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4.28 , 21:30

坚信自己走出失恋,真能助你走出失恋

失恋后痛彻心扉肝肠寸断?自我催眠你是在做一些帮助你忘记前任的事,能够影响与情绪调节相关的脑区,从而减轻痛觉知觉。

坚信自己走出失恋,真能助你走出失恋
Credit:123RF

一项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新近研究对安慰剂对一组近期失恋人群的神经和行为影响进行了测量。

本研究第一作者、博士后Leonie Kobanb表示:“失恋是最令人心碎的经历(没有)之一,可能会导致心理健康问题。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了一种能够有效减缓社会痛苦强度的安慰剂。”

数十年来,研究表明安慰剂能够有效减缓痛苦、帕金森症和其他生理疾病。

该新近研究,于上月发表于Journal of Neuroscience(link),首次就安慰剂对情感破裂导致的情绪痛苦的影响进行了研究。

研究者征募了 40名近6个月经历非自愿失恋的参与者。他们被要求携带一张前任的照片和一张同性好友的照片至脑成像实验室。

参与者躺在fMRI机器内,在呈现其前任的照片时,被要求回忆分手的事情。随后被呈现其好友的照片。在此过程中,参与者接受生理刺激(受于左前臂的热刺激)。

上述刺激交替重复,参与者需要对其感受进行1(很差)到5(很好) 评分。同时,fMRI机器记录其大脑活动。

尽管不完全一致,但生理痛苦和情绪痛苦所激活的大脑区域非常相似。

这一结果佐证了心碎的存在。研究的重要作者、科罗拉多大学心理学与神经科学教授表示:“我们得以知道你的痛苦是真实的——神经化学的真实。”

参与者随后被带离fMRI机器,并接受鼻腔喷雾。一半参与者被告知这是“有效减缓情绪痛苦的镇痛剂”,另一半则被告知这只是盐水。

回到fMRI机器后,参与者重复前述实验。安慰剂组不仅感受到更少生理痛苦,情绪痛苦也明显减缓,但在看到前任的照片时,大脑依然很诚实。
同时,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一个与情绪调节有关的脑区——被迅速激活。与拒绝(rejection)相关的脑区则并未被激活。值得关注的是,施以安慰剂后,当参与者感受最佳时,其中脑水管周灰质(PAG)被激活。PAG在调节大脑镇痛化学物水平时起作用,如阿片类和多巴胺等。

尽管该研究并未直接探究安慰剂是否影响上述化学物的生成,但研究者表示这或许是可能的。

Wager表示:“当前观点是,你拥有更积极的期待,这会影响前额皮质的活动,从而影响中脑系统来产生神经化学阿片类物质或多巴胺等。”

先前研究显示安慰剂不仅能减轻抑郁,或许还能帮助抗抑郁药物发挥更好的作用。

Wager表示:“你正在为自己而努力或是做一些带来希望的事,可能会有很大的作用。在一些情况下,药物里化学物的作用并没有比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作者表示该研究不仅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情绪痛苦的大脑机制,还为人们如何利用期待提供了建议。

Koban提出:“越来越清晰的是,期待和预测对基础感受有着很强的影响,影响我们的感受和感知。”

她说:“如果你近期被甩了,做任何你觉得有助于你走出失恋阴影的事,或许能真正帮助你改善情绪。”

本文译自 sciencedaily,由译者 Rar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Lisa Marshall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