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4 , 13:00

史海钩沉:被遗忘的王牌飞行员

这篇文章继续小鱼儿讲故事系列,为大家带来历史上的那些不知名的吊人

讲故事前还是给大家看一张照片

[-]

这张照片的牛逼之处在于,右边的飞机是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驾驶的喷火战斗机,左边的飞行器不是飞机,而且第一代元首的无人攻击“导弹”——V1(飞弹)。这时的飞行员,不是使用机枪来摧毁V1火箭,而是使用自己飞机的翼尖来“挑翻”飞行中的导弹!这些伴飞导弹的空中王牌,是战争后期被忽视的王牌。今天我们就要说一个王牌中的王牌——约瑟夫·贝利。

在二战经行到1944年中的时候,战争的天平已经开始往盟军这一边倾斜。为了用仅剩的科技力量挽回颓势,元首开始大规模使用之前从未出现的武器。6月13日,一个飞机形状的物体,火光带闪电从一条长长的铁轨上滑跃起飞,在短暂加速后,自带背景音乐飞到了英吉利海峡上空。10分钟之内就跨越了大英帝国的天堑,在英军雷达上一扫而过,准确打中了伦敦近郊贝斯纳格林。剧烈的爆炸当场炸死6人。

这就是第一代巡航导弹V1的出场秀。

虽然在战略上取得成功——心理上给了英国人巨大打击,从战术上来讲,V1导弹的出场秀成绩不理想。10发导弹,6枚坠毁在海峡里,3枚偏离目标,只有1枚产生战果。但是相比起每次战斗机空袭的损失,这一点技术上的失误可谓微不足道,毕竟一枚V1导弹的造价只有一辆坦克的1/20。

[-]

英国也不能干坐着,1944年6月的第二战场刚刚成功开辟,自家后院就着火,从心里上和战略上都不是好的征兆。不过相对于德国飞行员的损失,英国在之前的不列颠空战里培养出了大量出色的截击机飞行员。既然没有德国轰炸机可以打,V1导弹自然而然就成为他们的拦截任务了。

话说的容易做起来难。虽然V1导弹没有后来V2导弹的速度,在巡航时候的时速也有550公里,末端突防速度更是高达644kmh。而当时英国主力战机“喷火”和“飓风”的最高速度,都只有580和511kmh,因此能拦截的时机只有在海峡上空巡航的6分钟。为此,这些拦截机必须经过特殊改造,保证在这关键的6分钟里,速度能随叫随到。

改装的步骤一般就是拆掉多余的装甲,减少机枪的数量,降低载弹量,半油出航,重新调整引擎。甚至有飞行员洗掉多余的涂装,磨光机翼,连不必要的仪表都让地勤拆掉。刚刚研制成功的英国“流星”战斗机也被从测试基地拉出来,匆匆装上机枪,送上拦截V1的前线。

一开始,飞行员们还使用战斗机互怼的方式击落V1:观察到敌机后,让V1导弹超过飞机,占领机尾有利位置,追上去进入机枪射程,再击落。后来发现这个方法不靠谱,第一是效率太低,V1导弹的受弹面小,很难击中。第二是不论是否击中,V1导弹的尾流会给战斗机造成很大的影响,飞行稳定性都难以保持。第三,击中战斗部造成的爆炸,会给后面的战斗机造成极大的损伤。最开始拦截的6个星期内,已经有37架飞机受损。

飞行员们最会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经过好几个星期失败的案例,皇家空军的飞行员们开始发现,V1导弹的制导系统的调整幅度不大,特别是陀螺仪的控制范围,稍微大一些的气流就能使其紊乱。所以飞行员们直接加大马力,飞到导弹前面,用自己的尾流来影响导弹,使其失去平衡坠毁。更有大胆的飞行员,直接飞到这个800公斤的大炸弹旁边,用自己飞机机翼,从下往上挑翻V1导弹。只要超过20度的侧倾,V1导弹的陀螺仪就不能工作了,导弹也就只会一头栽下去。

