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22 , 00:26
37

美国问题:鲜为人知的儿童新娘

[-]

当Safia Mahjebin10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逃学了。她会没有目的地乘坐纽约地铁,她说:“我就是喜欢坐火车。你从一端坐到另一端,然后返回。再然后你坐几站就下车,仅仅是探索一下……有些车站真的很美。”

这对Mahjebin来说是来之不易的一点自由。她来自一个严格而组织严谨的孟加拉穆斯林社区。可惜就连这些短小的火车之旅也没持续多久,因为她的父母发现了。这也是为什么,在那样一个年轻的年纪,“我爸是那样的——‘如果我们管不住你,那我们就把你嫁到孟加拉国去。’你也知道,那时我就是个孩子,我记得我保持了沉默。”

那并不是一个空洞的威胁。

“长大的过程中,我去了很多婚礼。姑娘们完完全全是哭泣着的,对着父母说‘我不想结婚。我不想结婚。’”

Mahjebin想让我知道她不仅是美国人,也是儿童婚姻(受害者):“我是个布鲁克林人,但你也知道,我是在面罩下长大的。”

通常情况下,当我们想到儿童婚姻时,我们会想到发展中国家比如尼日利亚,那里78%的孩子在18岁之前就结婚了。但不是这里,不是布鲁克林。

我想多了解一些(这方面情况)所以我去找了Fraidy Reiss,非盈利组织“最终释放”的运营者。

在“释放”里,Reiss说:“我们的客户有各种背景,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人,都是儿童时期结婚的。他们来自各种阶级,各代美国人,当然也包括移民。”

事实上,她的组织估计“美国在2010-2012年间,有将近25万儿童于12岁结婚”。

Reiss和其他人正在努力督促全国范围内的法律改革。在这里,纽约州,已经有一项新的立法将会把合法结婚年龄从14岁提至17岁。但Reiss觉得不够,17岁还是太小了。Reiss还说,年龄只是这个问题的一部分而已,法律需要处理的是所有类型的包办婚姻。

Reiss的话并非无中生有,她也是来自自己的经验。她长在一个极度正统的虔诚派犹太家庭中。“19岁的时候我的家族安排了我的婚姻,虽然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但我还是个青少年啊。所以即使19岁了,我还是没有处理事情的权力,我没有能力说不。”

理论上Reiss那时是成年人,但她整个一生不允许开车、花钱或者和教派之外的世界有任何接触,所以她实际上是个孩子。

同时Mahjebin敢于反抗包办婚姻,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提到有身体和语言虐待,但没有细说。“有些时候真的太难以忍受了,我甚至会想,要不结了吧,这样他们就能放过我了。”

经过一段时间后,Mahjebin靠奖学金上了大学,却睡在校园里。监管者知道后为她提供了住宿。现在,Mahjebin学习哲学,侧重于伊斯兰教方向。

她说是伊斯兰教让她获得了自由“我父母不能强制我结婚的一个原因是,我知道我的宗教。在我的宗教里很明确地说了,任何强制性的婚姻都是无效的。有个姑娘就是未经本人允许被结了婚,然后她去找了Muhammad阿訇‘我的父母强制我结婚,那我现在是已婚妇女吗?’然后阿訇说那个婚姻不被认可。”

她嘲弄说“居然是因为我的宗教我才依然单身。”

采访结束后,她带我去了最近的地铁站。她因着一时兴起就陪我一直坐到上城区。她看起来很高兴。

她依旧热爱这里。

本文译自 MSN,由译者 鸟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1)

+1

  1. PhillyCheeseDick
    @1 year ago
    3408111

    『她说是伊斯兰教使她获得了自由』
    呵呵,死循环。

  2. 3408112

    惊!居然是因为煎蛋你才依然单身!

  3. 3408116

    太丑了,同情不起来

  4. 居秀
    @1 year ago
    3408124

    外国人都知道了……广为人知了

  5. 赖猫咯
    @1 year ago
    3408126

    你还不觉悟吗?

