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3 , 23:26

感情的岔路口:是结婚还是分手?

对于跟随煎蛋多年的老蛋友来说,相信你们也快到了适婚年龄吧,面对婚姻这桩人生大事该如何做决定呢?本文作者Tim Urban决定花近万字的篇幅认认真真的和大家讨论一番,虽说日子过不下去可以离婚啊,但相信多数人都不希望看到那样的结局,所以与其事后悲剧收尾,不如事前想想清楚呢。

注:Tim Urban是网站Wait But Why创始人,以擅长攥写病毒式的长文闻名于互联网,其关于人工智能的长文更是受到Elon Musk的点赞和转发

在确定双方关系这事上,基本没有什么标准可言。一些人去约会,然后约第二次,然后约第三次,然后有一天他俩突然发现彼此其实是男女朋友了。有些人去相亲,但是直到一句“要不我们试试?”的正式谈话之前,双方的关系都是一清二白。有些柏拉图式的感情刚形成之前都是小心翼翼的进行着,直到一个意外之吻照亮了双方的生命

但通常来说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

然后这样了
[-]

即使你们没在一块,这情感却无处不在
[-]

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

所有浪漫的歌词说的都是极对的
[-]

这种状态会持续一段时间,然而随着时间的前进,你察觉到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独角兽变成了野马,然后是自行车,然后你什么都没得骑了。你找到的完美情人开始说和做一些不完美的事情。那些以前会让你开怀的小情趣变成了让你想摆脱的无情打扰。然后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再和一个大鸡鸡约会。
[-]

随着蝴蝶也不再翩翩起舞,彩虹也不再光彩绚丽,事情的发展也越来越让你沮丧和挫败,曾经开启你美妙人生的意外之吻现在变成了一个困苦魔咒
[-]

在爱情的迷雾中,那些你曾经看不到的负面影响突然就破开云雾见青天了,成了你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

大多数的恋爱关系也就此终了

但或许看到了你伴侣的真正面目之后,你退了一步,对她做过早餐和撒过的泼重新审视了一番。你把有色和无色的眼睛摘掉之后重新认识了这个让你五味陈杂的伴侣

谁是你的暖心小棉袄
[-]

谁是你的讨债鬼
[-]

谁是你坚强的后盾
[-]

谁在你伤心时为你擦干眼泪
[-]

你决定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你的生活继续前行着
[-]

但当一切归简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
[-]

[-]

[-]

大限将至:令人痛彻心扉的分手VS至死不能改变的婚姻

世界上大部分的社会风气都不允许一段恋爱关系维持特别久。对于社会来说,一段恋爱关系通常都是一个让你准备好做决定的孵化器,如果过了许久一段关系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决定,那社会就会认为你们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之后他就会从多个方面给你施加压力。

有些人扛住了社会的压力,但对于多数普通人而言,光是七姑八婆的眼神就已经足够秒杀你的了,随着蓝色道路越来越窄,你做决定的时候还是到来了

你们的恋爱关系将会变成“永远这样下去”还是“一切都戛然而止”

普通人是不具备做这种决定的技能的,我们一辈子几十年的生活可都是在不断变来变去,我们最不擅长的就是做出承诺。我们在小范围的社区中成长,基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我们大多数人在面对这种决定的都是一脸懵逼的。因为我们在这方面没有经验,而且对我们自己本身成年后意味着什么认知也不够。多数情况是都刚成年不久。

但是社会可不鸟你

所以你做决定了

人们想出了四个主要的方法来做决定

方法1:让对方做出决定

处理这种做决策的事情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做处理,你选择一个被动的方式,就像你坐在一条漂流筏上,沿着河流一路向前,你不能控制河流的流向,你的命运掌握在群山和惯性的手中。一但你到了二十五六岁,你就等着那段恋情的发生,这时无论你遇到的是谁,如果对方觉得时机到了,无论这感情是对是错,你都要和对方结婚。

方法2:让你的原力一分高下

对于那些想要主动些做决定的人,另一种简单点的方式就是让你的情感和原力战个痛快。做决定正好提醒了“你”不过是声音的收集者,每一个声音都是历史进化中不同的部分,在体内平衡者我们的生活,但当这种即不常见又很重要的决定出现时,到底谁的影响力更大就会在你大脑里开战,而且谁都战不过你的原力,这些狠角色包括:

