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3 , 21:00

指甲挠黑板:这个声音居然有个专属词

[-]

“Grima.”也许你没有听过这个词,但是你一定感受过这种意境。西语人士表示,当他们听见指甲划过黑板、或小刀刻过盘子的时候,就会感觉到Grima。而今,心理学家建议,我们应该将Grima区别于其他情绪。

马德里康普斯大学的Inge Schweiger Gallo正在研究这个问题。问及她研究这个问题的初衷,她回答道:“其实这是有点私人因素的。从我记事开始,我就很讨厌接触泡沫橡胶。当我不得不拆由泡沫橡胶包裹的快件时,我一般都会请别人代劳。”

实验是怎么进行的呢?Gallo和她的同事们询问了一些西语者,询问Grima给他们怎样的感觉。基本上,受访者们都会提及“很不悦的感觉”、“让我浑身颤抖”、“尖锐的声音”和“我身体中的每个细胞都在反感这鬼声音”等。而引起Grima的刺激原一般都是锐利的声音、指甲的抓挠和物体表面的撕裂等等。大多数受访者都表示,这种感觉比恶心(disgust)还要难受。

之后,研究团队又邀请了一些母语为英语和德语的人,而在这些语言中都没有表示Grima的词。当他们听到引起Grima的声音时,起初他们的心率会轻微地降低,而后猛然上升,持续大约6秒。而那些被标注为“恶心(disgusting)”或者“不悦(unpleasant)”的声音,引起的心率变化又有所差异:这些声音会让心率降低得更急剧,但心率恢复时也更加稳定。

从我们的另一个生理学指标——皮肤电传导——上的影响上来说。Grima所引起的反应差别与恶心、不悦不大。

恶心(Disgust)与Grima

在之后的实验中,研究团队要求西语实验者尽量遵循“如果我听到Grima的声音,我会无视”的规则,以抑制住自己对Grima的反应——结果果然有所好转,他们的感受舒服了很多。而对应的,尝试抑制恶心(disgust)的对照组缺很难抑制对这种声音的反应。这就意味着,与恶心的感觉不同,Grima引起的感觉并不是一种反射反应,而是可以主观抑制的情绪。

总而言之,尽管很多语言中都没有Grima这个词,但是这种感觉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差不多。Grima与恶心有些相似,但其诱因以及生理学机制又存在差异。

尽管Grima通常会和声音有关,但是一些受访者表示,Grima的感觉也会由特定的物体触发,就像Schweiger看到泡沫橡胶那样。这些引起Grima的物体中,有的是会发出巨大噪声的物体,而有的物体基本没什么声音,比如软木塞、天鹅绒和海绵等。

粗糙质感

为什么指甲抓黑板的声音可以让人如此反感?这个谜团还未解开。于2006年,一个获得搞笑诺贝尔奖的研究也研究了类似的课题。当时人们发现,在中等频率的声音是最有刺激性的,而这些频率和黑猩猩的警告吼声十分相似。他们发现,我们对这些声音的厌恶是出于我们基因中对捕食者的回避反应。

目前认为,2000~5000赫兹的声音会在耳道内产生共振,这个区间内的声音在颅内传递更有效率。索尔福德大学的声学工程师Trevor Cox表示,“这种声音的频率在你最敏感的反应区间之内,因此你会对此作出强烈的回应。”

2012年的脑图实验发现,这个区间之内的声音会激活杏仁体,也就是大脑中控制情绪的器官,在杏仁体收到信号之后,它就会控制大脑做出“害怕.jpg”的反应。

Cox说,Grima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声音的粗糙度。当你在黑板上用指甲刮挠时,你就可以体会到指甲划过黑板的粗糙感。这个原理和小提琴琴弦的出声原理很类似。当人类尖叫的时候,我们震动的声带也是同样的机理。

本文译自 newscientist,由译者 沸石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