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2.07 , 13:00

坐飞机比想象的更危险:在平流层发现放射云

研究人员们已在地球平流层发现了神秘“放射云”存在的证据,这使得乘客和飞行乘务员接触的辐射比我们原先的预期更高。

[-]

多年来,研究人员们早就知道坐飞机会带来副作用,即在高海拔地球人民接触的宇宙射线也会变多。但新发现的局部放射云意味着旅行者们在经过空中这些点时,接触的辐射会是以前的两倍多。

来自洛杉矶研究公司太空环境技术的首席研究员W. Kent Tobiska说道:“在2013至2017年期间,我们给264个航班上安装了辐射探测器,这些航班所在的海拔大约为17.3公里。我们的探测器至少记下了六次辐射激增。”

[-]

目前,研究人员们知道坐飞机旅行的人会接触少量来自太阳风和宇宙射线的辐射。这些辐射的量取决于你所乘航班的长度和你要去的地方,航班经过接近地球极地的高空时接受的辐射也会增多。

虽然太阳上没有异常的太阳风暴活动,但经过极地的高海拔航班连续12.5个小时给乘客带来的辐射,相当于乘客接受12.5个小时的一次胸透所接触的辐射量。

在中维度地区飞行25小时,乘客相当于一次胸透;而在赤道附近飞行100个小时的辐射相当于一次胸透。

正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指出的那样,这意味着从美国东岸到西岸的航班给乘客带来的辐射比一次胸透要少,按照辐射剂量单位来算差不多是0.035mSv。

[-]

可当Tobiska的团队监测飞行时的辐射水平时,他们发现数据中的辐射高峰期持续时间较长,最终的辐射量也比原先的预期高两倍多。

Tobiska说道:“我们见过几个飞机穿过云层时辐射量增加的案例,辐射量是个可变因素,有时候高有时候低。”

虽然宇宙射线和太阳风曾被人类当做高海拔辐射的两大主要来源,但Tobiska及其团队怀疑辐射来源肯定不止这二者。

他们感觉还有第三个高海拔辐射来源,这可以解释为何数据高峰与人们之间检测的平滑辐射梯度不符。

地球的磁场捕获了辐射带(比如范艾伦辐射带)中构成宇宙射线和太阳风的粒子。这些辐射带就像磁瓶一样将粒子限制于其中,可当太阳风爆发等事件经常发生的时候,被改变的粒子就会从瓶子中泄露出去,逃离辐射带并在地球平流层扎根。

虽然目前它还只是一个可用假设,但泄露的磁瓶确实能够将解释2015年韩国研究员看到的现象,他们当时发现在同一海拔飞行的军事侦察飞行器,接收到的辐射却不同。

[-]

来自科罗拉多大学的物理学家Daniel Baker并未参与最近的研究,但他支持泄露的磁瓶假设。

如果放射云是粒子从地球磁场带泄露的结果,那么卫星数据和机载传感器就能够帮助我们确定天空中这些云所在的地方,还能帮助飞行员像避开危险天气那样避开它们。

对于普通旅行者而言,高海拔辐射的总体风险较低,毕竟胸透的致癌风险仅一百万分之一。

但如果这些云确实存在并且能被检测到,那么我们需要尽可能避开它们,对于常年在空中飞的人而言尤为如此。

这些发现被发表在《空间气象》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