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7 , 00:09
38

经济平等化的推手:灾难

本文为经济学人文章翻译,书评择要
书名:「平等化推手: 暴力和不平等的历史」Walter Scheidel 著

译者:森羅

[-]

难以想像1930年代的「大衰退」可以被当成一件令人安心的事件,但当它出现在这本书中时,却会为读者带来一刻的安心。「大衰退」作为一个特例被作者纳入书中,因为史上没有其他经济危机可以实现同样的结果——实际工资增长和富人收入的下降,降至一个低得可以有力地改善经济不平等的地步。的确「大衰退」带来很多悲剧和惨况,但它没有导致成千上万人的死亡,这是它是一个特例的原因,也是它令人安心的地方。

愁云惨雾的「大衰退」在这书中却是一个令人安心的桉例,可以想像到书中其他桉例的惨烈。作者Walter Scheidel 是历史学家,他在维也纳出生,现在于斯坦福大学任职。他把其他作者诸如Thomas Piketty, Anthony Atkinson, Branko Milanovic等对近年经济不平等恶化的讨论放到历史背景之中去研究,去探讨历史上,在什么情形下才可以改善经济不平等。

作者整理了大量学术文章,从石器时代开始进行调查,他发现经济不平等在各国是一个普遍现象,在历史上多数时间也保持在一个高水平,或呈上升趋势。这是因为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之间的相互支持,而两者也会传给下一代(译注:因此导致社会阶级的固化)。他们并不会如一些人所言,有自我毁灭的倾向。

根据这调查,作者总结历史上只有四种事件可以导致大规模的平等化:大规模瘟疫和传染病是其一,像是中世纪的黑死病改变了在欧洲土地和劳力的相对价值。第二是国家和经济系统的完全崩溃,像是中国的唐朝的灭亡和西方的西罗马帝国的分裂。当所有经济活动停摆时,富人总是会损失最多。第三是牵连整个社会的大革命,像是俄国1919年和中国1949年的革命。最后是大革命在20世纪同气连枝的兄弟:总体战争。

然后这就是全部了,至于其他事件,经济危机加剧经济不平等的时候和改善经济不平等的时候一样多,政治改革是最无效用的,因为它们通常是以均衡有政治权势的强人和有经济能力的富人之间的权力为目标,而不是针对无钱无势的平民。土地改革,债务减免和解放奴隶亦不大可能对促进经济平等有太大的帮助,不过如果它们越是暴力,就越有可能有帮助。然而,除非是极大规模暴力,否则暴力本身不会促成经济平等,正如作者所写:「历史上大多民众动乱都对促成经济平等毫无帮助。」

书中最精华的部分,也许是作者细心收集的证据揭示总体战争是西方社会经济不平等在1910到1970之间大幅改善的根本原因(虽然1930年代的「大衰退」不寻常地帮上了忙)。总体战争要求全体社会作出牺牲和贡献以最大化地调配社会资源以应付战争,这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理由去威逼富人奉献。

所得税和财产税在两次世界大战时期大幅上升(在美国,对富人徵收的所得税在1944年达至最高的94%,财产税则在1941年达至最高的77%)。战争带来的物理性毁坏及战后的通货膨涨亦有效地消灭了富人的财富。与之同时,战争也令更多国家参加商贸联盟——这个和战争有关的因素帮助西方社会在战争后保持一个较低的经济不平等水平,直到其在1980年代再次上升为止。

20世纪亦是一个民主化的年代,在世界各地更多的人民参与到政治活动之中。但作者认为这趋势也是总体战争的后果。他跟随採纳社会学的创立人之一,马克思.韦伯(Max Weber)的思想,认为民主是精英阶层,为了寻求平民阶层在总体战中的合作而付出的代价和妥协,因为总体战合法化/合理化(legitimize)了深入的经济平等。基于Daron Acemoglu及其同僚的着作,作者发现在除了总体战外的其他时候,民主并无助改善经济不平等(一个可以和20世纪对照的例子是古典时代的雅典,那时雅典是民主政体并有低水平的经济不平等,而这是建基于古代海战大规模动员的需要)(译注:在希波战争中取胜的雅典成为提洛同盟的盟主,在伯里克利的领导下,迎来雅典民主体系的全盛期,直至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败给斯巴达而没落)

