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4.13 , 23:04
9

企鹅杀手并非全球变暖,而是火山

# 感谢 Vick 童鞋投递译稿:

[-]
史蒂芬罗伯特拍的照

根据最新研究,就通过一片地区里企鹅拉的屎来跟踪鹅口变化的那个,发现火山喷发才是这几千年以来在南极最大的企鹅杀手。

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s),就重12磅站起来差不多12英尺高的那个,就是因为屎拉得太多出了名。事实上,它们直接就可以把屎拉在自己的窝里。这些屎就给在南极研究的科学家大量的线索,来研究这群企鹅的栖息地。所以现在科学家们就这么找出了一种很是创新的方法,也就是用企鹅之屎来统计企鹅们的数量。最新发布在自然交流学术杂志的研究中表明,在史蒂芬罗伯特和英国南极研究小组的领导下,研究者们分析了在南极洲一个湖里的一千多年以来的土壤里那些富含鸟粪的土层。

[-]
阿德利岛上的巴布亚企鹅坐在自己的石头窝上

据研究者们说,每天每一只企鹅都要拉出来84.5克的屎。(一个成年人一天拉100到200克(湿着)的屎。)在南极洲上的阿德利岛上,生活着5000对巴布亚企鹅。作者算了下,每到一个交配的季节,这些企鹅就能拉出139顿的干屎在岛上。其中有一些被冲到了海里,其余的就沉积在了土壤和湖水里比如说阿德利湖,就在这岛的中央。

这就让阿德利湖成了一个完美的时间胶囊。可以通过鹅口的变化来追踪到气候和海冰的变化。研究者们通过地球化学,土层里粪便最多的区域确定了五个时间点。(官方的科学术语说屎高峰都用“最高鸟粪通量“)

[-]
巴布亚企鹅在阿德利岛上找着用来筑巢的鹅卵石

结果得出了最大的企鹅杀手似乎不是气候和海冰的变化,而是火山。详细来说就是迪赛普逊岛附近的那座火山。学者称它是“特级炸药“。在这座火山早期还是破火山口形状的时候,喷发就制造了7到14立方公里的火山灰。火山喷发释放出来的玻璃,有毒气体和有毒物质都可以伤害甚至杀死附近的企鹅。

研究者发现,赛普逊岛的火山喷发至少叫停了3到5次的鸟粪高峰期。研究者表示:“甚至有极少的火山爆发都有可能可以摧毁较远地区的企鹅生态系统“。因为大量的火山灰铺在地表上会导致企鹅无法筑巢和寻找食物。在一次赛普逊岛火山喷发之后,阿德利岛上第二大的企鹅栖息地也遭到了灭绝。这之后花了800年的时间才完全恢复。

[-]
你可以这么说,这就是一位屎者。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9)

+1

  1. 飞过回忆
    @1 year ago
    3422941

    至少人家还能恢复,我们可是永久灭绝

  2. 神奇约翰尼
    @1 year ago
    3422962

    12英尺=3.6米

  3. 柴郡猫
    @1 year ago
    3422986

    @神奇约翰尼: 原文是3英尺,快一米的企鹅也算正常吧?

  4. o啊熊o
    @1 year ago
    3422992

    800年后 一位探险家踏上阿德利岛 一种黑白相间的鸟跑到他面前 “充Q币吗?”

  5. 3422999

    所以现在科学家们就这么找出了一种很是创新的方法,也就是用企鹅之屎来统计企鹅们的数量。
    蛤?从屎判断数量是创新?我一直以为野生动物是靠分析排泄物来判断数量的··

  6. 七月的烟火
    @1 year ago
    3423013

    不是鲸鱼的大迪奥?

  7. 鸵鸟蛋
    @1 year ago
    3423118

    研究内容不错,但题目太武断了吧。明明是火山喷发是*住在火山脚下的*企鹅的最大杀手。

  8. dadamon
    @1 year ago
    3423137

    网易:下个月开始我们公司名字改叫火山网

  9. 余乃我
    @1 year ago
    3423170

    @S丶: 确实不是很创新了…………至少在2000年发表的论文中,孙立广教授就是用的企鹅粪土沉积物中生物标型元素的含量来恢复过去三千年的企鹅数量变化的,而且就是这个阿德利岛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