的文化。研究者也研究了某些在尼加拉瓜从未接受过数字词教育的成年人。

由于没有数字,健康的成年人即使要精确区分和回忆四个物体都很难。在一次实验中,研究者将每次把一个坚果放进罐子里,然后一个一个拿出来,要求看的人示意何时拿出了所有的坚果。结果发现无数字的人很难记住罐子里还剩下多少坚果,即使总共就四个。

这个实验以及许多其他实验都能得出一个结论:当人们没有数字词汇的时候,要想像你我这样很自然地定量分辨事物是很难的。虽然世界语言中只有一小部分是无数字或者几乎无数字的,他们也证实数字词语并不是全人类都有的。

值得强调的是这些无数字的人们认知正常,非常适应他们已经居住了几个世纪的环境。作为一名传教士,我年轻的时候曾经与无数字的原住民住在一起,也就是上面提及的居住在black Maici River蜿蜒的河岸边的皮拉罕人。我总是被他们对河流生态的卓越理解所深深折服。

虽然少数字的人们处理那些要求精确定量区分的任务很艰难,但或许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不靠数数的话,怎么能分辨出到底是树上到底有七个还是八个椰子呢?在少数字的人们眼中,这种看起来直观的区别就变得很模糊了。

如果语言中没有了数字会怎样
Credit: 煎蛋第四位画师·三号机Dealter

小孩与动物

上述结论在工业化社会中不识数的小孩身上也是成立的。

在接受填鸭式的数字教学之前,小孩只能大致分辨三个以上的数量,必须在接受数字教育之后才能一致地比较容易地识别更多的数量。

事实上,获取数字词汇精确的意思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小孩需要花好几年才能掌握。最开始,小孩学数字跟学习字母的方式差不多。他们认识到数字是顺序组织的,但很难理解每个单独的数字的意思。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开始逐渐理解一个给定的数字所代表的量要大于前一个数字。这种“后继原则”证实我们数字认知的部分基础,但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理解。

没有人是真正的“数字人”。我们要学会熟练地进行定量区分并不容易。要是没有幼年时期文化传统将我们的生活与数字融合,我们也会难以进行基础的定量区分。

由于我们的父母,同伴以及学校老师的各种教导和影响,我们学会了数字词汇和书面数字,同时我们的定量推理方式也为此改变。这一过程看起来如此正常,以至于我们有时候都将其视为成长过程中自然的一环,但其实并不是的。人类大脑随年龄增长会具备一定的定量直觉,但十分有限。例如,即使刚出生我们也能区分两个截然不同的量,比如八个与十六个。

如果语言中没有了数字会怎样
Credit: 煎蛋画师阿彻

但我们也不是唯一能实现这种抽象的物种。相比黑猩猩和其他灵长类动物,我们的数字直觉其实并没有高到哪里去。我们的某些基本定量推理本能甚至与非哺乳动物远亲——例如鸟类等差不多。的确,在某些其他物种上的研究(比如鹦鹉)显示,一旦向他们引入数字这种认知工具,他们也能细化自己的定量思维。

数字的诞生

那么,我们最开始是怎么发明“不自然的”数字的呢?

答案就是字面意思的触手可及。世界上很多语言都是用10进制,20进制或者5进制的数字系统。即是说,这些数字是更大数字的基础。英语就是10进制语言,比如14(4+10),31(3*10+1)。

英语是十进制语言是因为其祖先的原始印欧语就是十进制的。正如许多文化中,双手打开了认知新世界的大门比如“这个手的五个指头跟那个手的五个指头是一样的。”这种短暂的想法为语言文字所记录,一代一代传承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语言中“五”这个字是由“手”演变而来的。

大部分数字系统都是两种关键因素的产物:语言能力和对手和手指的关注度。这种对手部的迷恋是两腿直立行走的副产物,大部分文化均因此产生了数字。

无数字的文化还能帮助理解特定数字传统对认知的影响。比如想想现在是什么时间。你的日期是由分钟和秒钟构成的,但这些实体在任何物理感官中均不存在,并且对于数字少的人而言也是无意义的。分和秒是美索不达米亚千年前使用的,是罕见的60进制系统的口头和书面表达。它们存在于我们脑中,并非所有人类都遗传的远古数学概念。

对语言中数字的研究,越来越多地展现了我们这个种类重要特征之一的语言和认知多样性。毫无疑问,所有人类群体都具有部分认知共性,但多样性的文化形成了迥然不同的认知体验。要真正理解跨文化的认知差异,我们必须不断探寻语言的多样性。

本文译自 conversation,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Caleb Everett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你好啊 · Crovax · 奕风
4.5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