  • 爱情
  • 归根结底,人们都会感同身受。当你在一段感情中沉浸的够久,最终你都会爱上那个人,即便你可能不是很喜欢对方。你知道对方故事,这会让你关心对方,而对方对你的依赖也会让你变得更加忠诚。爱就是你对你的家人和最亲近的朋友的感情,即便在“爱情中”的感觉消失了,这种情感也战胜其他强大的力量。对于多数人来说,这种深深的情感联系就会保证你几乎不可能与对方分手。当你在一段强烈而且健康的恋爱关系中,这是一个美好的决定。如果是不健康的关系,那你可就悲剧了

  • 恐惧
  • 人类在做关键的人生决定的时候特别容易基于恐惧的心理。而当这个决定来临之时,让你恐惧的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多

    当一个胆怯的人看了一下天平左边的选项,他看到了些可怕的东西
    [-]
    从左到右依次是:孤独终老外星人、可能错过了的最佳选择的僵尸先生、伤痛欲绝后饱受数月寂寞摧残的泪之女巫、后悔魔怪

    天平右边的选择也好不到哪去
    [-]
    从左到右依次是:活该做出承诺的恶龙、再也睡不了别人的小妖精、这些亲家人就此产生的独眼巨人、后悔魔怪

    不同的人对于这种恐惧感受的强烈程度不同,对于人生经常被恐惧控制的人来说,这反倒容易了很多,那个紧紧揪住他衣领的恐惧就是让他做决定的原因。

  • 自我
  • 与此同时,你的自我正在小本本上根据你的价值观写着一张清单,上面有描述你理想伴侣主要标准:外表、年龄、家庭背景、才智、工作、财富、性格特点。又或者在小本本上写着一个故事,一个在很久以前你想要的理想生活的样子。你会审视你现在的处境,然后看看是否与你写在小本本上的内容吻合,然后基于此再做出决定

    这些分析进行的同时,你的自我也会别的特别的饥渴,对于崇拜、关注、征服的渴望,如果这种欲望变得很强大,这个饥渴的自我会动摇那个在小本本上得到的分析结论是自我,无论结论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 性欲
  • 你的性欲其实并不复杂,当你每天都带他乘坐同一辆车牌号的小轿车时,有一天你问他愿不愿意换一辆都市越野车,它会同意的。除非那辆小轿车坐的特别特别的舒服。

    综上所述,这四种原力和他们的战队都会在同一时刻向你发出他们的声音。在有些人那里,所有的声音都会与最后的裁定达成共识,而对于另外一些人,这些声音彼此争吵,但有一个声音无比响亮从而掩盖了其他的声音。无论哪一种情况出现,做出决定都是比较容易的。

    但如果你的四大原力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呢?

    方法3:交给你的直觉

    说实话,你的脚有时候还是很聪明的,特别是赶脚。当有些决定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时候,你可以问问你的脚。

    只需问一个简单的问题:
    [-]
    这感觉对不?

    是什么成就了你的直觉?就是当你问它一个问题的时候,它是不会深思熟虑的,但是它就是知道答案!行或者不行。它不会允许模棱两可的情况发生,这也是它善于回答那种又重要又是二选一的问题,比如要不要结婚。

    对于大多数人,这是可行的

    但还有一些人最终既不会被动的接受决定,也没有靠情感做出决定,更不会凭直觉给出结果,他们不会被这些原始的本能发出的声音影响。这些人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尽管存在这些基于经历、证据、事实、数据的声音,他们也不愿被直觉、恐惧、自我、性欲所引导,而他们只会被一种东西所左右:理性

    用脑决策者

    而当出现诸如婚姻决策的问题发生时,他们可就遇到□□烦了

    方法4:开动脑筋想一想

    脑皮层前额叶有点类似大脑的大脑,它通过整理信息从而制定计划和预测,并且评估证据。它非常擅长通过已经知道信息得出结论和行动计划-只要它能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并且掌握了正确的信息。当遇到抉择的时候,你的大脑就会向平常遇到十字路口如何处理问题的方式去做,它会通过思考、评估、分析去得到一个理性的最优答案

    像婚姻这样重要而影响深远的问题就需要有坚定的信念支撑,而坚定的信念需要有可靠的来源。没有可靠的证明,就不会有结论。

    心的信念来自它的爱和它对爱人的关心。自我的信念来自小本本上的信仰。恐惧和性欲的信念则显而易见,我害怕和我想干。直觉的信念来自从经历中浮现的本能感受。被动的人信念则来自对方的信念。这些来源可以让人们相对容易的做出选择。

    大脑会听到这些声音,但是它会对这行信念产生质疑,因为这些信念的来源对于大脑来说都是从不可靠的地方获取来的,对于大脑来说最值得尊重的信念就是确凿的证据。

    祝你好运!

