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22 , 00:26

美国问题:鲜为人知的儿童新娘

[-]

当Safia Mahjebin10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逃学了。她会没有目的地乘坐纽约地铁,她说:“我就是喜欢坐火车。你从一端坐到另一端,然后返回。再然后你坐几站就下车,仅仅是探索一下……有些车站真的很美。”

这对Mahjebin来说是来之不易的一点自由。她来自一个严格而组织严谨的孟加拉□□社区。可惜就连这些短小的火车之旅也没持续多久,因为她的父母发现了。这也是为什么,在那样一个年轻的年纪,“我爸是那样的——‘如果我们管不住你,那我们就把你嫁到孟加拉国去。’你也知道,那时我就是个孩子,我记得我保持了沉默。”

那并不是一个空洞的威胁。

“长大的过程中,我去了很多婚礼。姑娘们完完全全是哭泣着的,对着父母说‘我不想结婚。我不想结婚。’”

Mahjebin想让我知道她不仅是美国人,也是儿童婚姻(受害者):“我是个布鲁克林人,但你也知道,我是在面罩下长大的。”

通常情况下,当我们想到儿童婚姻时,我们会想到发展中国家比如尼日利亚,那里78%的孩子在18岁之前就结婚了。但不是这里,不是布鲁克林。

我想多了解一些(这方面情况)所以我去找了Fraidy Reiss,非盈利组织“最终释放”的运营者。

在“释放”里,Reiss说:“我们的客户有各种背景,□□,基督徒和犹太人,都是儿童时期结婚的。他们来自各种阶级,各代美国人,当然也包括移民。”

事实上,她的组织估计“美国在2010-2012年间,有将近25万儿童于12岁结婚”。

Reiss和其他人正在努力督促全国范围内的法律改革。在这里,纽约州,已经有一项新的立法将会把合法结婚年龄从14岁提至17岁。但Reiss觉得不够,17岁还是太小了。Reiss还说,年龄只是这个问题的一部分而已,法律需要处理的是所有类型的包办婚姻。

Reiss的话并非无中生有,她也是来自自己的经验。她长在一个极度正统的虔诚派犹太家庭中。“19岁的时候我的家族安排了我的婚姻,虽然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但我还是个青少年啊。所以即使19岁了,我还是没有处理事情的权力,我没有能力说不。”

理论上Reiss那时是成年人,但她整个一生不允许开车、花钱或者和教派之外的世界有任何接触,所以她实际上是个孩子。

同时Mahjebin敢于反抗包办婚姻,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提到有身体和语言虐待,但没有细说。“有些时候真的太难以忍受了,我甚至会想,要不结了吧,这样他们就能放过我了。”

经过一段时间后,Mahjebin靠奖学金上了大学,却睡在校园里。监管者知道后为她提供了住宿。现在,Mahjebin学习哲学,侧重于伊斯兰教方向。

她说是伊斯兰教让她获得了自由“我父母不能强制我结婚的一个原因是,我知道我的宗教。在我的宗教里很明确地说了,任何强制性的婚姻都是无效的。有个姑娘就是未经本人允许被结了婚,然后她去找了Muhammad阿訇‘我的父母强制我结婚,那我现在是已婚妇女吗?’然后阿訇说那个婚姻不被认可。”

她嘲弄说“居然是因为我的宗教我才依然单身。”

采访结束后,她带我去了最近的地铁站。她因着一时兴起就陪我一直坐到上城区。她看起来很高兴。

她依旧热爱这里。

本文译自 MSN,由译者 鸟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