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4.18 , 22:40
13

《自然》三月科学摄影:太空水饺、核爆秘密和钻石之尘

人造太阳

德国航空太空中心在3月23日发布了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太阳:坐落在于利希,使用了149颗高能电灯,可以在一个点上产生3000°C的高温。科学家将利用这座设施研究如何利用阳光产生燃料。

[-]

Markus Hauschild

核爆的秘密

劳伦斯利福摩尔国家实验室的物理学家 Greg Spriggs 致力于保护美国在1945-1962年间拍摄的上千条核爆视频。这些视频分散在全美各地的保险库中。直到现在,他找到了6500条神秘小电影,并在3月14日公布了其中的一部分。

[-]

[-]

[-]

[-]

[-]

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太空水饺

3月7日,NASA的卡西尼号飞船拍摄到土星的奇怪卫星——潘。从24572千米开外看过去,这颗饺子有一条饺子边,可能是由周围的灰尘聚集而成的。

[-]

NASA/JPL-Caltech/Space Science Institute/K. Walbot/S. Samochina

六年之后

日本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已经过去六年了,周围的地区依然是荒芜一片。摄影师在三月的事故纪念日进入这片区域,拍下了这家位于福岛县富冈町的柏青哥店。自从核电事故之后,这个地方每逢愚人节就会流传出疏散居民的消息。

[-]

Ko Sasaki/New York Times/Redux/eyevine

吸血鬼的快照

Jim Gathany 在美国疾控中心(CDC)里工作了30年,负责给蚊子、虱子、蜱螨等各种会传染疾病的小虫子拍照片。位于亚特兰大的CDC博物馆在三月举办了他的个人摄影展。其中的这张作品展示了一只疟蚊正从自己的蛹中挣脱出来。

[-]

2007年,一只黑寡妇正在织网。

[-]

Gathany正在给一只埃及伊蚊投食。

[-]

James Gathany/CDC

惠康回归

传说中的“惠康摄影大奖”终于回来了。这是一张对8周内的92915条#乳腺癌推特的数据可视化图片。

[-]

Eric Clarke, Richard Arnett and Jane Burns, 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in Ireland

一位七旬老汉的“虹膜夹”,一种通过手术插入患者眼球的薄透镜。

[-]

Mark Bartley, Cambridge University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

一只企鹅的血管-骨骼CT造影。多亏了一种注入体内的CT对比剂,我们才能通过X光看到图中的血管网。

[-]

Scott Echols, Scarlet Imaging and the Grey Parrot Anatomy Project

一只夏威夷短尾乌贼,身长仅有1.5cm,对摄影师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

Mark R Smith, Macroscopic Solutions

花费了39个小时的3D打印,这只塑料猪眼模型才被精确地制作出来。从左边的血管开始,到右边的瞳孔结束。

[-]

Peter M Maloca, OCTlab at the University of Basel and Moorfields Eye Hospital, London; Christian Schwaller; Ruslan Hlushchuk, University of Bern; Sébastien Barré

冰与火

摄影师 Masayasu Sakuma 花了四年,才在日本长野县的森林中拍到这张“钻石之尘”。一整年中,这种由小冰晶形成的迷之雾只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几次。这张作品成功入选了2017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公开组自然类的候选名单。

[-]

Masayasu Sakuma

岩浆流淌在西班牙的米纳斯德里奥廷托(公开赛自然组推荐)。

[-]

Jose M. Delgado Barba

墨西哥马萨特兰,一盏路灯和周围虫子的长曝光(公开赛动态组推荐)。

[-]

Matt Mawson

墨西哥维奇度岛外的一条丝鲨(专业赛自然世界组候选)。

[-]

Christian Vizl

动,物

超过48000张作品参加了第14届 Smithsonian.com 年度摄影大赛。这是博茨瓦纳乔贝河边的一群大象(自然世界组冠军)。

[-]

Prelena Soma Owen

一次跨越了种族的“骑膊马”(决赛)。

[-]

Michael B. Hardie

一只雄性夜蛙在呼叫雌性,期待着有更多的授精机会(决赛)。

[-]

Karthik AK

西班牙加利西亚的一群丘陵马,一年一度被人类聚集起来,准备剪毛、烙印和打理。

[-]

Javier Arcenillas

马达加斯加的一只蜘蛛,将一只刚刚杀死的家蝇藏在一朵蔓长春花之下。

[-]

Swaroop Singha Roy

厄瓜多尔拉孔科迪亚附近,一条黄黑相间的蚩蛇正在盘查摄影师。

[-]

Claire Waring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雨雨 · 沧浪之水 · 马宗毅
4.8
赞一个 (40)

TOTAL COMMENTS: 13+1

  1. 小斌斌_BT
    @6 months ago
    3426151

    那个青蛙应该是授精,,而不是受精吧?!

    [12] XX [0] 回复 [0]
  2. 凸囧凸
    @6 months ago
    3426172

    最爱图片类报道

  3. 3426178

    都是很棒的图片!感谢。

  4. 3426185

    摄影爱好者

  5. 乱晃晃晃晃晃
    @6 months ago
    3426189

    不要让印尼摄影师混进去啊

    [20] XX [0] 回复 [0]
  6. 3426193

    @小斌斌_BT: 感谢指正,已更新

  7. 达斯·西迪厄斯
    @6 months ago
    3426239

    @小斌斌_BT: 传授人生经验?

  8. chenmao009
    @6 months ago
    3426288

    夏威夷短尾乌贼好萌啊

  9. 3426313

    为什么我就不能评论呢

  10. 3426383

    那个核爆视频去哪能看…

  11. 3426437

    太空水饺的,说是尘埃解释不通呀,要么飘散,要么沉降。

  12. 3426623

    岩浆流淌在西班牙的米纳斯德里奥廷托(公开赛自然组推荐)。
    ======================================================

    这个看上去更像是含矿物多的水池呢?像九寨和黄龙的钙华一样的水池,只不过这个是水越深越红。许多金银铜矿附近的被污染的酸性水池就这种质感。

    或者这里的“岩浆”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滚烫熔岩??

  13. willsquare
    @6 months ago
    3426887

    冰河的绝招?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