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2.15 , 11:00

美国女性的体毛战争史

[-]

我确信自己曾经不这么毛茸茸的,但我记不起来了。在我上初中的早期记忆里,一个医生检查了我的鬓角——它几乎延伸到我的下颌,然后建议我服药抑制它的生长。她说这些药片是专为像我这样面部毛发旺盛的人准备的。我曾经着迷地审视自己腿上的黑毛,而老妈则会用黏黏的糖浆把它们从顽固的根部上扯下来。“美丽需要力量,”她这么说道,差不多是常见格言“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阿拉伯版本。

常规的脱毛是普遍行为:超过99%的美国女性主动移除了体毛。它也代价不菲。一个美国女人用刮毛的办法,一生中将花费超过10000美元,而用脱毛蜡更是超过23000美元。这些习惯跨越了人种、种族和地域。

直到18世纪晚期,非原住的美国女性(大部分为白人)才开始关注体毛。事实上,正如Rebecca Herzig在《解放:脱毛的历史》中所解释的,“18世纪的自然学家和探险家认为无毛的皮肤是土著人的怪癖。”英国殖民者首次登陆时被没有胡子的美洲土著吓了一跳。

[-]

那么,在不到一个世纪的短短时间里,怪异的无毛怎么就变成美国女人的标准了呢?

Herzig解释道,女性对抗体毛的运动起源于达尔文1871年发表的著作《人类的由来》。当时科学家们着迷于研究各个人种的头发类型和生长(以及其他身体特征)的区别。达尔文著作的出版使这些发现广泛传播,广大人民群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达尔文的进化论把体毛问题抬升到自然选择的层面上,以至于多毛被视为了严重的病态。Herzig写道:“源于传统的种族解剖比较,进化论认为浓密的毛发与‘原始’先祖相关,是一种返祖的表现,是‘进化上更落后的’形式。”从《人类的由来》起,多毛变成了适应性问题。

进化论框架中的一个重要区别是认为男性应该多毛而女性则应无毛。科学家臆测,在一个种族内部雄性和雌性之间的显著差异代表了“人类发展更高级的状态”。因此女性多毛代表了异常,而研究者们开始试图证明这一点。Herzig记录了1893年关于271名白人女性精神病人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女性精神病人面部毛发过盛的比例比普通女性更高,并且她们的毛发“更粗更硬”,更接近于那些“下等人种”。人类性别学家Havelock Ellis宣称,女性这种类型的毛发“与暴力犯罪、强烈性欲及突出的兽性有关”。

到19世纪早期,多余的毛发成了美国女性的一大烦恼来源。她们渴望光滑洁净的白皮肤,渴望做个真正的女人。“一夜之间,体毛变得令美国的中产阶级女性厌恶,脱毛成为一种区别于粗人、下等人和移民的方式,”Herzig写道。

[-]

而当底层阶级往上爬时,她们害怕暴露自己的毛腿,于是不择手段地脱毛。

20世纪20和30年代,女性使用浮石(按:指岩浆凝成的海绵状的岩石)或砂纸脱毛,这种手段会造成损伤。有些人尝试用鞋蜡。数千人因为使用Koremlu,一种含有老鼠药毒性成分铊的脱毛膏,而丧生或永久残疾。Koremlu在除毛上卓有成效,但也导致了肌肉萎缩、失明、肢体损伤甚至死亡。大约同一时期,X射线除毛法兴起。女人们在机器盒子前,面对看不见的X射线坐上三四分钟即可搞定。女性根治体毛的愿望如此迫切,让她们在近二十年时间里经历危险的辐射,造成了疤痕、溃疡和癌症。

[-]

伤亡阻挡不了她们的决心,体毛战争仍在继续。同一时间,吉列公司慢慢地占领了剃刀市场。二战期间,女性用来遮掩毛腿的厚长筒袜出现短缺,于是之前被认为是男性专属行为的刮毛成了女性的新时尚。到1964年,98%的美国女性习惯了定期刮毛。但实验室和医院依然在不断发明新方法。20世纪60和70年代,医生开始提供激素药物治疗女性多毛症,如螺旋内酯和醋酸环丙孕酮(现在常用于男变女的变性)。激素疗法的副作用可能有癌症、中风、心力衰竭,然而其减少毛发的效果并不稳定。

今天,女性仍在费时费力并冒着风险脱毛。激光脱毛可能造成严重烧伤、水泡和疤痕。热蜡脱毛既痛苦又不卫生。漂白会使皮肤发炎和褪色。甚至Reddit上有一整个帖子专门讨论被Nair牌脱毛膏烧到□□怎么办。此类产品大部分缺少监管,就像化妆品一样。

脱毛究其本质而言,是一种性别化社会的控制形式。Herzig称,女性脱毛的兴起与女性的解放是串联在一起的。她写道,这种“无毛规范”的作用在于“制造一种不完备和脆弱的感觉,让人觉得女性的身体天生存在缺陷。”

[-]

不过,如果你问很多女性为什么自愿脱毛,她们大概会说这是一种自我需求的手段,她们想做的事情是个人的选择,单纯是觉得光溜溜挺好的。脱毛是出于关心自己,大概是女性接受的最大谎言之一。这让我们陷入到毛腿和道德的无尽轮回中。

几年前我对鬓角做了激光脱毛,以及面部其余部分、腋窝、背部、后颈和下颌下方。我从毛囊处将体毛干掉,让它没有机会钻出我的皮肤。真疼,但有人教导我们女性这是值得的。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3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