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23 , 15:00

自动导航虽好,但可能让你更路痴

[-]
这张地图显示了伦敦市中心所有街道的度中心性(degree-centrality)。可以反映出有多少街道彼此相连,蓝色代表连接少的简单街道,红色代表超多连接的复杂街道。

UCL新研究发现,使用自动导航(satnav)去往目的地,会关闭大脑用来模拟不同路线的那个部分。

这个研究由Wellcome资助并发表在自然通讯上,有24个志愿者参与。他们导航一个模拟伦敦市中心soho的模拟器,同时大脑被扫描。研究者系统测试了海马体的活动,大脑的这部分参与记忆和导航行为,而前额皮质参与计划和决策。研究者还绘出了迷宫般的伦敦街道地图,一边理解这些大脑区域是如何对他们作出反应的。

当志愿者们自己找路时,一旦进入新街道,他们的海马体和前额皮质就会产生活动高峰。如果选择数量增加,大脑活动也会更频繁。但是当志愿者跟从自动导航时,研究者并没有探测到额外的大脑活动。

Hugo Spiers,UCL实验心理学博士,解释说:“进入交叉路口会增强海马体的活动,比如伦敦的七面钟(Seven Dials),一处七条街道的汇聚处,然而死胡同就会降低大脑活动。如果你在庞大的城市街道中找路有困难,你就更有可能增加对海马体和前额皮质的使用需求。在一个海马体模拟未来可选路线的过程同时前额皮质帮助我们计划和决定目的地的模型中,我们的结果非常适用。但是当有科技手段告诉我们走哪条路时,大脑这些部分就简单地不再对街道系统产生反应了。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关掉了它对周围街道的兴趣。”

[-]
使用导航的司机可能对城市街道的系统感受更差

曾有UCL的研究表明,伦敦出租车司机在记忆伦敦市中心的街道及地标时,他们的海马体会扩张。所以这次的研究暗示了,那些使用导航的出租车司机们不会使用他们的海马体,也就很有可能限制了他们对城市街道系统的学习。

研究小组也分析了全球主要城市的街道系统,显示出他们有多么容易被导航。而伦敦凭着它复杂的小街道对海马体的严重需求显得格外突出。相反地,你只需要少得多的脑力就能在曼哈顿找路,它网格状的街道使你在交叉路口直走、左拐或者右拐就好。

本文主要作者(senior author)Hugo Spiers博士现在暂任中央实验室(Centric Lab)的科学部主管,中央实验室是伦敦一个使用神经科学对城市设计和建造给出专业知识的咨询研究组织。

Spiers博士说:“下一步我们实验室会和智能技术公司、开发者及建筑师合作,帮助设计更易导航的空间,增加宜居度。我们的新发现让我们知道如何审视一个城市或建筑的布局,来考虑记忆系统更倾向于哪种互动。比如说,我们看护理中心或医院的布局,找出哪些地方对老年痴呆症患者特别困难,从而帮助这些患者更好地找路。同理,我们会从一开始就把新建筑设计成关怀痴呆症患者的。”

Amir-Homayoun Javadi博士,UCL大脑成像分析的领导者(现工作于肯特大学),他说:“理解环境如何影响我们的大脑很重要。我的研究小组现在正在探索物理活动和认知活动是如何在积极方面影响大脑活动的。很明显自动导航既有它们的用处,也有自身的限制。”

Beatrix Emo博士,UCL城市街道分析的领导者(现工作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ETH Zurich)说:“将城市结构和行为学连接始于80年代,但是这次的城市结构对大脑的影响研究却是第一次。”

故事来源:材料由伦敦大学学院提供,内容可能因式样和长度有所编辑。

本文译自 sciencedaily,由译者 鸟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