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31 , 22:00

属于历史爱好者的八家咖啡屋

[-]

想体味一家咖啡屋充满历史气息的氛围布局,你不需要对咖啡因上瘾。在繁忙的旅行过程中,咖啡屋是绝佳的休息地点,你可以在这里歇歇脚,坐观浮生百态。有些世界闻名的咖啡屋甚至已经成为当地历史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从威尼斯当年卡萨诺瓦的老据点到超浓浓缩咖啡的诞生地。如下便是世界各地最值得拜访的历史咖啡屋——不仅因为他们背景故事的情怀加成,更因为它们不曾丢失的文艺氛围。

布尔诺斯埃利斯 ,Café Tortoni

[-]

有着彩色玻璃天花板和新艺术派蒂芙尼灯饰,Café Tortoni好像是从十九世纪直接跃入现代的。一位法国移民Touan于1858年末在布鲁诺斯埃利斯创建。然后,在世纪末,另一位法国人,Don Celestino Curutchet接收了这个地方,并在20年代把它变成一个艺术中心。Curutchet后来又创办了布鲁诺斯埃利斯艺术与文学协会,咖啡屋的地下室也变成了协会的接头地点。今天,它仍是咖啡和建筑爱好者的聚集地。

维也纳,Café Central

[-]

它的顾客从史蒂芬茨威格到西格蒙德佛洛依德,各类奥地利知识分子几乎踏破了Café Central的门槛。看看它具有威尼斯和佛罗伦萨风格的华丽装饰,就不难猜到为什么文人学士这么喜欢在此小坐。由Heinrich von Ferstel在1856年至1860年间建造,由于内饰对拉毛粉饰,皮革墙饰,木质板材的广泛运用,它整个建筑放在今天估计要花掉2500万欧元。而整个建筑的正脸还由画家hanns gasser所作的雕塑点缀。

布拉格,Café Louvre

[-]

谁不想在Café Louvre渡过倦怠的一天?在那里,长木头夹子夹着各色报纸,后头的台球室仿佛在跪求你来上一发。建于1902年,这家以著名艺术博物馆为名的咖啡屋接待过爱因斯坦,卡夫卡和包括Otto Pick在内的各色德国作家,据说这里还是当年贵族小姐们筹划自身解放的根据地。今天,游客们在布拉格众多博物馆画廊间游览的间隙不妨来这坐上一回。

英格兰,牛津,Queen's Lane

[-]

就和许多咖啡屋一样,Queen's Lane声称它们才是欧洲最老的咖啡屋。由Cirques Jobson在1654年创建,它招待过众多文学巨匠,且很有可能,托尔金也是其中一员。作为一个下午时光家庭小聚的绝佳地点,它总是繁忙的,整日提供早餐,且有着地中海特色菜。(不幸的是,它的咖啡远不如它的料理令人印象深刻。)

开罗,El Fishawi

[-]

坐落在14世纪的Khan el Khalili集市内,Khan el Khalili用它一壶壶冒着热气的薄荷茶,新鲜柠檬水,苹果味水烟和如整个城市一般热闹的氛围吸引着游客。这里是激烈辩论的绝佳舞台。如果你有幸抢到一张小圆桌,不妨在那里用长柄的水烟尽情放纵一下。

布达佩斯,New York Café

[-]

自称世界最美咖啡屋可能有点自大,但这家布达佩斯的咖啡屋可以说是名至实归。超高的拱顶和错综复杂的线脚,就像佛罗伦萨的Uffizi博物馆。尽管咖啡屋只在2006年恢复过原始装潢。当你品尝奥匈帝国时期主菜,比如古拉什或是维也纳炸肉排时,你会深有穿越之感,仿佛回到了1894年这里开业的第一天。

巴黎,Le Procope

[-]

一位热爱意大利冰淇淋的西西里人在1686年建造了这个现存最老的巴黎咖啡屋。Francesco Procopio Cutò不停追求着当时的知识精英,到了18世纪,它德高望重的顾客人群里包括了伏尔泰,丹尼斯狄德罗以及本杰明富兰克林。据说伏尔泰经常能一天干掉100杯浓缩咖啡——他喜欢混着巧克力方便入喉。尽管巴黎的各大咖啡馆已不复当年的吸引力,但时代氛围浓厚的装潢或多或少保留了过去的辉煌。

图灵,Baratti & Milano

[-]

Ferdinando Baratti和Edoardo Milano两人在1858年创办了Baratti & Milano。在1875,它搬到了卡雷拉设计的阿尔卑斯美术馆,那里富丽堂皇的装饰被当地报纸评价“秀色可餐”。很快,图灵的“beau monde”时尚开始流行,鼓励了业主在1909年进一步扩大产业。他们用双层雕塑装饰墙面,同时给大门和镜框镀上金。直到今天,Baratti & Milano的人气也一如当年,没有丝毫衰减。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mag,由译者 Qu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