[-]

说了这么多背景,该谈到今天的主人公了——击落60枚V1导弹的皇家空军少校,约瑟夫·贝利。

约瑟夫出生在1920年的2月28日,一个靠近达勒姆郡的矿产小村庄。后来家人们搬去英国陆军重地诺森伯兰郡,在那里他接触到了很多有关飞行和军事的知识。在他12岁的那年,当时英国著名的 Cobham飞行马戏团到当地表演,他有幸成为为数不多被 Cobham选中坐上飞机的小孩之一。16岁从学校毕业后,他便迁移到诺丁汉郡,得到当地税务局的工作。在这里工作了两年,遇到了他后来的妻子,Joyce。

1939年二战全面爆发,德国在闪电战中席卷欧洲大地,战火逐渐烧到了英吉利海峡。时年20岁的约瑟夫怀着一腔热血参加了英国皇家空军,军号1177137,部队是第九飞行后备连,训练方向是飞行员兼导航。经过两年的约瑟夫在1941年8月被编入第256飞行中队,驾驶无畏战斗机,负责夜间护航和拦截任务,军衔中士。在同年11月4日的一次夜间训练中,他和同伴Williams中士的战斗机出现油路故障。Williams在4700英尺处跳伞,溅落入海溺亡,约瑟夫操纵飞机到陆地上空,于2700英尺跳伞,成功获救。此次事件表现出约瑟夫在紧急情况下的事件处理能力出众。

[-]
训练队里的约瑟夫,右起第三

1942年一整年,约瑟夫所在的第256飞行中队都在不断轮换驻地,知道12月末才被通知准备驻守海外。1943年1月30日,经过几轮转场,约瑟夫和153飞行中队的同伴们,把新换装的布里斯托Beaufighter多用途战机飞到了北非。在这里,约瑟夫和无线电操作员华生被调派至153飞行中队。

北非战场没有多少和纳粹空军交战的机会,大多是配合地面部队进攻,或者武装巡逻。约瑟夫在1943年的大半时间都是和无线电操作员华生一起凝视夜空,或者给飞往意大利的轰炸机护航,总是没有一次机会可以给他们施展拳脚,直到1943年的9月8日,约瑟夫在那不勒斯上空拿下一血,击落了一架落单的Ju-88轰炸机。两天后的9月10日,他又击落了一架ME 210战斗机,还是在那不勒斯上空。不过这一次,他的飞机在狗斗中严重损毁,不得不跳伞。同年10月23日,换装新飞机的约瑟夫又在一次武装巡逻中拿下一架Ju-88。

约瑟夫的出色战绩,使得他在1944年3月被授予“杰出飞行十字”,官至中尉。也正是他出色的飞行技巧,他在同年调往本土拦截部队FIU。这支部队是英国皇家空军先锋中的先锋,主要负责拦截来犯的轴心国轰炸机,在不列颠战争中浴血杀敌,锻炼出了一群技战术素养超群的王牌。

[-]
256飞行中队的约瑟夫,左起第七

在拦截部队,约瑟夫驾驶的是霍克·飓风战机的改型——Tempest。这一款飞机和之前的飓风战机相比,增加的发动机功率,改变机翼形状,减少重量,是二战中最快的螺旋桨飞机之一,还拥有着绝佳的低空机动性。用这款战机拦截V1导弹,最佳时间是在晚上,因为V1导弹的脉冲发动机非常原始,噪音巨大,在夜空中相隔10英里就能听到,尾部的火焰在更远的地方就能被飞行员发现。而夜间战斗正好是我们主人公的强项。