  6. Pleinair
    @1 year ago
    3408131

    阿訇:那个婚姻不被认可,但是这个自爆是认可的。

  7. 3408137

    伊斯兰教对婚姻的态度:“家长可以为他们的孩子包办婚姻,但必须得到新郎及新娘双方的同意才是合法的婚姻,未经双方同意的强迫婚姻是非法的。”所以这个女孩说伊斯兰教让她获得自由有什么问题吗?我不知道美国的世俗法律为什么不能解救她,但事实就是:世俗法律并没有出面,而是伊斯兰教的阿訇解救了她。从这件事上,我看不出有任何可以黑的地方。

  8. 甲鱼
    @1 year ago
    3408146

    @PhillyCheeseDick: 重点不是规则本身而在于解读者,就像阅读理解一样,作者的本意已经不再重要,对错与否取决于制定标准答案的那些人怎么去理解评判,女孩对于经文就像现在我们对于女孩一样,我们都已自己的理解来评判别人的“对错”,然后再有人来解读我们的对话,越来越偏离事实本身。

    听过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我们用看待世界的方式,决定了我们看到怎样的世界。“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的火柴对我们来说可能一文不值,但在她手中可能代表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我知道到时代的游戏规则变了,原来的那套东西注定将消亡和被取代,但那些如今正处于时代的巨轮下的人,除了他们自己以外谁能真正的理解他们的处境,谁又会真正在意。我们再换位思考也无法变成当事人本身,因为我们不处于那样的环境,甚至我们都未曾真正见过这样的环境更别提理解。

  9. 甲鱼
    @1 year ago
    3408147

    @PhillyCheeseDick: 其实想想我们的父辈我们便能很好的理解,一代代人就是这样卑微的前进着,迈出一小步也许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看到一丝希望,有时候觉得人活得真是痛苦,不背负意义何来,背负又太过沉重。理解和包容也许是这世上最奢侈的事,我们永远无法知晓别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我们只能去猜,然后选择信或者不信,但这又什么分别?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们的人生经历了什么,最终导致他做出这个选择。我们只是以我们自己的阅历和经验在解读别人的人生,但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样的,我们需要多久才能理解一个人,只凭你的一句话,或做的一件事,甚至经过别人加工过的新闻八卦?就算是我们相处了十年二十年一辈子的亲朋友人,我们敢说我们真正的了解对方吗?我在想如果我们和父母互换是否真的能理解子女呢,我们对他们又了解多少?当我们真的做了父母是不是又会陷入了重蹈覆辙的死循环?我的答案是说不准,因为只有当我们真正去做了,才知道那些我们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事情,这背后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光维护又需要花费怎样的耐心和精力,方才理解和包容是多么的必不可少和不易。

  10. 甲鱼
    @1 year ago
    3408148

    @PhillyCheeseDick: 究竟是我们造就了环境还是环境造就了我们?如果我们生在一个宗教家庭自己是否有能力超脱出来,那一个宗教guo家呢?真的会比生在无神论家庭或国j去信教的阻力更大吗?说白了我们大多都只是洪流中的泥沙而已,我们原以为自己是巨石,可以劈流斩浪左右自己的人生,但其实我们大都连自己的人生方向都找不到,我们只是杵在那里而已,洪流来了我们要么随波逐流要么逆流而上,却从未想过自己究竟在干什么,想又有何意义,只会让自己陷入虚无,沉溺在红尘中跟着人群走已经让人目不暇接,哪有空闲去思考这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但是有时候我们想不是我们想要想,而是不得不想,甚至自己的思想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人生就像滚下山坡的石头,大多时候是身不由己,除了开始那下,剩下的路我们都是在被惯性推着走而已,停下也意味着生命走到了终点。