在未来,由灾难带来平等化的可能性不大。传染病(译注:如近日的寨卡和伊波拉)是确切的威胁,但当今不大可能发生可以和黑死病相提并论的瘟疫。全面的革命和经年累月的大规模战争也不大可能发生。在此之上,自工业革命以来,如无视经济不平等,普遍社会的财富是增长了,而在过去数十年间,全球不平等亦有所改善。

这些一般而言是好消息,但对想看到经济不平等被大幅度改善的人来说却不是。虽然作者认为再分配政策及赋予劳工权力在改善经济不平等上是无用之举,但最少这不会造成什么伤害。而虽然它们不可能改变不平等上升的趋势,但却有可能可以减缓其上升的速度。而这些方针也有机会成本:如果这些和平地减少经济不平等的方针被证明是不可能而不被实行的话,进步主义者也许会用其他激进的方法去达成自己的诉求。

尽管如此,本书基于历史证据,认为和平地减少经济不平等是基本上不可能的,而对未来总结出两个可能的方向。第一是理解历史环境的改变,如作者所示,20世纪和之前的世纪很不一样,可能在我们这一世代,我们会经历一些史无前例的重大改变,使我们可以(或不可以)找到一个新的,更和平的方法去和身边的人/国家共处,例如,经济价值稳步上升的人工智能决定它们不要为人类所有而要自我解放,这种等级的重大改变。

另一可能性是,有些人会认为为了建立新的乌托邦,文明的崩溃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代价,又或是单纯的想见到世界的毁灭,一些个人或小团体可能想用核子或生化武器对世界带来过去无法想像的大规模暴力。也许财富会不可避免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但破坏的能力不会。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欢迎翻译economist · 节操收割机
4.7
赞一个 (20)

+1

  1. 你好我爱你
    @1 year ago
    3398313

    说得很好,是这样,想看这本书了

  2. 你好我爱你
    @1 year ago
    3398316

    说的对,很难很难了,经济只会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3. 商周知
    @1 year ago
    3398318

    是的,经济平等化是一场灾难

  4. Poorardo
    @1 year ago
    3398335

    也许有一天,人们会把遗产税订为百分之一百,然后把这笔钱建成基金,平均分配给每一个新生儿,用于他们的教育、卫生、医疗等等。
    我认为从理论上这种方法是站的住脚的,只是目前来看实行起来难度极大。

  5. 龙吟铁布衫
    @1 year ago
    3398336

    现有的经济体制下总会出现财富的马太效应,经济不平等总是加剧,改革无用,革命和大规模战争才有用,真是令人悲伤的残酷现实

  6. fosidea
    @1 year ago
    3398373

    反对大锅饭,鼓励有序竞争,能者多劳,多劳多得

  7. 3398388

    @Poorardo: 身体恶化后把资产直接转移给信得过的子女不就行了,就算不让转移,全卖了买房写子女名字

  8. 3398389

    @Poorardo: 事实上,如果没有任何办法留遗产给后代,老了以后谁tm存钱,全部花光光

  9. 3398405

    所以电影里哪些为了重构秩序而谋划大灾难的反派,其实是应历史发展需求而生 的?

  10. 游客
    @1 year ago
    3398412

    @fosidea: 可是现阶段竞争既不平等也不有序

  11. 游客
    @1 year ago
    3398415

    其实也没有那么悲观,当人富裕到只要到小康水平后基本上的再追求就是财富的安全感。越是真正意义上和谐的社会人们越没必要为那种拥有财富的不安全感去发奋的钱滚钱。。。(瞎扯ing)

  12. 3398448

    看来人类下一次补完得靠核战争了,瓶盖别丢啊

  13. dogisaat
    @1 year ago
    3398451

    @qler:
    反派最大的问题是忘了自己本身的目标,最后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在他们争斗的过程中,为了他们的目标而牺牲了当初的目标,最后成为不折不扣的反派。本来厌恶特权,自己却成为了特权份子。本来反对剥削,结果也变成了剥削者。为了对抗战争,结果引发出更大的战争。

  14. 3398456

    想知道这幅画叫什么名字

  15. 3398458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了

  16. Poorardo
    @1 year ago
    3398460

    @YY: 有难度,但不是绝对不可能。欧洲有一段时间实行的是男嗣继承制,再加上一夫一妻,很多贵族没有儿子,最后遗产不能留给妻女,而是都要继承给远方的男性亲属。(如傲慢与偏见)

  17. dadamon
    @1 year ago
    3398468

    所以那时候就都去宇宙或者海底殖民续命了hhh再做个大蛋糕大家分

  18. messiaaah
    @1 year ago
    3398495

    @Poorardo: 所以他们的解决方式就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女儿留点嫁妆?

