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4.26 , 13:00

摄影:乌克兰前线的牙医志愿者们

“Ukrop”牙齿诊所看起来和你见过的诊所没什么两样。墙上挂着艺术饰品,桌子上堆放着旧杂志,每个来看病的都表现的很不情愿。但是你很快会注意到外墙上的弹孔和弹片留下的痕迹。Pete Kiehart说:“在这里能看到熟悉的牙医诊所,也能看到战争的痕迹,这种感觉很奇妙”。

摄影:乌克兰前线的牙医志愿者们
志愿者Vasiliy Stoyan正在给士兵做治疗。

# sein RE:对图片版权了解的越多,越不敢用图。
摄影图基本是有版权的,所以这篇的图我不敢转,而也无法用图库素材替代。
所以上面我照着原相片画了一张,花了十分钟。下面的图片,大家去原文看吧。

士兵向我们展示他的大金牙。

Ukrop创办者Igor Yaschenko和他用于干扰敌方的广播电台。

Kiehart拜访的这家诊所位于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在这里政府军一直在同俄罗斯支持的分裂分子作战。Igor Yaschenko是一名52岁的牙医,在两年前运送物资时他发现,许多士兵患有龋齿等疾病。他便把一辆旧卡车改装成移动诊所,捐给乌克兰军队,但很快就意识到他和一帮志愿者可以做得更好。

他把这个诊所取名“Ukrop”,也可以叫”迪尔”,这是分裂分子对忠诚的乌克兰人的一种称呼。在卡尔利夫卡这个距离前线只有七英里的村子里, Yaschenko在伤痕累累的建筑里建立了一个永久性诊所,并派遣两辆移动诊所前往前线。去年,在他的帮助下一共治疗了9781例患者。

在距离前线一英里处的阿夫迪夫卡,Igor Yaschenko在移动诊所外脱掉鞋套。

等待治疗的一名士兵。

在卡尔利夫卡,Igor Yaschenko在诊所储物间里查看手机,墙上有志愿者留下的黄蓝色手印,这是乌克兰国旗的颜色,而红色和黑色象征着民族主义准军事集团。 credit:PETE KIEHART

志愿者都会在休息时吸烟,这名女士的丈夫是政府军,在拍下这张照片的第二天,她丈夫在行动中负伤了。

kiehart在去年报道顿巴斯战争时了解到了“Ukrop”诊所。他和记者Jack Losh发现了一辆面包车,车上画着卡通蓝牙图案,当天晚些时候,他们又发现了临时医院的工作人员身上也有那个图案。他们好奇地向他询问,那个工作人员便把诊所的事都告诉了他们。他们在诊所待了五天,在那里,有少数志愿者连续工作两周才换一次班。最繁忙的时候,这里一天多达15名病人。

牙医志愿者提供基本护理,包括清洁牙齿,拔牙等诸如此类的事情。这件事意义重大,蛀牙和牙痛问题对士兵的士气和战斗力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在这里每个人都乐于伸出援助之手,士兵们也感激志愿者的相助。“这里充满了爱国主义精神,”Kiehart说,“战争一直在分化国家,但很多人都想做点什么。”

志愿者正在修理士兵的牙齿模型。

志愿者正在和Igor Yaschenko交谈。

一枚拔下的牙齿。

牙医椅很舒适,猫猫在上面打盹。

kiehart用相机记录下来来往往的士兵,几个孩子还有步履蹒跚的老人。Yaschenko则匆匆忙忙,不停地指导志愿者,进行相关维护,还要去他设立的电台干扰俄罗斯对该地区的宣传。“他搞了一个干扰程序,”Kiehart说。“它会播放乌克兰爱国者们的摇滚乐。“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Le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Laura Mallonee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灵魂画师+1s · 再也不看p站了
4.8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