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5 , 00:02

人性的阴暗面

[-]

是否人皆可以为恶魔?我们总是自然地认为恶行必当出自恶人之手。但想想,任何人,甚至一个毫无争议的好人,会做出恶魔行径么?

我所说地恶行,不是指哪些简单普通,人人都有意无意做过的坏事,像是偶尔的撒谎或冒犯其他人。我说的是真正的恶魔,造成了无可弥补的伤害或是夺人性命。他们以肤色、以种族、以宗教为分类,伤害、迫害、杀害,几乎要覆灭整个群体。在过去的100年间,种族灭绝式的杀戮重复上演。

我的问题是:这些恶行只可能是确确实实的大魔头所为,还是说每个人都会如此?

这是Stanley Milgram(1963年)在他关于“服从权威”的研究中提出的基本理论问题。Milgram试图理解大屠杀这一人类行为。他在文章的开篇谈到这样的事实,“从1933年至1945年,数百万无辜的人被下令残杀”。他写到这些命令“最初源自某个人的意志,但只有众多的人遵从命令才能如此大范围的实施”。

在我写作这篇帖子时,珍珠港事件和美国宣布参与二战都已经过去75周年。1月27日是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是为纪念数百万惨死于纳粹手下的犹太人和其他百姓。二月刚刚过去,而在75年前的二月,罗斯福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拘留有日本血统的民众。拘留日本裔的事当然没有演化成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式的事件。我在此列举是为了说明有时候普遍公认的好人也会作恶。无辜的人被捕入狱,失去自由,只是因为肤色或种族背景。众多的好人们只是盲目执行命令,服从权威。

Milgram对此加以研究,一个正常的善良的人怎么会遵从命令伤害其他人?实验中,一名参与者与实验人员见面并被安排与另一位参与者合作。实际上另一位参与者与实验人员是一伙儿的。整个实验名义上是研究惩罚机制对学习的影响。参与者被指派为老师角色,实验人员的同伙为学生。学生待在隔壁的房间里,并且被绑在椅子上,手腕上也被缠上了电极。老师的具体任务是给学生记忆几组单词。学生一旦答错,实验人员就要求老师给学生一次电击。电压从15伏至450伏逐渐增加。电击开关边贴着标签,包括轻微、中等、强、很强、有危险,严重几个渐增的等级。最后两档只是简单标记着□□。当老师施加电击,开关所在的面板会有鸣笛声。有些版本的实验中,只有加300伏电压达到20次才有鸣笛声。当然如此高的电压之下,学生此时早已作声不得只是撞击着墙面求饶。在另一些实验中,随着电压加强,学生会做出一些预设的反应,75伏时,开始连声抱怨;150伏时,要求放开他;180伏时,已经难以忍受了;300伏,学生已然无法回答问题,随电击可以听到撞击墙壁的声音。参与者被告知,学生如果不回答也算是错误,需要继续惩罚并提高惩罚力度直至450伏。如果有人表示疑虑,实验人员坚持表示没问题,请继续。

[-]

这里要澄清一下,实验中的学生没有真的受到电击,这是实验中的一个把戏。欺骗参与者,增加参与者心里负担,这类心理实验在道德上可否接受,本身就仍然是大家争论的话题。

但想象你就是实验中的一员。你会何时住手?你觉得大部分人会何时住手呢?那些听从命令一直把电压加到最大的人占多少比例?你可以先估计一下再继续看下去。

Milgram也常常会把这项实验的基本设计描述给别人听,问他们同样的问题。有多少人会按指示一直把电压加到最大——450伏,明显对人有害,电到人无法出声的,所谓的□□档。大家统统表示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残忍。同样的问题问心理学导论课的学生,这个比例从0%上升到3%。再问专业的精神科医师,他们估计的是教师会在学生抱怨个10次左右的时候停下来。平均来说,专业人员认为也只认为会有1%的人按命令执行到底。大家普遍觉得没人会下如此狠手。

正因如此,实际的实验结果非常的重要而具有争议性。实际上,没有一个测试者在学生第一次要求停止时住手;没一个人在学生疼的大叫的时候就此罢手;少数几个人加300伏20次后停手——其时学生已然不能回应只能敲击墙壁。但这个比例也只有12.5%。大部分人都继续了实验,最终,可怕的,有65%的人持续到了最后。

呵!你不用再从街头混混中去找寻那些会犯下暴行的坏蛋了。魔鬼住在每个人的心里,伺机而动。有时候,善良的人也会手染鲜血。大屠杀的幕后推手不一定是恶魔。下令逮捕日本裔的也不是个凶煞之人。参与这些事情的大都是人模人样的凡人啊。

你还应当注意到,Milgram的实验条件不是很强,参与者没有受到任何威胁。适时住手不会丢掉生活中的饭碗,拒绝按下按钮也没人去威胁他们的家人。参与者事后都强调他们在实验中一直在表达对学生的担心,多次询问该不该停止。但在实验人员淡定的要求下,他们就继续了实验。

包括Milgram在内的许多人都试图理解人们这种服从的特性。下面我列举几条Milgram觉得重要的。首先,参与者遵循指示变得全心投入到一项任务中。这好像就是Hannah Arendt所说的“平庸之恶”。恶魔就潜藏在人们仔细地执行命令,把每一小步准确的完成之时。Milgram指出,人们轻易将自己的道德标准屈服于权威。从事一项工作时就会专注于把事情做到最好,而忽略整体的道德性。更重要的一点,参与者开始觉得学生受到电击的惩罚是他们自找的。他们认为学生是怪胎,是毫无价值的人。想象在一个环境中总是强调某个群体是异类是威胁,人们就会自然的接受发生在这群人身上的悲剧。

如果你想遏制心中的邪念,不想做一个简单遵从命令的傀儡,那就必须打破这种处境。你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保持一个宏观清醒的认识而不是囿于狭隘的眼前小事。你要保持自己的民族责任感。要记得,人人有权利追求平等而合理的对待。对抗心魔的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心存慈悲之心了吧。怀抱求同存异的原则,应该可以帮你在妖魔化对其他个人或团体的舆论中保持清醒。

我不认为Milgram关于服从的研究只是一堂历史课。它不仅和大屠杀有关,比如其他种族灭绝事件,比如前面说的拘留日本人的事。服从权威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我告诉学生是为了防止历史重演。我写下来也是让自己牢记。了解Milgram的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浑浑然,也许某天你就陷入了遵从权威违背自身道德准则而不自知的境地。

[-]

最近,我常常思考此事。我看到了各方对叙利亚难民危机的反应。我了解了很多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如何描述和对待那些无证移民、穆斯林以及其他来自别处的人。我们也许可以从过去的研究中获得一点启示。

Milgram1965年的手稿中总结道:

实验结果令作者深感不安。这意味着,人性——莫如说美国社会教育出来的公民品质——在面对残忍的权威给出的冷血和不人道的命令时,非常靠不住。相当一部分的人只是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令出权威,便不顾具体内容;令出自合法领导人便舍弃良心。如果在这个实验中一个无名之辈就可以命令一个成年人对一个另一个中年人下狠手,无视其抵抗求饶,施加极为痛苦的电击,那么可以想象,一个政府,一个拥有巨大权威和声誉的政府可以命令他的国民作出何等行为。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样一个邪恶的政治机构会不会在美国出现呢?

如果你对Milgram的研究有兴趣的话,已经有相关的电影了,强烈推荐电影《实验者》(2015)。

本文译自 psychologytoday,由译者 dingd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5): 2112 · 金星B · 发仔记 · 蛋黄酱和草莓 · 游游游客
3.7
赞一个 (3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