  11. 甲鱼
    @1 year ago
    3408149

    @PhillyCheeseDick: 就像我对着电脑打下的这些字,换作不同的人又会有怎样的解读呢?我们读者相同的词汇却有着不同的含义。但交流就是这样奇怪,当我们不想去理解的时候,能够完全曲解对方的含义,当我们想要去理解的时候,就算不知道对方再说什么也能读懂一半。求同存异多换位思考下便好,理解对方的情绪比理解这些词汇更加简单,所以才说音乐无国界,有时候甚至不需要语言只需一个动作眼神就能传达我们的含义,但如果想深入的了解对方,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搞清楚对方要表达什么,理解一句话背后的情绪比理解一句话的含义更重要,那些情绪才是我们真正的想表达的,达理避险通情,只有让对方感受到你是真的想要理解她,她才会放心心中的戒备把内心的感情融进话语里,这样才算是交流。

  12. 3408154

    @甲鱼: 我们永远无法理解他人,因为没有人能真正关心他人

  13. 3408166

    来来来,我们来黑绿教,
    古兰经里面有太多在执行上会互相矛盾的地方以至于怎么理解都对。这姑娘说经文里说强制婚姻是无效的属于她自己断章取义了,仔细找找应该能找到女性需要服从父母,服从丈夫,包办婚姻的内容。

  14. 光光
    @1 year ago
    3408174

    杭州上城区?

  15. PhillyCheeseDick
    @1 year ago
    3408181

    @甲鱼: 我只是单纯的嫌绿教徒恶心而且我不care他们过得怎样也不care你怎么想, don’t mind what I just said.

  16. 年年
    @1 year ago
    3408192

    这段婚姻不被认可➡️你在婚前发生了性行为➡️在被石头砸死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17. 吃鱼
    @1 year ago
    3408209

    想到**中国*???

  18. 李大福
    @1 year ago
    3408216

    @Pstnk: 可是现在曝光出来的童婚问题不是几个伊斯兰教大本营那边最严重吗?

  19. 光腚肿菊
    @1 year ago
    3408237

    @年年:安… 安拉阿胡吧?

  20. 奴家长得标致
    @1 year ago
    3408264

    说好的三年起步呢

  21. 3408280

    @李大福: 我说得只是这件事。要注意伊斯兰教也是有很多派别的,也有温和派和极端派的差别。只抓住极端派的例子而抹杀所有伊斯兰教,这种行为是很荒谬的。

    有些人会说:“我就是讨厌绿教,难道还不能说吗?言论自由跑哪去了?”言论自由只是说一个人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但别人也有批评他的权利,用“言论自由”来压制对自己的批评是最荒诞的行为。

    最后一点:中国人是最不应该极端化、妖魔化伊斯兰教的。看看地图就知道了,伊斯兰教在中国的面积有多大。难道你把所有穆斯林都杀光或者赶跑吗?那样做的人才是真正的恶魔。既然不能,就应当分化对待,团结温和派,孤立极端派,严厉打击恐怖主义。

    另外,不要把微小的冲突无限扩大,那样做只会把潜在的朋友赶到敌人一边。网上经常提起切糕,提起“新疆人都是小偷”,这真是很大的事吗?类似的事在汉人内部就没有吗?“千万别相信河南人”,“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东北大忽悠”,“上海人小算盘多”……类似的事情可以举一大堆,有谁把这当成什么大问题了吗?既然没有,为什么对维族人区别对待呢?特别是他们生活的土地足足占了1/6。

  22. jazzsded
    @1 year ago
    3408297

    @居秀: 涉及到宗教和少民,国外估计也是本土媒体轻易不想碰的领域,只能在小众平台发表,被更小众的国外媒体转载

  23. Singleye
    @1 year ago
    3408302

    真讽刺,ysl教在强迫别的女孩童婚

  24. 3408354

    @甲鱼: 当然没问题啊,因为不同意结婚的女人,都被荣誉击杀了

  25. dogisacat
    @1 year ago
    3408396

    @PhillyCheeseDick: @李大福:
    童婚最大的问题是地方传统习俗+贫穷,绿教不是主因。

  26. dogisacat
    @1 year ago
    3408403

    中国人被民族主义化很久了,所以对其他文化习俗的问题缺乏包容性,滴水见海,大概是国人的最大思考方向。

  27. dogisacat
    @1 year ago
    3408406

    @Liao:
    所以古代文件都是被断章取义,所以女孩最大的幸运是断章取义的是帮她的阿訇,而不是父母。

  28. 3408415

    就是說現在紐約州14歲就能結婚了?