    如果你的典型的大脑思考的人,当面对抉择的时候,你会尽力不去做你自己。因为在这种证据难以获取而结论却很紧要的情况下,大脑是没什么优势的。我们来看看它会发生些什么:

    或许你开始朝着平衡木婚姻的一边憋了一眼-你看见一栋房子
    [-]

    这就是你领证后将要在里面生活的房子,你对现在的恋爱关系很满意,所以你很兴奋的想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但是房子也很神秘,因为你既不知道你和你的另一半成家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你们之中谁将来会不会发生一些变化。基本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可以参考。

    然后你朝着平衡木另一边的分手望了过去。你看到一条路,有一对恋人走在上面。
    [-]

    如果你继续着现在这段关系,这条路上你们可能会有别样的生活,但唯独缺少了婚姻生活。

    那会是什么样的婚姻呢?这条路上会有那些奇特的冒险呢?或许在这条路上的生活会比另一边房子里的生活快乐的多,或许你的另一半也会在旅途中过得很愉快。又或许你回头看看你可能做了一个大错特错的决定。关于另一条路你知道的甚少,所有你根本无从将它与房子的里生活做对比。因为还是缺少证据。

    所以你仔细的看了看你掌握了信息的东西:你现在的恋爱关系

    你决定做一个大表格,把所有关于这段关系中你喜欢的和讨厌的事情列出来-一份关系评估表,你处于这个位置:
    [-]

    恋爱中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希望得到的-我很开心我已经得到的
    恋爱中我不想被麻烦的东西:我很开心我不用处理的,我希望我不用处理的

    真特么棒极了!然后呢?所有的爱恋,好的和坏的,都会有一个类似这样的表格,所有的事情也都会包含在这四个红黄蓝绿的框框中。鉴于你没有太多的恋爱和婚姻的经历,你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评价你的这张表到底是和它看上去一样的喜人还是其中有以后会炸锅的地雷你没有发现。你试着拿你的表格和你好朋友的表格做对比,但你很难知道别人的恋爱到底是什么情况,每一对都是特殊又复杂,貌合神离

    好像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构建一个毋庸置疑的论据,你对当前的处境很是缺乏信念。因为赌注真的太大,你开始焦虑自己会做出错误的决定,每当你觉得你已经想出了一个答案时,你都会对这个答案有充满疑问。

    整个事态很快就让你大脑崩溃。你尝试说服自己,因为每段婚姻都会有些不完美,而婚姻就是需要包容。然后你又会发现很多经历失败婚姻的人经常喜欢把包容挂在嘴边。无论哪种情况下,红色和绿色的框框可以充分的论证“这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同样的,如果你邪恶一些,蓝色和黄色的框框也足够说服你分手的了。

    由于四个区域可以很方便描述出你的爱恋状况,好的坏的都可以,你反而开始担心这个故事可能只是你的恐惧和自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在背后作祟。

    不能做出一个值得相信的结论,大脑思考的人将呈现出麻木的婚前状态,他们有三个选择:

    1、拖延 拖到你死,或者她亡,或者她和你分手
    2、调转回头并向其中一个原力屈服。或许过了一段时间,36岁依然单身的恐惧会战胜你对理性思考的执念
    3、想出一个确实可行的“决策石蕊测试”

    假设你觉得前面两个结局不太满意,那么来讲讲石蕊测试

    选择3中,确实可行这一点很重要,因为通常人们想出一些决策石蕊测试通常给不出你什么结论,例如:

  • 一个泛泛而谈的石蕊测试不是一个好石蕊测试
  • “这三年我感觉总是很辛苦,可能意味着这个婚姻不太适合我”或者“我确定我们既然都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那一定是有原因的”又或者“如果我还有想要睡别人的想法,那一定说明我的心不在她那里”

    像以上这些石蕊测试其实是说任何在恋爱中感到辛苦的人都应该做出分手的决定,或者任何在一起很久的情侣都应该结婚,或者一段美好的恋爱关系中就一定不会有人想偷腥。不同的人做这些诸如忍耐、一直在一起、想要偷人或者其他上百件事情都是出于不同的原因,这种不广泛的表述并不能解决问题。

