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2.20 , 11:00

不能忍受嚼薯片的声音?这也是病

[-]

人们嚼薯片的吧唧吧唧,喝水的啜饮以及一些嗡嗡声都会令你发狂,目前和学家们找到了负责这种情况的神经系统。

我们将其称之为恐音症(misophonia),它描述了当我们被某些重复噪声所包围时产生的消极情绪。有这种情况的人一般会比较讨厌键盘的啪嗒声、零食包的摩擦声以及吧唧嘴的响声。

2000年以来,人们的这种表现就被认定为一种特殊的健康状况,但是对它的成因以及普及情况却研究甚少。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中并没有对这一症状的官方标准,所以我们所了解的那些经历很难被严肃对待。

但2014年发表于《Clinical Psychology》杂志上的一篇研究表明,这一症状可能影响到全球20%的人口,2015年澳大利亚精神病学的一项研究认为这可能与强迫症和焦虑有关,并且我们自己没准会将其视为一种潜在的障碍。

现在,以英国纽卡尔斯大学为首的研究团队发现,改变大脑额叶可以解释那些由于恐音症造成的情绪反应。

[-]

这项实验一共招募了20为志愿者,他们被要求聆听一些中立且不断重复的声音,例如水壶里的水沸腾的声音;一些噪声,例如婴儿的啼哭;以及一些能够诱发恐音症的声音,例如急促的呼吸和大声的咀嚼。

作为实验组,他们的神经系统和生理反应都将跟由另外22位志愿者组成的对照组相比较,这些人认为自己没有恐音症。

两组人员都对中立的声音和噪声产生了反应。但当听到能够引起恐音症的声音时,实验组人员的心率和皮肤电导率明显增加。

脑部扫描还显示了志愿者大脑在神经学上的差别。在恐音症的人群中,那些具有“诱发性”的噪声增加了大脑不同区域的活跃程度,包括额叶前岛叶皮质(ACI)。

ACI深埋在大脑额叶和顶叶的褶皱分离处,它负责很多调节工作,其中包括管理情感体验。同时它还会将来自外界的信息进行整合,从而传达到体内。

虽然这些“诱导性”的声音也引起了非恐音症人群ACI的反应,但他们大脑区域活动并没有显著增强。例如,额叶活动会显示在大脑两个部分间存在更高级的控制情况。

而在恐音症患者身上,不仅是ACI和额叶的活动增强,腹内侧前额皮质(vmPFC)、海马体杏仁核的活性都有所增加。从vmPFC的测量值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具有较厚的绝缘髓鞘,而这则有利于神经传递信息。

综上所述,有证据表明那些具有恐音症的人群,他们的大脑正在努力控制传递一些与特殊声音有关的信息。

[-]

恐音症让这些噪音变成了不堪的体验,大脑中的不同部分为我们做出了“挺住或逃离”的反应。

团队领导者Sukhbinder Kumar这样描述实验结果的影响:对于那些具有恐音症的人来说,这里有一个好消息,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患者和普通人大脑结构和功能上的差异。

但坏消息是,我们并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至少我们会对这些患者产生同情,然后,额,我们咀嚼的时候会尽量把嘴巴闭得紧一点。

研究已经发表在《Current Biology》杂志上了。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千里之外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被封印的ID · S4L7
4.8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