  29. 天来
    @1 year ago
    3408419

    什么叫普世价值?一谈到这个毛粉就喷西方如何如何。
    然而却从来不会思考什么是人类真正需要的文明和价值观。

  30. 3408473

    你们聊得真开!很可惜,我小井市民就当看个新闻。

  31. alpha_boy
    @1 year ago
    3408522

    @天来 你接触过所有的186理论研究者,就可以下结论说他们没思考人类需要的是何种文明和价值观?

    像是把全国乃至全球建设成一个超级公社,所有行业的工资都工分化再合并,行业产值也都合并。然后生存所需的刚需产品计划生产,享乐所需的弹性产品按市场价调节,但是任何单一产品如果畅销,产生增值利润,都向所有行业的生产者分红,避免有效消费需求减少。

    同时,根据合并计算前的内部价值系数(或者说单一公社的内部税前利润率,生产效费比),来决定如何优化生产力配置,将滞销品的生产公社关停并转到畅销品上,以实现公有制下的市场经济对弹性产品的产量调节。

    以此来替代累进制遗产税和赠予税之类的先纵容贫富差异扩大化,然后征收起来千难万难的机制。这就是CPC主义者们构思的次世代文明模式。

  32. alpha_boy
    @1 year ago
    3408523

    至于CPC主义者的价值观,消灭剥削,按劳分配,当重复性劳动都被机械化消灭时,类似开源软件那样逐渐过渡到按需分配(但马克思说的需是指生存需求,类似低保、医保的普及化,一个人的基本食宿需求可以有自动化生产系统来满足,意外生病后可以得到基本的药物和医疗,而并非满足一个人的任何欲望,并不是说人人都可以有私人航母)。

    最终让是让人类麻省理工的劳动积极性分析实验中展现的那样,在从事创造性劳动时,以兴趣,自主权,荣誉为动力去激励劳动,而不是患得患失的为了钱而战战兢兢地劳动。

    另外,陪审团机制,随机抽样公民监督财政支出的机制也是可以有的(浙江温岭泽国镇就有),CPC主义本身就说了是科学和众裁的。

    CPC主义者有自己的普世价值和文明观念,你可以怀疑这不现实,或者难以自持什么的,但不能说他们没思考过什么是红色的普世价值。

  33. RussellBackman
    @1 year ago
    3408597

    不用看内容,就知是绿绿

  34. 猫手
    @1 year ago
    3408805

    @Pstnk: 然而你说的这几个例子都不对等,穆斯林是个宗教群体…而其他都是地域群体,而宗教传播是不限制地域的,穆斯林群体的危险分子现在有两重身份,1作为少数民族公民,2则是少数民族教徒,由于历史原因,这俩身份汉族根本惹不起也管不了,他们打你没问题…所谓温和派也管不了他们…只能坐看影响越来越坏

  35. 3409647

    @光光:

    原文应该是uptown,也就是居住区,相对于闹市区而言,”上城”估计是chinglish风格的翻译

  36. Nepster
    @1 year ago
    3409854

    @Pstnk: 他们生活的土地足足占了1/6? 搞清楚一点,新疆从来不是维族人的土地。这土地上自古以来汉族人,蒙古人 哈萨克 塔里克等等几十个民族都在这里生活。解放前所谓的维吾尔族不足百万。解放后到底是谁脑残把这块土地变成了维吾尔自治区?查查人口普查数据好么,几十年时间生生用子宫占领了这片土地。况且维吾尔族这个民族也是很多个民族组合在一起近代被人为创造出来的民族。PS维族不等于MSL。以前新疆甚至整个大西北都是佛教的地盘,如果了解大西北怎么变成MSL的地盘,佛教徒都到哪里去了(当然是被杀光了)你就知道给MSL洗地是多么罪恶的行为╮(╯_╰)╭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