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14 , 12:00

太空生活究竟有多恶心

[-]

美国宇航局对宇航员的要求十分严格但不会过分苛刻。首先,宇航员候选人的硬性要求是拥有科学学士学位、身体素质高、身高在58.5到76英寸之间。而还有一些是美国宇航局没有直说的要求。压力之下保持冷静、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在一个团队中的合作能力都是对宇航员的要求,但是有一个特殊的要求你可能想不到,那就是要有一个强大的胃。接下来的故事就会说明强大的胃是如何派上用场的。

太空中的微重力会导致很多让人作呕的状况。如果你觉得地毯上的碎屑很难清理,试试收集满天飞的呕吐物或是皮肤新陈代谢的死皮。

“你脚上结的茧会脱落,”一名叫Scott Kelly的宇航员在Reddit AMA上说。“所以,你的脚底就会变得非常轻盈,像新生儿的脚丫子。但是我的脚面变得很像鳄鱼皮一样粗糙,因为我在用牵引轨道在太空站中行走时,就是用脚面撑着。”

[-]
宇航员Scott Kelly和奥观海同志

这些漂浮的老茧就很可能会进入我们无意识地张开的嘴,这就足够让大部分人烦恼,但它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比如下面这个,在“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上发生的事情。

1981年4月,宇航员John Young和Robert Crippen驾驶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成功完成代号为“STS-1”的首次任务,不过还是碰到了点麻烦。船舱里的厕所被堵,迫使两名船员使用粪便收纳系统,在臀部连接一个带有密封条的长长的管状袋,用于储存和排出粪便。更糟糕的是,在重返大气层时,真空干燥的粪便从坏掉的膨胀起来的厕所转移到通风系统,进入主舱。就像士兵穿过枪林弹雨一样,Young和Crippen在粪便颗粒的围攻中顽强地活了下来。

[-]
宇航员John Young和Robert Crippen,微笑的背后是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粪便收纳系统在STS-1任务中带来了短暂不便,但是它们在阿波罗一号中运行正常。笨重的设备不能保证万无一失,特别是在微重力的存在的情况下。在阿波罗10号中,当Tom Stafford、Gene Cernan和John Young绕月飞行时,好像有一些“排泄物”从容器中漏出。当Alan Boyle在审查是否出现泄漏现象的记录任务时,他嗅到了难闻的味道,并把这个发现记录在NBC宇宙日记里:

“快点给我一张纸巾,”Stafford说。“有一坨粪便漂浮在空气中。”

“不是我干的,”Young说。“那不是我的粪便。”

“我觉得也不是我的,”Cernan说。

“我的粪便比这更粘一些,”Stafford回答。“快把它扔掉。”

宇航员们在太空中讨论处理粪便的细节,然后又忙其他的工作去了。但几分钟之后,“休斯顿,我们遇到一个麻烦”的呼叫又响起来了。

“又来了一坨该死的粪便,”Cernan说。“你们这帮人怎么回事?”

[-]
粪便收纳系统

多亏了先进的真空厕所和精心设计的过滤系统,逃出来的粪便不再是一个问题。事实上,国际空间站“比你家里的浴室清洁得多”,天体生物学家Kasthuri Venkateswaran对《华盛顿邮报》说道。这对于一个遇到这些事感到恶心的宇航员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本文译自 RealClearScience,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超级兼容机
4.3
赞一个 (2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