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6 , 23:21

中餐,我想不出比它更恶心的食物

[-]
本文作者Jason Kessler,记者、作家、著名运动人士。以下是他的一篇博客。

我的家人和朋友们对我很失望。有人觉得我应该去当治病救人的医生,或者,至少可以在电视上演个医生,他们失望不是因为我选择当职业喷子,他们失望是因为,我的罪过更大:不喜欢中国菜。

十多亿中国人民,我在这里给你们说声对不起,但我真的没福气享受中华文化饮食。我知道中餐根据地域不同分为许多派别,是经过了几千年来不断演化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和我们外国人吃的单一种类的中餐,那种美式中餐根本不是一类东西。不,我都不想去接受中餐的真正意义,因为我太讨厌。是,我的话有点冲,有点不理智,我都承认,我就是不喜欢。提起中餐我恶心,从来都恶心。

中国的朋友们,我的读者们,在这里先说声恭喜发财。新年快乐!下面的内容你绝对不会喜欢,所以可以不用往下看。

对于要举办家族聚餐的消费者,中餐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买回来就吃不用再加工,大家尽可以互相换着吃。但你让我吃中餐,等于对我用刑。我记得小时候全家出去吃中餐,我不想吃中餐,所以我就让我爸爸在附近一家热狗摊停车。那天我全家人举着筷子吃着中餐,唯独我一个怪小孩吃着热狗。

要真把中餐放到我面前,我必然是如下反应:

别!我不要酱汁!求你了,拿走!这东西黏得跟玉米淀粉有的一拼,比粘胶还恶心,你让我吃?只有两种颜色,每种都很像体液!这是人类能想象得到的最具视觉杀伤力的东西。

你看看那些肉。你别觉得我带有色眼镜看中餐,我就是觉得,所有我尽力去尝的中餐,只要是荤的,蛋白质吃起来,全部很可疑。牛肉硬梆梆,没有一点味道。鸡肉?中餐馆的鸡肉没有一点鸡肉的样子。还有虾,好像被威利·旺卡的缩小炉加工过一样。鉴于以上种种:我绝不吃中餐。

虽然很可惜,不喜欢中餐的我错过了无数次饭局。我的犹太裔兄弟们嘲笑我。圣诞节的时候,为了能不吃中餐,我宁愿两顿都吃电影院爆米花。偶尔会想尝尝广式茶点,不过最后都没有吃。尽管我住的地方离全美最大的华人移民社区只有不到80公里,我还是无法克服最中餐的精神障碍。

我喜欢接受别的文化,我试着去喜欢吃中餐,但我办不到。我不想去左宗棠的军队里当兵,并且我觉得陈皮鸡根本就是恶搞法式香橙烤鸭。或许哪天我早上醒来,会想尝尝中餐馆的葱爆牛肉。我还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长高了……哪个会先发生呢?

最后,至所有看到这里的人,新年快乐。我饿了,热狗在哪儿?

本文译自 Bon Appetit,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admin · 树下麦浪 · MNO
1.9
赞一个 (3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