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4.21 , 00:01

事实并非总是胜于雄辩

哪个更重要?事实还是观点?你可能会倾向于说事实胜于雄辩,但近来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悲哀的后真相世界,事实似乎并不比论调更重要,有时候甚至还不如论调重要。

事实并非总是胜于雄辩
伦敦柯卡尔迪试验博物馆门前的标语。Flickr/Kevo Thomson, CC BY-NC-ND

我们倾向于将这视为近期的知识贬值,但其实这一现象历史悠久。

正如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在1980年写的:

反智主义始终贯穿于我们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为错误观念所助长:民主就是“我的无知仿若于你的所知。”

认为论调可能比事实更重要这一观点并不意味着知识的贬值。总是存在某些情形,论调比事实更重要,并且这是好事。请允许我(原作者昆士兰大学Peter Ellerton)解释。

并非所有事实都为真

有人认为某件事情是事实差不多就可以认为是真实了。虽然要打破这一观点很容易,不过这并非很多事情中存在的问题。

即使我们保证自己真诚地寻找真相,但我们所认为是事实的东西可能最后发现却是错误的。

例如,红酒对你有利还是有害?雷龙是否曾经存在?哈佛大学研究者Samuel Arbesman在他的书中The Half Life of Facts(下载后电脑端Adobe Digital Editions可打开)提出了上述例子以说明事实是如何变化的。

问题不仅仅在于事实会改变。我们可能乐于将地球视为球体,但这样其实是错误的,因为地球其实有点像梨。不过将地球想为球体又极不同于将其视为平陆。

阿西莫夫在他的科学随笔错误的相对性中表达了这种美。对阿西莫夫而言,认为地球是球体的人错了,认为地球是平的人也错了。至于认为两者错误程度相同的人错得更离谱。

姑且不管以上严格的几何说法,要说某件事是事实并不是说要绝对正确可靠的宣言,而是表示在特定时间内我们所知的最好的知识。

并不是说要绝杀掉一些争论。说某件事是事实本身并不是要说服不同意你的某人。其中并不包含任何信念的保证,并不是一种劝说的技术。不断重复喊“但这是事实”并没什么卵用。或者至少不应该起任何作用。

事实与论调

那么说某个东西是观点并不意味着逃避到痴心妄想的极乐净土。这也不是针对争论的必杀技。如果我们将观点认为是某个人对事物的看法,那么很多观点都可以成立。

例如,我认为科学有助于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而至少大部分的宗教观点都没能做到这一点。这并不是一个科学的确做到了的经验事实,但对我来说就是这样。

如果我们把事情分解为事实与观点,就会变得很清晰明白了。

事实仅限于实证说法,比如物质的沸点是多少,铅是否比水致密,星球温度是否正在上升。

观点则是非经验的说法,包括价值问题和个人偏好,比如吃不吃动物,香草冰淇淋好吃还是巧克力好吃。道德规范就是一种典型的事实无法决定行为系统。

观点可由事实得来(例如,发现动物会很痛苦可能会影响我是否选择吃它),但最终不由事实解释(他们为什么会很痛苦?)。

事实和观点的结论

观点不仅是事实的堆砌和转译,更是判断和总结。观点也可以是某些实证研究不足或不合适的领域仔细深思后的结果。

虽然将世界简单干脆地划分为事实和观点非常好,但两者的界限并不总是这么明显的。例如,相对于巧克力我更喜欢香草冰淇淋就是一个事实。即是说,我的主观经验也是一个事实。

但我们也可以进一步的进行严格的定义,限定事实是可被其他人复核的。

虽然可以通过观察我的行为和跟我谈话的实验表明我的确有冰淇淋的偏好,但不能确实地被其他人所独立确证。我有可能是假装的呢。

但我们原则上都同意大气中的氮或二氧化碳是否比氧气更多,因为我们有相同的能告诉我们答案的研究方法。如果某个观点特别具有理性说服力,我们也会同意。

事实和观点并不是一定要相互对立,因为在我们的决策过程中两者往往起到互补作用。在理性的框架下,两者是同等有用的。但这只是我的观点,并不是事实。

本文译自 conversation,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9): 景烽 · airportlong · 杨my · 大鲑鱼 · 狗日的视觉中国 · viennavirus · marax · 起风了 · 资磁 · s · 大鲤子 · 在这打赏 · 哥顿 · Frendo · longcor · 大黄君 · 墨镜遮掩 · 达尔文 · focusheart
4.8
赞一个 (2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