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7 , 15:00

为什么原力的黑暗面非得是黑色

[-]

你很容易就能发现,在我们的观念中颜色和情感经常会有很紧密的联系。举个例子,近期上映的皮克斯电影《头脑特工队》中,不同角色代表了不同的情绪,而且这些角色根据所代表的情绪都有着独特的颜色,红色代表生气,蓝色代表忧伤。

尤其是红色,它是最能够体现它所对应的情绪的颜色之一。足球运动员会认为身着红色T恤的对手更强。并且,一项研究的确发现穿红色T恤衫的运动员更经常赢球。红色也能帮助人们集中注意力。红色能够提高人们在注重细节的任务上的表现,而蓝色和绿色有助于创造性工作。红色也是□□的颜色,男性会认为身着红色的女性更加迷人,同样女性也是这么认为男性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虽然这些联系是我们意识的一部分,但他们真的是只凭主观意识产生的吗?或者说他们是否有可能因为除了意识之外的理由而产生呢,也许和我们的生物学或者生活环境有关?

颜色并不是随机分布在这个世界上,当我们去感受身边的事物时,我们渐渐建立起了颜色和他们所象征的事物的联系。然而红色在自然界中是相对罕见的颜色。一些水果、有时天空的一角和血都是红色的。当我们生气或是尴尬的时候,我们的脸也会变红(虽然在皮肤黑的人脸上体现得不明显,比如小编我)。

但是我们生活环境中的红色好像并不能充分解释红色所代表的丰富的内涵。所以,就有理由认为这些内涵可能与生物学有关:红色意味着兴奋、激情和暴力,一些非人类的动物也认为如此。例如,当雄性山魈们(西非洲产的大狒狒)进行对抗的时候,脊间更苍白的(更不鲜红)的雄性山魈往往会失败。猕猴也会使用红色来向异性示爱。然而毒镖蛙却很少有红色的,大部分是绿色、黄色和蓝色这些鲜艳的颜色。这就表明,“红色通常象征某些含义”这样的想法仅限于灵长类动物、进化成山魈前的动物和已经进化成人类的生物。

如果说红色能够代表某些含义这样的观念是后天学习的话,那么我们有理由认为在惊险刺激的环境下,会有更多的物种将红色与一些事物相联系。例如,我们可能可以看到所有有毒的动物都是红色的。(红色在一些动物看来确实是一个警告色,例如毒蛇,但是红色的动物并不常见。)具体而言,如果红色确实是灵长类动物之间交流的警告色,那么它所引起的联想就是天生的而不是任意的,那也意味着红色很可能被其他颜色取代它所能够引起的联想。

[-]

白色和黑色之间的区别是最初始、最显而易见和情感反差最大的两种颜色,并且我们周围环境中的黑色和白色所引起的联想也是更清晰的。这表明白色和黑色所能够产生的联系可能可以不断形成,那也就是说,我们可能天生对白色和黑色有特定的反应,当我们不断长大,受到周围环境的耳濡目染时,这种对黑和白的感受就会不断加强。黑色是令人恐惧的,因为它阻碍了我们视觉这一主观感受。所以,通常消极的情绪都会自然地联想到黑色,就像灵长类动物会用红色作为警告色。如果说一种语言只能用两种颜色来表达,那么一定是白色和黑色。

在一个实验中,人们要大声地说出他在屏幕上闪过的单词。形容不道德的单词(如“贪婪的”)如果是黑色的话,人们通常会说的更快,同理,一些形容道德的单词是白色的话,人们也会说的更快——这快到他们无暇思考。这表明人们下意识更容易把道德和白色联系在一起。

所以,小说和宗教通常会顺应人们的思想用白色和黑色与善恶联系在一起。黑色就与疾病、恐惧和邪恶相关联,也许这就导致一个后果,对我们人类而言,夜晚比白天更危险。我们文化中一个比较特别的观念就是用白色象征死亡,这样的观念能够给死亡赋予更多圣洁以及完成一个生命周期的内涵,而不是失去和悲伤。

老鼠是夜间活动的,他们在白天更加脆弱,他们害怕光而偏爱暗处。如果老鼠有宗教信仰,那么他们的上帝大概会说:“要有暗!”

创1:1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创1:2地是一团光球。亮光灼目。上帝的灵运行在火焰上。
创1:3上帝说,要有暗,就有了暗。
创1:4上帝看暗是好的,就把暗与光分开了。
创1:5上帝称暗为昼,称光为夜。有早晨,有晚上,这是头一日。
——《圣经·创地洞》

本文译自 Nautilus,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阿肥好棒棒
4.2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