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27 , 17:00

史海沉钩:二战中痛击纳粹的奇女子

玛丽恩·普里查德Marion Pritchard(1920-2016)

[-]

二战期间,当时普里查德还是一名社会工作者,帮助救助并藏匿了在阿姆斯特丹(荷兰首都)的150左右的犹太人。1944年,三名纳粹偕同一荷兰叛徒闯进了她的家中——这里正藏匿着一家的犹太人。还好此时这一家犹太人被安全地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才没有被纳粹所发现。在他们离开半小时后,荷兰那个叛徒又饶了回来,寻思着是不是能逮着他们出来。这家伙来得很是时候,仨犹太小孩冒了出来。接着的一幕很是精彩,普里查德先发制人,掏出一把左轮手枪便射杀了他。“我当时想都没想就把他干掉了。”她后来回忆说。当地的入殓师谨慎地处理了这具尸体(和那些近期死亡的人埋在了一起),而普里查德与那一家犹太人一起待至战争结束。

南希·维克Nancy Wake (1912-2011)

[-]

迷恋好酒和法国男子的南希·维克,对杀人那倒是不感兴趣,如果是纳粹就另当别论了。二战中她的事迹真是不可胜举,要说最□□的,估计是赤手空拳地干翻了一名德国哨兵。维克很是善于躲避侦察,德军中还流传着她“白鼠”的绰号。2001年的一次采访中,她说道:“我并非一个十足的好人,”

娜杰日达·波波瓦Nadezhda Popova(1921-2013)

[-]

波波瓦在19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名飞行员。1941年,她的哥哥/弟弟被纳粹杀害,从此她便走上了一条复仇之路。作为“黑夜女巫”(德军这么称呼那些夜里投掷炸弹的女飞行员)之一的她执行过852次任务。据纽约时报报道,“黑夜女巫”仅在黑夜里飞行,并且不配备有降落伞、枪支、无线电、雷达等,仅靠着地图还有指南针。倘若她们的飞机被曳光弹击中,飞机便会像一张纸一样燃烧起来。有时她们一晚上得执行18多项任务,几乎每次行动都会从敌军领地上空横穿而过。(有一次,波波瓦说,她在她所驾驶的飞机机身上数出了42个弹孔。42个……)

“黑夜女巫”对于敌军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存在——仅在四年间就有23,000吨的炸弹倾泻而下——德军甚至还给出这样的奖励措施:任何人只要击落其中一架飞机,就将授予铁十字勋章(被视为德意志的骄傲)。除此之外,自然因素更使得他们的行动变得艰险。“飞机遇到强风的时候容易颠簸。到了冬天就简直了,你得探出头去才能更好观测目标,不过这也会让自己患上冻疮,脚与靴子还会冻连在一起。可是我们还是继续飞行着。” 波波瓦说道,“一旦放弃便会前功尽弃,自己也无法成为英雄。那些有所退缩的人要么被枪杀要么在飞机上活活被烧死,正是因为她们没有退路。”

波波瓦驾驶飞机时曾被击落过两次,所幸她总能平安无事,随后她担任了第588团的夜间轰炸机的副指挥官。讲真,她的讣告很值得一读——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格特鲁德·鲍雅斯基Gertrude Boyarski(1922-2012)

[-]

鲍雅斯基还是犹太青年时,纳粹就侵占了她的波兰小镇,并亲眼目睹了亲人被残忍屠杀。一路逃难后,她打算加入苏联的游击队,并告诉指挥官,她要为家人复仇。指挥官同意了,不过她得在离营地一英里外的地方独自站岗整整两周。之后,她在游击队里持续战斗了三年。某一年国际妇女节的时候,她和她的朋友打算摧毁德国人的一架木桥来纪念这一天。

为了能把这个“小礼物”送出去,她们便去了当地的一个村庄里,想要些煤油和稻草,然而村民告诉她们啥也没有。当但枪指向他们时,村民们便有了煤油和稻草。木桥被点着了;当纳粹意识到有人在搞事,很快便开始向她们射击,然而也无法阻止火焰吞噬那座木桥。

弗吉尼亚·霍尔Virginia Hall(1906-1982)

[-]

霍尔,一枚美国间谍,是英国特别行动部门中的一员,也是被派往法国的第一个女性。她曾经被盖世太保(纳粹德国的秘密警察)被称作是“必须消灭的最危险盟军间谍”。1944年,她加入了美国战略服务办公室,要求将自己派往法国。那时包括德国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希望盟军尽快登陆,而盟军何时何地会登陆却无人知道。于是在此期间,霍尔开始抓紧训练游击战中的法国抵抗军,以在纳粹撤退时将其一举歼灭。最后战果还是很喜人的,仅是霍尔的队伍便击杀了150名敌军,并俘虏可500多名纳粹。霍尔在报告中提到,他们还摧毁了四座桥梁,迫使一辆货运列车脱轨,切断了多出的关键铁路线,破坏了敌军的电话线……(等等,这不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吗? °ㅂ° )

柳德米拉·帕夫里琴科Lyudmila Pavlichenko(1916-1974)

[-]

年仅25岁的帕夫里琴科就已让309位死者铭刻上了她的大名,乌克兰出生的她此时无疑已是一名稳练而人惧的菁英狙击手。死在她子弹之下的309人,大多是德军士兵,而有一百人都是军官级别的人物!有时她的一些任务会持续好几天,仅在一场战役中便连续受伤过四次。

帕夫里琴科其实在第一次参军的时候是被拒绝的,而在此之后,她遇到了正在坚守山头的红军队伍,他们指着两个罗马尼亚的纳粹走狗并递给她一把枪,想以此来测试她。于是她开枪打死了两个,随后便被允许参军。虽然后来她承认当时她并不想杀死这两人。再后来她成为了一名中尉,此时已能毫不犹豫地杀死纳粹,她说因为只要有德国人活着,便会杀害妇女、儿童和老人,只有死人才毫无威胁。那么,每当自己杀了一个德国人,便相当于拯救了许多生命。

[-]

1942年,帕夫里琴科受第一夫人埃利诺罗斯福之邀来到美国,记者们问了她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说苏联的女战士是否被允许化妆什么的。她回答道:“我们的规章上并不禁止,可是战争期间谁有那份闲工夫顾及她那油亮的鼻尖?”媒体报纸上的一些文章抱怨她不会化妆,还穿着橄榄绿色的制服。最终她在《时代》中回应了那些评论,“我身穿象征荣誉的制服,附有列宁的指令,沾满了战争中的鲜血。显而易见,美国的女人看重的是她们身穿制服时里面是否穿着丝绸内衣。制服象征着的是什么,他们还没有学会。”

虽然她这一番言论也没让这些媒体闭嘴……老实说,帕夫里琴科的生平故事还是很传奇的,有机会可以找来读一读。

本文译自 Buzzfeed,由译者 Riddl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赞一个 ;)
4.0
赞一个 (2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