  • 一个总是给出“我们应该结婚”的石蕊测试是一个差劲的测试
  • “当我想到他和另外一个人站在教堂的神父面前时,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一定是告诉我应该和他成家”或者“上个月我们分手了三天,我想他想到简直无法呼吸,这一定是告诉我应该和他成家”或者“我对他的关心超过所有一切,这一定是告诉我应该和他成家”

    所有以上这类的问题都是在再说明你感觉到了占有欲,感觉到了归属感,感觉到了你爱对方。在大多数长期恋爱关系中,无论好的还是不好的,处于其中的人都会感到以上几种感觉。你从这些测试中唯一可以得到的可靠信息就是:你恋爱了。

  • 一个总是给出“我们应该分手”的石蕊测试是一个差劲的测试
  • 任何类似“这个人在所有重要的方面都与我相得益彰吗?”或者“这个人对我来说是最佳人选吗?”

    不是。我们人类历史上还从没有哪一对再各个重要方面都是非常合拍的。同样的,全世界起码有上亿的人在床上表现上与你很合拍。但只有其中一个人最可能是适合你的。你们都在一平方英里内住着的概率比较小。你现在正在和他约会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这种石蕊测试要不就是需要你对你的伴侣或者这个世界抱有妄想,要不它就是在告诉你赶紧分手去找其他人。

    与抉择做斗争的人们渴望被指引,以上这些陈述就如同救命绳索把你从婚前的泥潭中拯救出来,而且似乎是以一种高智慧的方式。但实际上这些陈述并没有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系统性解放饱受折磨的用脑者
    这方面我不是专家,我也没结过婚。但是我读了很多资料,也与很多正在经历抉择的人们深刻的交流过,并且有很多一手的研究案例。我认为我们只用常识应该就能想出绝望的脑动者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了,我们来试试吧

    我认为,一个好的系统方案应该有以下两个简单的步骤:

    第一步:通过思想实验找出你直觉所倾向的点

    直觉是一个真实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你的直觉就像住在你身体里的小孩,他只是想要得出一个结论

    对于脑动者来说,他们就不是靠直觉做事的人。直觉的智慧来自一个大脑前额皮质无法理解的领域。这也是让脑动者疑心重重的原因

    存在疑虑并没有关系,因为你直觉的智慧会被你的经历所局限,而且直觉大部分都是不太准的,但他依然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心动者与内心的交流有丰富实战经验,这是脑动者没有的。而通常诸如“感觉哪里不对”的问题实际上是然并卵的。所以我们需要通过思想实验把脑海中来自直觉的声音从嘈杂声中筛选出来。这种思想训练最好是由你自己设计,是适合你自己使用的,因为只有你最了解你自己,但是以下也有一些建议:

    其中一种思想实验是在你脑海中创造出一个模拟情景,有点像诱饵,我们的目标是让直觉在这个模拟情景中搞不清状况,然后□□住我们的诱饵,透露出它最想要的东西

    比如“想象一下你被镇上的红娘安排了一桩婚事,她递给你一封信,里面写了被安排给你的另一半的名字。你打开信封时看到是你现在伴侣的名字出现在纸上”这种情节可能会让你的本能的内心悸动一跳然后说“呦”。又或许,你会感到一丝丝的失望,可能只是很短的一瞬间。无论哪种情况发生,都是重要的线索

    另一种思想实验可以帮你回答“这种感觉对吗?” 只不过需要一些更具体的问题

    比如想象一下“有两座墓碑并排再一起-是你和你的伴侣的,有没有觉得怪怪的?”

    那些更能帮助我们找到内心最真实感觉的思想实验往往都要屏蔽掉恐惧心理的干扰。你可以尝试一下

    比如,为了测试一直坚持不放手的原因到底是不是对分手这件事情本身的恐惧,你可以问问自己:“如果你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开关,你按下去之后立刻就会变成单身,其他一切后顾之忧都被处理的赶紧利落:个人物品被收拾完毕并搬到新的住处,你的朋友也都已经知道你分手了,而且你也完全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了,并且今晚你还有一个约会。你会按动开关吗?”

    或者你真正的恐惧是会一直单身并且再也找不到其他人,这个开关不仅可以完成以上所有事情,而且你也会找到一段新恋情,那么你会按下开关吗?

