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2.25 , 00:24

江湖险恶:如何与大猩猩当结拜兄弟

秋高气爽,旌旗飘飘。

两拨人马,堵在了徐州城外三十里的道路当中儿。

西边来者:金冠银铠龙鳞甲,坐下嘶风赤兔马,好不威武!乃三国第一猛将吕布是也。

东边来者:赤身裸体竖小鸡,双蛋稳贴大□□驴,果真猥琐!乃三国第一露阴癖【】是也。

二人相遇时,吕布手提纹龙画杆方天戟,肩挎穿云落月宝雕弓,领精兵十万欲取徐州;【您】手提普通鸡一只、肩挎普通鸭一只,牵普通黄狗一条想走亲戚。

奉先斥曰:“五原吕布在此!汝等癖民可知这道上的规矩,见了吕温侯还不让路!”

飞将军声若惊雷,【您】胆战心惊,意欲回驴便走。怎料这胯下蠢驴,更是吓得四股战战,原地呆若木鸡!幸用大□□撑地勉强不倒。

布大怒曰:“刁顽小儿,竟不听人言!若充耳不闻,便同我手中这方天画戟说道说道!”

言毕,虎腕一转,金戟一闪,直将刺向【您】面门。这驴背裸男怎见过此等阵仗,顿时精神崩溃,屎尿齐流。

正是此刻!却见一树上黑影,环眼圆睁,鞭尾倒竖,锤尺八□□,飞身大叫:“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直奔吕布而来。

吕布见了,弃了【您】,便战这黑汉。

不愧为飞将军吕布,同这黑汉只战一回合便分了胜负。丈二的方天画戟,被这黑汉拔成了一丈三;九尺的吕布,被这黑汉拦腰掰断!

癖民回神,竖鸡大笑曰:“任你吕布勇冠三军,也不该惹我这结拜的非洲老乡啊!”

一代英杰,命丧黑风杀拳。后世有手指公诗曰:

温侯吕布世无双,
徐州欲斩暴露狂;
怎料□□人有猩兄,
勇救贤弟续龙阳。

[-]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既然胜负已分,便无下文分解。只是通过这个故事,我们知道了一个道理,想在道上行走,找只大猩猩当哥们是多么重要。臂宽八尺,拳力千斤,一巴掌能拍碎动物园的防弹玻璃——出来混的说砍谁就砍谁,如今国民体质日渐滑坡,也只有猩兄能扛得动这青龙斩月刀。

虽然演义中说吕布之勇万夫不当,但罗贯中的牛逼吹得再响,也没法改变吕布被猩猩干掉了这个事实。总之这事就这么定了,大猩猩是陆地上最强的两足动物没有之一。有了猩兄罩你,老弟你不用再往背上纹关公,只有蠢如吕布的才会跑来和你俩对砍,出任扛把子迎娶关之琳真是指日可待。

现在大猩猩越来越少,但道上的朋友你不要急。打赢大猩猩不容易,和它称兄道弟确是很简单——与刘关张桃园结义差不多,摆上一盘桃子一碗美酒就行。猩猩爱吃桃子看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为什么与猩猩结拜需要酒呢?

是的,大猩猩和人类一样爱喝酒。人类从树上下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水果发酵,然后利用酒精让自己忘掉烦恼。再一次地,您那些没来得及从树上下来的老乡也会干同样的事。

灵长类动物几乎天生就是买醉的的一把好手。卢旺达的大猩猩会喝美味的竹酒,几内亚的大猩猩则见证了发酵的棕榈汁,其酒精含量接近7%。这些猩猩会使用树枝做成的工具蘸取棕榈汁,轻松让自己喝的宁酊大醉。甚至每一只大猩猩都有自己专用的蘸酒树枝,就像每一个酒鬼都随身携带着最喜欢的酒壶。

[-]
两个酒鬼打架

更有趣的是,寻求酒精放纵的猩猩的百分比,和人类酗酒者的百分比大致相等。这意味着“醉酒猴”假说得到了进一步证实。所谓的酒瘾并不是在人类学会酿酒之后才形成的,而是源于这些灵长类老乡们对发酵果实的依赖,是千百万年来进化的遗产。换句话说,基因决定了一个人以后是不是会变成酒鬼。如果你能□□到反抗基因,那么你可能不是人类,X战警的队伍等着你。无论你的变异是不是只存在于这种社会学意义。

[-]
和人类的唯一不同就是你没法趁喝醉了在他们脸上画□□

从这个故事可以总结出一个生活小妙招:当您下次酒后开车肇事被带上法庭时,请把一切都怪罪于远在非洲树上的某位老乡。“我和猩猩之间最相似的地方不是长相而是酗酒基因!”如果能通过据理力争让陪审团相信这一点,您真有可能被法官宣布无罪——前提是需要先捆好送到杨教授那里电击几回。

本文译自 independent,由译者 中立的手指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3): 山芋 · 雨碎江南 · Mionysius · alienKidney · 豆芽炖粉丝 · Joey · 一师是个好学校 · Xlato · 奔放的地瓜 · S4L7 · 巴哈姆特 · 洪山区国税局 · 神之疯神
4.3
赞一个 (7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