6月28日,约瑟夫和V1导弹第一次打照面。尽管当时天气不佳,还是在临近日落的黄昏,他却能使用危险的追尾战术击落两发V1导弹。第二天,又打下一枚;第三天,一晚上他击落三枚V1。不过在7月开始的第一天,他使用追尾战术时距离V1导弹过近。爆炸的战斗部使弹片四射,强烈的闪光在黑暗的夜空中把飞行员致盲。约瑟夫在一晚上没有躲开两个爆炸V1的残骸,无数的破片撞击到他飞速前进的飓风战机。引擎被打坏,操纵舵面卡住,他费劲力气才把没有动力的飞机对准Newchurch基地航向,慢慢滑翔,慢慢降低高度。因为没有动力,每个小操作都要注意空速和角度,降落的机会只有一次,何时放下起落架也没有重来的机会。就是这样的状况,约瑟夫硬是把超速降落的飞机砸在跑到上,停在跑道尽头几米的地方。

[-]
255飞行中队,约瑟夫是中间一排右起第二

随后的几个星期里,和约瑟夫一起作战的兄弟们都一一离去,要么是在追击V1导弹的时候失控坠毁,要么是在夜间起飞时迷失方向飞入海中,还有一个队友因为天气原因,和同队的“蚊”式战机相撞,重伤退役。所以在7月中之后,整个Newchurch基地里面能升空作战的只有约瑟夫一人。

7月23日,约瑟夫在一晚上击落了7个V1导弹,创下了一次性击落V1导弹的记录。四天后的一次出击中,他看到一枚低飞的V1朝着West Malling机场飞去。为了防止机场受到打击,他接近到V1导弹100米左右的地方,开炮引爆了这个V1。结构又是没躲过弹片,这次是发动机油门卡在全开状态。他不得不以全速降落在机场,最后是用灭火器使引擎关机。

1944年八月23日,FIU的飓风拦截队被单独出来,组建了专门对付V1导弹的第501飞行中队,有着出色战绩的约瑟夫当然成为中队长,官至空军少校。在501中队,约瑟夫领着一帮老鸟,自己又击落了7枚V1导弹。

[-]
飓风战机挑翻V1

地面部队的进展顺利,约瑟夫受上级的指示,带着自己的连队开始深入欧洲内陆攻击V1导弹的发射场。10月2日,他领着两架飓风战机飞进德国西北方,寻找情报中的HeIII基地。这个空军基地旁边有复杂的铁路交通,还被拍摄到V1导弹的发射铁轨。

飞过荷兰海岸线后,约瑟夫和两个小伙伴降低高度,从离地大约50英尺的高度略过 Salzhering 和Zander两个雷达站中间的空隙,然后转向北,朝着Veendam的地方飞去。大约在早上7点10分,当他们以为自己不知不觉马上要到达攻击阵位时,在Veendam东边代号Gazelle的雷达站驻兵发现了三架低飞的飓风战机。一串串机枪子弹朝着领头的约瑟夫打来,瞬间就打破了他的燃料箱和机身。两个501中队的小伙伴眼睁睁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尝试控制住飞机,耳朵里传来他的大吼,却无能为力。高度实在太低,跳伞已经不可能,约瑟夫冲着无线电说出了空军坠机前的传统笑话“你们往前走吧,我差不多了”。

[-]
编号EJ600的飓风战机,约瑟夫战死时的座机

飞过‘Gazelle雷达站两英里,约瑟夫的飞机反拍在了地面上。两个小伙伴围绕着残骸转了几圈,想看到他们的中队长从火焰中跑出来,可是没有任何人生还的身影。后来当地的村民从残骸中找到约瑟夫的遗体,埋在当地一个普通的墓地里,墓碑上只刻这“无名空军墓”几个字。约瑟夫死时才24岁,1946年被追授第三枚杰出飞行十字,其妻子Joyce也在同年三月去世。

这个打下60枚V1导弹的王牌飞行员,在死后几十年没有任何故事被传述。直到2015年,他的勋章被2万英镑拍卖给了一个私人收藏家,人们才开始挖掘他的故事,才真正了解这一位被遗忘的王牌。

[-]
约瑟夫得到的勋章,全部拍卖价2万1000英镑

[-]
约瑟夫击落V1导弹的战绩

本文译自 telegraph,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4): AlphaGuo · guots · papapa · SSTLME
4.8
赞一个 (3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