    “如果这个抉择不是在分手和婚姻之间选择,而是在分手和再与对方相处5年作出选择呢?”这样的问题可以帮助你发现是不是对承诺感到恐惧

    如果以上的思维训练让你觉得内心的想法是偏离这段感情的,那你懂的。如果是偏向这段感情的,那真的不错

    但这还不够

    第二步:找到你的一票否决项有哪些

    让我么再回顾一下感情评估表的内容:
    [-]

    就像之前展现的一样,这张表格在如何做抉择上似乎没有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因为几乎所有的情感关系-好的或者坏的,健康的还是有害的,持久的或者注定悲剧的-都有这样的一张表,表里有一些好的区域和一些不好的区域,可为什么有些表就是幸福的,有些表却是悲伤的?有什么区别呢?

    一票否决项

    即便这张表展示了我们在一段感情中总会有许许多多的期望,但让我们感到幸福的能力却只能靠其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的情感表就像一个谜题,再绿色和黄色区域的内容是零散的小碎片,向这张图表提的问题不应该是“这对我是完美之选么?”或者“如果这是我的表格,我会感到幸福吗?”正确的问题应该是“我怎么才能通过这些小碎片让我和我的伴侣感到幸福?”如果你是一个解谜高手,相信通过一些努力和让步再加上成年人该有的成熟,一定能把谜题解开。

    除非你的表格缺少了一票否决项

    你的一票否定是一些如果不在这段感情中能找到,那你一定不会开心的事情。这些事情是那些无法通过大量的努力或者让步或者成年人的睿智可以改变的。你必须得有的,和必须不能有的。

    一票否决的展现形式通常如下所示:

    就算打死我,我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一个是/不是____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就算打死我,我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一个做过/没做过____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就算打死我,我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一个价值观是/不是____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就算打死我,我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一个对待我像/不像____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就算打死我,我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一个相信/不相信____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或者:

    就算打死我,我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一个____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大多数的一票否决项都会比较宽泛,比如“我可能会爱上一个消极的人,但我肯定也想不出办法能和他开心过一辈子”或者“我永远不可能和一个贬低我自尊心的人开心过一辈子”或者“我没有办法和一个不求知好学的人开心过一辈子”,也有些简答直接的“我没办法和一个不愿意要孩子的人开心过一辈子”

    通常来说,本质上越是具体的否决项越行得通,比如你很喜欢狗狗,但如果最终你选择和一个不愿意养狗的人在一起了,这很可能会让你以后都过得不开心,不过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比较小。

    所有这些的关键在于少而精,他们不是想要,而是必要,你想要的很重要,但别忘了能参与一票否决项测试的这些人都是通过了你的直觉考验,大部分你想要的东西在我们的第一步中已经被考虑过了。

    知道你的一票否决项可以帮助你在遇到一段感情的时候识别出它是好是坏,但因为感情中有一个精妙的东西叫做“妥协”,这会让你识别的过程变得比较漫长。想要不开心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发觉感情真相和你设想的不同时你拒绝让步。但同样,另外一种不开心的方法就是对一票否决的项目做过多退让。这也是为什么说发现这个一票否决项很重要,它不仅让决策人或者单身人士明白哪些是你的情感中不应该被接受的东西,更提醒了已经做过决定的人们感情中人大多数的问题其实都不是你的一票否决项,这些问题双方其实是可以冷静下来处理的。因为很多情感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把非一票否决的问题当成很严重的一票否决问题,或者反过来。

    真的是这样,这个直觉+一票否决的解决方案说明看似严重消耗脑细胞的决定其实也挺简单,如果一段感情成功的通过了第一步和第二步的考验,那就结婚吧。否则最好还是不要了。

    至少这个系统性的解决方案是这么运作的

    但谁知道呢。人的情感复杂的难以想象。要在这种五彩斑斓的事情上做出非黑即白的选择简直就是疯狂

    当然,即便这是一个没毛病的解决方案,可施行第一步和第二步也并不容易。对于经常动脑子的人找到可以相信的直觉可不是件简单的事,而找到一票否决项也需要你和你的灵魂来一次深切的交流

    但至少目前来看,这是一套比较靠谱的解决方案,或许对你有些帮助。

    本文译自 WaitButWhy,由译者 JVINI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如果有蛋蛋修成正果,记得回来打赏啊,不过失败了我可不退钱的。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8): hevyside · 亡命之徒 · maybe · sein · XFWS · rusiora · anon · 待见你 · 飞红叶 · 悠悠悠 · helloeall · 我上次用的什么名字来着 · oker · 二是我二 · Latios · The tower · 付大人 · SkylArk
    4.8
    赞一个 (5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