  19. Solatrader
    @1 year ago
    3398536

    @Poorardo: 这是破坏代际传递和阶层固化的最有效手段,而其背后的本质,或者说实际上要完成的社会改造是家庭这一社会单元的彻底瓦解,不仅是后辈无法从直系长辈处得到超额利益,同时父母辈亦无法从培养特定的后辈中获得超过其他同辈人的利益。虽然我觉得这是人类进步的必然,但当前来看是完全反生物性的╮(╯_╰)╭

  20. 哎呦哇啦
    @1 year ago
    3398547

    电影里的大反派们都是这么想的

  21. 3398559

    @Solatrader: 动物强调的是个体的强壮,因此积累父辈的优势是有利于生存的;而人类的优势在于智慧和协作能力,这个有时候就不那么像父辈了,比如说毛将军。。。所以消除父辈积攒的优势,对全人类来说反而是有利的。

  22. 挣脱地平线
    @1 year ago
    3398578

    @Poorardo: 然后所有人都不劳动了,专心繁殖

  23. 天来
    @1 year ago
    3398590

    人类的智商跟社会的文明程度完全不对等。

  24. 男人的味道
    @1 year ago
    3398636

    很多东西并不能用经济或者财富去衡量。

  25. 3398638

    这书哪里有卖?

  26. aesopm86974
    @1 year ago
    3398649

    這書的書名應該是The Great Leveler: Violence and the History of Inequality from the Stone Age 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by Walter Scheidel,但我想現在應該沒有中文版吧

  27. 3398653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28. 龙卡八九
    @1 year ago
    3398675

    全都降为赤贫,这种平等谁想要

  29. Cavities
    @1 year ago
    3398680

    从生物应激性的角度来说 这个是不正常的,完全平等等于对经济完全没有刺激,生存是不可能不消耗资源的

  30. 宫脇奈奈见
    @1 year ago
    3398723

    蛤蛤,说明有效促进经济平等的唯一方法就是把高个子的头盖骨给削了

  31. 猫手
    @1 year ago
    3398898

    这作者活得真久…石器时代就开始研究了

  32. alpha_boy
    @1 year ago
    3398951

    @YY 早就有针对你这种思路的累进制赠予税了。现在流行的逃避这俩税的办法是通过创办慈善组织,宗教组织等理论上可以合法避税的组织,再让自己的子女或亲属在里面当董事的方式逃避累进制遗产税。

    或者是把专利申请到离岸群岛上逃避累进所得税。

    ……富人不存钱是好事啊,就是因为富人喜欢存钱,无法在收入超过普通人千倍万倍时消费也达到普通人的千倍万倍,消费萎缩才导致工业文明村在经济危机啊~~累进制遗产税和赠予税本来就是要促进消费的。

    其实还有累进制财产保有税呢,就是买车买房后年年要交保有税(其实相当于普通中产的车子、房子都是国有的,要交租金,或者说地权、路权使用费,现在主流工业国家早就是变相国有制了)。
    ————
    大家都返回赤贫在大家普遍是中产小资时当然可怕,如果多数人已经是赤贫,能让少数资产垄断所有者变赤贫,恐怕多数人连生命的代价都可以付出的!那时候多数人本身已经一无所有,连死都不怕,还怕啥?譬如KMT时期要用1麻袋钱换1麻袋米的时候。

