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23 , 21:41

「地球一小时」到底有没有用

Kindmare:翻个旧文拿出来应景新人第一次投稿XD
不过地球一小时真的没啥实际意义(并不会省电)
最重要的可能就是提升了大家的环保意识吧

这周六,数以千计的人会自愿的度过一个没有电力的晚上。没有灯。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他们可能会在烛光下吃晚饭,也有可能在后院点燃篝火,烤一些棉花糖。他们觉得他们正在节约能源并且为地球做出了贡献。

但我不确定他们的想法对不对。

Earth Hour(地球一小时)是一个一年一度的活动。它试图通过说服人们在一个特定的夜晚关闭建筑物的灯光一小时来提高大家对能源问题的意识。今年(2012)是3月31日(2017年是3月25日)。这是一种受欢迎的方式来表达对改变能源使用方式的支持- 每年有一百多个国家参于,还有数千个著名的地标建筑也会加入到其中,从北到南都会用黑暗来表达他们对环保的支持。

[-]

我是一名科学记者,并且有一本有关未来能源的书将在四月份出版。我的丈夫是一名能源效率顾问,他的工作就是寻找可以使建筑物的能耗更低的方法。“地球一小时”似乎就是为了像我们这样的人量身定制的。但是我们却不参加。事实上,我认为“地球一小时”完全是对公众在能源教育上的反面教材。当我看到人们对“地球一小时”的回应时时,我发现在环保意识被传播出去的同时迷惑也在增长。这个活动使虚构的环保主义的流言有了生存空间,并且让人对怎样解决能源问题怀有错误的认知。

“地球一小时”的官方目标其实并不坏。“地球一小时”的组织者世界自然基金会(The Wolrd Wildlife Fund)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解释了他们的主旨到底是什么。这个公益活动并不是专门用于节约能源。一年一次一小时所节约的电量少到完全没有意义。事实上,就是因为这样,世界自然基金会甚至没有跟踪记录“地球一小时”对能源消耗和排放的影响。

“地球一小时”也不应该是杜绝现代科技。世界自然基金会对参与者特别强调只需要关闭非必需的照明。这很合情合理。

作为一个了解能源效率重要性的人,我认为提醒人们提高能源效率是很有价值的。我们所有人都在使用远超于服务所需的能源来获得我们想要的服务。毕竟根据物理学家David MacKay估计,美国人的平均能源使用量是欧洲的两倍,然而却只能够获得基本相同的生活质量。这里完全还有改变的余地。

但是我不认为这是人们从参与“地球一小时”里面得到的信息。当我看到到人们谈论与媒体报道时,我看不到关于能源效率的讨论。相反,参与,观察和评论“地球一小时”的人们似乎认为“地球一小时”是为了节约能源。这完全违背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初衷。

我对“地球一小时”和它传播的信息有三个反对意见。首先,当人们发现“地球一小时”这个活动本身并没有对地球有任何正面作用时,有些人会非常的失望。事实上,在很多人参与的地方,废气排放量甚至可能会有暂时的上升。当化石燃料发电厂被迫迅速的增加或减少他们生产的电量时,它们也会造成更多的废气排放,正如你的汽车,当你迅速加速或减速时你会比保持恒定速度燃烧更多的汽油。

所以,在“地球一小时”结束后,当大家把灯点亮起来时,电量需求的突然增加意味着一些煤电厂和天然气发电厂不得不快速地努力工作。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产生的排放量也会比原来的要多。好了,就像把你的灯熄灭一个小时不会拯救地球,这个几个发电厂排放量的短期增长也不会决定我们的命运。然而,这一事实的真正风险是使一些人相信任何改变他们能源使用的行为都不会有实际作用,从而导致他们不去做任何努力。(小编:划重点)

我对“地球一小时”的第二个反对意见是:一些人会下意识的产生抗拒心理因为他们认为这个活动是为了批评现代生活并试图向人们展示在第一座发电厂建立之前的19世纪的生活有多好。这也变成了一个很容易受到攻击的稻草人目标。Ayn Rand Institute(一个讨论人生哲学的网站)等组织可以指向“地球一小时”然后说:“看,环保人士只是想放弃舒适,便利和安全并且强迫你活在十九世纪。”盲目的激起民愤而不是讨论实际存在的能源问题。

我们并不需要回到过去来对抗气候变暖和天价石油,但鼓励人们在黑暗中度过一个小时的能源活动肯定会给人这样的错觉。

最后,虽然“地球一小时”可以使节约能源看起来太难了,但同时也可以使它看起来太容易了。有些人看到这个活动,认为他们被要求放弃一切使他们的生活美好的东西。其他一些人会觉得他们所有要做的就是有时候关掉一些灯然后一切都会被修复。每年和朋友举行一次在黑暗中的聚会很容易,但真正的改变是困难的,而且在肯定不会在家里发生。

像许多感觉良好(feel-good)的环保意识运动一样,“地球一小时”使节约能源看起来像是关于个人的选择。并且使我们相信改变个人生活方式是处理我们的能源危机的最佳方式。很遗憾它们并不是。2008年麻省理工学院的一篇论文)是最好的例证之一,它比较了美国几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与其相关的能源消耗。研究人员比较了十八种不同类型人们,从流浪汉和苦行僧到美国参议员和百万富翁。显而易见流浪汉和苦行僧比参议员和百万富翁使用的能源少得多。然而,当你将他们确实使用的能源添加到我们的公共系统(shared systems)所使用的能源中(道路,学校,军队等等)就算是一个采取最简单的生活方式的美国人仍然消耗了全球平均能源使用量的两倍以上。

问题不在于个人的选择。问题在我们的公共基础设施,这些设施通常限制我们的能源选择并且鼓励浪费而不是节约能源。欧洲人并不比我们更加道德,更愿意做出牺牲和坐在黑暗中。他们比我们使用更少的能源是因为他们的公共系统让他们不需要思考就可以节约能源,而不需要做一个困难的选择。

我们的能源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从一个在家关灯的人开始的。他们从公共政策开始-唯一能够实际改变基础设施和公共系统运作方法的力量。无论“地球一小时”活动的推动者是否这样打算过,他们传播了节约能源是基于自愿的个人选择这样错误的信息。然而,学者们说的恰恰相反。科学家和分析师们绘制出的如何在最少的时间内实现最大的能源变革的计划中显示,我们越是鼓励人们认为变革是关于个人的选择,我们越难实现真正的变革。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Kindmar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曾诚拯救国足-新人翻译加油 · 国足明明是黄旭东奶活的
4.6
赞一个 (3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