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2.10 , 15:00

川普禁穆,优步躺枪

[-]

大年初一,刚刚上任一周的川普大统领给全世界扔了一个大炸弹:中东和北非7国公民,将在120天内被限制入境。这个总统令已经不是新闻了,大家在新闻联播里也听到过。不过呢,由于各方解读不一致,新闻界又不负责任地曲解和抹黑这个总统令,再加上美国政府各大部门勾心斗角,二狗子又抬头。这一切的混乱,导致自由派圣地纽约的肯尼迪机场,入境处执法过当,限制一些难民的人身自由长达30小时。

此乃故事背景。

[-]


今天要讲的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交通服务公司,如何在混乱的大潮中被愚民翻来覆去,最后身败名裂的。

这个公司是Uber,中文名叫“优步”。先给还没有进入移动端的同学们科普一下,优步公司是一个基于移动端的交通服务平台,负责给需要用车的同学,联系跑黑车的同学。这其实和之前的士上的调度电台差不多,但是由于集中了社会闲散资源,降低了客运车辆的门槛,还保证了服务质量和人员安全,这几年的成长有目共睹。

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普通民众欢喜了,开普锐斯的loser们也欢喜了,但传统出租车行业被抢了生意,自然就不会欢喜。这样的矛盾在黄出租遍地,优步也遍地的纽约尤其突出。更加火上浇油的是,美国出租车司机不知道为啥,对于新生的科技一直不在意,还动用工会联合抵制。总之两方的梁子在前几年就结下了。

此乃出场人物介绍。

[-]


[-]

话说这纽约黄出租司机,很多都是外来移民,中东的,中亚的,南亚的,北非的,白的,黑的,特黑的,各色人种全部都有。川普的限令一出台,出租车司机同仇敌忾,决定要给美国看看,没有了移民社会还怎么运营。

于是,纽约出租车司机工会(NYTWA)向所有的工会内部司机发出通告,在28号下午6点到7点这一个小时,不去肯尼迪机场接客。这一招其实非常狠,首先,肯尼迪机场是锁了20来个移民的地方,在机场已经聚集了好几百抗议者,所以造成的不方便肯定会被跑得快的记者们首先感受到。其次,6点到7点是肯尼迪机场的高峰时刻,出站的旅客会立刻觉得没出租车很麻烦,继而想起移民们对这个社会的作用。

要是退后10年,这样的罢工肯定有很大的效果。不过这几年的优步也不是吃干饭的。出站的旅客看到没有的士,立刻拿起手机预订Uber。一时间,几百份约车单从肯尼迪机场发出,Uber的后台看到这么多的订单,沿用以往的算法,认为这是高峰时期,开始一点点加价。

时间不长,程序员们感觉不对,这加价没个顶了。被高额车资吓到的旅客们,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这是Uber当晚得罪的第一批人。被吓坏了的乘客。

看到出租车罢工,正义感爆棚的程序员们立刻通知公司高管,说我们不能再加价了,要表示表示。

高管一看,那就暂停加价吧。他们想着,用平价做高峰车,便宜你们了,这算给了姿势吧。

没想到,Uber降价的事情被网民发现了,通知了出租车工会。这还得了,一旁是辛辛苦苦的司机叔叔在损失自己的金钱来支持民族平等事业,一边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在暗地抢夺我们的抗争成果。想当年,工人阶级罢工的时候,还有工人纠察队防止开工呢,现在倒好,你们资本家还降价抢市场。早就看你们不爽了。

这是Uber得罪的第二批人。出租车司机。其实梁子结了这么深,得罪也就得罪吧。

[-]

和出租车司机工会在同一战线的自由派示威者不□□,说我们在这里聚光灯照着,四脖子汗流的,喉咙喊哑了,肩膀挥断了,为了啥?为了全美利坚人民的福祉啊。你们Uber司机倒好,鸣着笛打着灯从我们人群里穿过,接走一个个准备感受不方便的乘客。平时看你Uber浓眉大眼,西装革履,正能量一句一句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在大是大非面前你也叛变革命了。不答应!

这是当晚Uber得罪的第三批人,自由派年轻人。

不巧的是,Uber最大的客户也是这一趴。在互联网一代的呐喊下,推特上出现了一个流行话题,就是#deleteUber,#干翻优步!基本就是在自己手机里删除Uber的APP时,截个图,发到推特上,带着话题,向自由派信仰表忠心。

[-]

除此之外,任何形式向优步开炮的方式都可以分享。比如给司机差评呀,给后台差评呀,向优步logo树中指呀等等。一时间推特上“干翻优步”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不快活。

48小时后,已经有30万人转发话题。快两个星期了,Uber用户少了20万。

话说到这里,故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哎、不得。Uber的老总Travis Kalanick还是川普阁下的国家经济顾问团的一员,其中还有好多其他的大佬。其他的大佬吧,虽然也公开说明自己不喜欢川普的总统令,不过自己的公司受到的冲击没有Uber这么大,所以遣词造句啥的还非常和稀泥,至少两方都没得罪。

Kalanick可能是着急了,一方面发Facebook说自己坚决抵制川普总统令,一方面还举办发布会,说公司决定建立一个3百万美金的基金会,帮助移民司机在语言和法律上度过难关,等等等等。

发完facebook的后几天,Kalanick就被踢出了国家经济顾问团。也不知道是自己出来的,还是被开除的,媒体一通报道,再结合之前公司受到的冲击,大家都一直相信是Kalanick自己选择远离川普的。

这下可好,川普的支持者也开始删Uber了。这估计是Uber得罪的最后一批人了。

Uber 的大对手——Lyft顺风车,在第一时间发布,公司捐一百万美元给美国民权自由协会,帮助此协会在联邦法庭上抗争禁令。

身处乱世,树大招风。

[-]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5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