  33. alpha_boy
    @1 year ago
    3398953

    这文章里居然认为AI造反是人类和平获得扁平化社会的契机?人类不和人类开战,和AI开战,不也是战争么?晕菜。

    马斯克和比尔·盖茨说的向拥有机器人的企业主征税,给失业的人发低保,这还差不多。

    不过更有可能出现的是3小时工作制吧?只有尽可能提高工人收入,降低最长劳动时间,才能确保每个人都有一定能力去消费,才不会有有效消费需求萎缩型的经济危机。

    能源危机靠页岩气、核聚变、戴森球之类的来解决;资源危机靠细菌采矿,开发深海和太空采矿来解决。
    ————
    麻省理工MIT的一项研究展示,人类对于创造性劳动的积极性,是靠自主决策权,荣誉感,成就感来支撑的,例如开源软件,WIKI百科的制作者都是志愿者,没工资的。

    只有重复性劳动才需要靠工资收入来激励劳动积极性,克服厌恶感。创造性劳动给予过高的收入时反而会让劳动者患得患失,减弱劳动积极性,毁灭灵感。

    所以可以得出一个推论,社会福利(低保系统)可以让所有人都过上类似今天中产收入水平的生活,且重复性劳动都被机器人消灭时,人类就是靠兴趣维持劳动积极性的。其实就是各尽所能。
    ————
    另,马克思说的按需分配是说当一个人受伤、生病,或者加重子女较多时,那么生产力达到一定水平的社会会给予他超过劳动收入所得的回报来维持其家庭成员的生存,其实这个需就是低保、医保、工商补助……而并非无限满足一切欲望。这是比利时一个教授看了马克思全集后给出的解释。

  34. 朝鲜央行行长
    @1 year ago
    3399311

    据我所知有一种和平推进的方法:废除现有货币,换新的货币

  35. 朝鲜央行行长
    @1 year ago
    3399316

    特别是未来拥有电子货币后,废除换新更加容易

  36. 朝鲜央行行长
    @1 year ago
    3399322

    @alpha_boy: “不过更有可能出现的是3小时工作制吧?只有尽可能提高工人收入,降低最长劳动时间,才能确保每个人都有一定能力去消费,才不会有有效消费需求萎缩型的经济危机。”

    消费缺的是钱,不是时间

    “麻省理工MIT的一项研究展示,人类对于创造性劳动的积极性,是靠自主决策权,荣誉感,成就感来支撑的”

    没钱没自主决策权,而成就感和荣誉感不可能量化,随着时间流逝很容易就会淡化,而金钱不会

    “只有重复性劳动才需要靠工资收入来激励劳动积极性,克服厌恶感。创造性劳动给予过高的收入时反而会让劳动者患得患失,减弱劳动积极性,毁灭灵感。”

    你可以看看为社会无私贡献的特斯拉,看看是收入让他失去灵感还是贫穷,看看他的晚年

    “马克思说的按需分配是说当一个人受伤、生病,或者加重子女较多时,那么生产力达到一定水平的社会会给予他超过劳动收入所得的回报来维持其家庭成员的生存,其实这个需就是低保、医保、工商补助……而并非无限满足一切欲望。这是比利时一个教授看了马克思全集后给出的解释。”

    首先,你或者马克思对劳动的定义存在很大的问题,其次需求如何衡量?如何量化?

  37. 3399604

    @YY:
    的確人是自私的,會想辦法找漏洞。不過不可能那麼輕鬆,這類資產轉移政府當然會禁止。
    再說,家庭制不是必然,重要性比古代底了很多。以前一個大家庭基本住同一個家;現在結婚後都會出外組新家庭。以前農民種地不需要離開家,現在都會外出到獨立的公司。以前小孩都留在家裏,現在每天8小時上學,甚至住宿,一周才回家一次。脫離家庭還避免了孩子被不合格的父母養育。
    把所有資產花光也不過貨幣流到其他人手上,只不過自然資源耗快點而已,對社會經濟大致無害。

    @挣脱地平线:
    對發達國家來說跟現在沒分別。發達國家福利多到生育就不需要工作,也不見得人口增加多少。現代女性可不願意為了後代搭上自己的前途和身體。

    @朝鲜央行行长:
    一來可行性低,還不如政府印錢增加通漲。
    二來資產階級擁有的不單是錢,還有資產;結果是只有錢又不懂投資的中產才會受影響。

  38. 无头女尸
    @1 year ago
    3399801

    最后一句:穷人真的有很大破坏的能力吗?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