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12 , 21:00

人为什么要说脏话?

那婆子吃他这两句道着他真病,心中大怒;喝道:“含鸟猢狲!也来老娘屋里放屁辣臊!”
《水浒传》第二十三回: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

[-]

英语里的26个拉丁字母每一个都能对应一句脏话——最著名的有A**, B****, C***, D***, F***, S***, W****。问题来了:当你看到“肏你妈!”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这句话比“草泥马!”更不文明?

似乎很多人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为什么呢?毕竟你知道草泥马的真正含义,和更加直接的那句话没有什么不同。

BBC(以及译者)通过用一连串*号指代,尽可能避免在文章中直接出现脏话,但是当这句话对于故事至关紧要的时候,我们会使用无码版本。以泰晤士报为首的某些个别新闻媒体则避免自己撰写的文章中出现脏话,但对于引用他人脏话却毫不避讳。这表明提到脏话比说出脏话“文明”多了。

但是在正式探讨为什么脏话本体比用*号指代的版本更具杀伤力之前,我们先来确定一下究竟什么是脏话。

根据定义,脏话是“使人感到被冒犯的词句”。如果一个词语在经过了很长时间之后失去了冒犯的含义,那么它也不再是脏话了。但是单单用“冒犯他人”定义脏话似乎太宽泛了,我们不用脏话也能冒犯他人。例如“偷井盖”、“啥都吃”、“玩成语接龙”则是一种“诋毁”——对一个群体的贬低性词语。这三个词都会冒犯到他人,但都不是脏话。

[-]

Rebecca Roacher作为一名哲学家,向我们解释称脏字除了“冒犯人”之外还有其他一系列特征,例如带有强烈的感□□彩。她认为我们用脏话“释放情感”,“如果一个人很生气或者很开心,脏话会情不自禁地喷涌而出。脏话还触及了文化的禁忌——五谷轮回、阴阳交合、宗教信仰。”
Roacher还认为脏话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死循环:“脏话不仅仅破坏了道德准则,它就是为了打破准则而打破准则。准则不准说脏话,而说脏话是为了打破准则。”

一个词的词义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很久以前,脏话基本都和宗教有关。但是当以英国为首的天主教国家开始世俗化之后,例如 “damn” 和 “Jesus Christ” 之类的脏话逐渐式微。Oliver Kamm是泰晤士报有名的报道作者,他撰写了《普通人也能懂的英语语言史》。他认为当时脏话从宗教方面转向了有关人体秽物的字眼。“秽物也有阶级之分,主要依据是其恶心程度。由高到低分别是屎、尿、屁、唾沫,而唾沫根本算不上是句脏话。语言学上有个有趣的假设:越不干净、越恶心、带有越多病菌的秽物,说出来时越可能被人白眼。”
说脏话也的确能宣泄各种情感,甚至能减轻疼痛。把手放进冰水的同时大喊卧槽能有效延长忍受时间的极限。而且对于会外语的人而言,用母语说脏话比用外语感觉更爽,更能表达内心的情感。

除了发泄情感,脏话还有其它好处。有人声称脏话能使人的关系更加紧密——时机恰当地说几句下流话意味着这两个人或者一群人关系融洽。最近的一项研究称人们一般认为说脏话的人比不说的人更加可靠。

回到原来的问题,既然“草泥马”和“肏你妈”一样下流,为什么人们觉得后者更没礼貌?Roache认为说脏话的行为可以认作对礼仪的蓄意破坏,就像你到别人家做客的时候把鞋子放在餐桌上一样。假如你知道这会让主人很不爽,还是这么做了,这就代表你对他不够尊重。

“这其实和脏话本身的含义无关。假设某甲害怕薯片,他幼小的心灵承受不了‘薯片’二字带来的冲击。如果你在清楚他的恐惧的前提下,在他面前一直谈论薯片举报了某播,那么你就在暗示你不尊重他,丝毫不在意他的感受。”

[-]

给F***打码意味着我们在乎他人的感受,意味着我们尊重读者。Oliver Kamm表示同意,他的报纸中也为脏话打上了码。他说读者在潜意识中就认为无码版本“过于下流”。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觉得听到太多脏话很令人不安。于是花生以众人言为不善,乃临河洗耳。

联动蛋文煎蛋小学堂:英语脏话的前世今生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