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21 , 18:30

好片推荐:《落水狗》,最暴力的非暴力片

[-]

本文章全是剧透,没看过电影的,又不想剧透的人,出门左转上BiliBili看完后再来。

看完了?好,正式开始:

当《落水狗》在25年前的Sundance电影节里作为一个小成本独立电影播放时,与会之者还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一部划时代的电影。在当时,人们觉得,这就是一群人在一个旧仓库里吵架撕逼互杀嘛,而且没有出名的演员,有声望的编剧,连导演也是初出茅庐。不过事后,这部昆丁·塔伦迪诺的处女戏,给电影史上的影响,堪比票房几百亿的大片。世界各地的粉丝们瞬间被引爆,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都是在讨论电影里穿插的时间线,辛辣的段子,以及怀旧的的70年代音乐。不过最吸引眼球的,可能是看似过度的暴力片段。甚至连恐怖片丰碑《猛鬼街》的导演,看了这部电影后,直接说太恶心,太暴力。

很多粉丝觉得的,极端暴力的场面,是塔伦迪诺导演的风格之一。在处理这些暴力的场景时,塔伦迪诺不像其他导演一样弱化暴力强度,反而以一种插科打诨,以一种近乎于信仰般的热情来展现所有的细节。在《落水狗》里,昆丁的这种信仰在一片片血迹,一刀刀凌迟中被表现的淋漓尽致,超出任何没有接触过暴力的民众的接受程度。

[-]

这样的说法并非毫无根据。25年后,当我们看到影片里精神失常的“金先生”一点点划破这个警察的练,毫无保留得展现被割掉的耳朵时,观众的内心还是会有一些些的抗拒,不论看过多少遍。但是我们如果不关注这一个细节,把视角放大再看,我们就能发现全片其实讲的不是暴力,割耳朵只是塑造人物形象的一小段。

昆丁曾经跟《滚石》杂志说到,随便去一个音像店,随便找10部动作片,至少有9部比我的要更暴力血腥。这也是的确,我们在看到“金先生”给警察割耳朵时,镜头直接移走了,用剪辑和借位的方法让观众相信剃刀和肢体有接触。这样的技巧和希区柯克的拍摄浴室杀人是一样的。

《落水狗》其实比当时一般的好莱坞恐怖片或者惊悚片要内敛的多,而且还有很多道理隐藏在里面。相比起好莱坞其他的电影,主角犯罪了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这部电影里,犯错的人收到惩罚,暴力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甚至一开始人五人六的职业罪犯,最后都变成了胆小的毛贼,连伟光正的主角都没有逃避“杀人偿命”的结局。要说这部电影的主旋律,可能连主日会唱圣歌都没有这么明显。

现在我们来好好分析一下,《落水狗》每一段的精彩之处。

[-]

电影的开头,逼格就很高: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一群西装革履的职业罪犯,在一间破破烂烂的餐厅里讨论除了犯罪计划之外的一堆破烂事儿。他们讨论了一个过时的地址簿,给消费的道德;麦当娜《Like a Virgin》这首歌到底寓意什么。整整在餐桌上你来我往7分钟之后,这几个人模狗样的主演踩着《Little Green Bag》的节奏点,以超级英雄出场的慢镜头里走在洛杉矶的明媚阳光下。这样的铺垫,让看过很多好莱坞陈词滥调的我们觉得下一步肯定要演绎这群人如何如何牛逼,如何如何和警察周旋,如何如何分钱走人。

开场帅不过三秒,《Little Green Bag》还没唱完,我们就听到了一阵阵痛苦的□□,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惊恐无比的“橙先生”倒在车后座,腹部中枪还不断挣扎。开车的“白先生”也没有保持冷静,边慌忙看路,还要回头看看“橙先生”的状况,一幅不知所措的样子。昆丁在这里打破了所以犯罪片的套路,没有详细描写这些主角们怎样在珠宝店里风生水起,只是展现了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场面。杂乱不堪的设置,看着就疼的伤势,证明这次打劫行动完全没有跟原计划说好的一样。《落水狗》这部电影的高明之处就是在于这里,没有用故事细节来说明,直接给观众展示结果:这些看似不怕天不怕地的主角们,在计划失误后,都是怂逼。这也奠定了电影的主调。

[-]

先说看起来随随便便,所有事情都无所谓的“金先生”吧,他在困难出现的第一瞬间,就立刻暴走,失去照顾大局的理智;看起来无所畏惧,能下龙潭入虎穴的“橙先生”,发现自己犯了大错之后立刻失去方向,惊慌失措;“白先生”,本身的人设是一个老司机,可惜智商堪忧,被一个卧底耍的团团转,不知道自己的立场。

在所有的人设里,最聪明,最临危不惧的,竟然是油腔滑调,身材瘦小,一看就是活不了多久的“粉先生”。他也是片中最后抱有钻石袋的人,第一个发现“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的人,在白先生和金先生快打起来时,也是“粉先生”以大局为重,几句话就把两人拉开的人。甚至官方吐槽,“我们唯一的场景就是这个仓库?”也是导演借“粉先生”的口里说出来的。

[-]

崩坏的人设,和西装革履不相符的幼稚,无力的咒骂,没用的推理,滑稽的打架姿势等等,让我们明显感觉到,这些“落水狗”们,都是一群“大小孩”。

说到“大小孩”,我们肯定会想到另一部剧《生活大爆炸》。说实话,《落水狗》里的台词和《生活大爆炸》很相似,都是一群老大不小的人,一本正经的讨论他们喜欢的电影,电视剧和歌曲。每一分钟,都会有主角说几句Lee Marvin,Pm Grier,或者《神奇四侠》,连严肃脸的“蓝先生”,都会对麦当娜说上几句。很多昆丁的模仿者也想在自己的电影里加入大段大段的对白,却经常显得空洞无趣。昆丁做到大段有趣的对话很简单,就是让演员自己说就好了。

而且昆丁每次对白都是塑造人物的黄金时期,《解放的姜戈》里小李子就是很好的例子。《落水狗》相比《姜戈》的对话就更多,目的就是用《生活大爆炸》那样的对话,树立这些“大男孩”的形象。所以说,从某些方面,《落水狗》和《生活大爆炸》是给同一批人看的——极客和书呆子。因为里面的主角都是谢耳朵之类的人(Geek !):满腹经纶,遇事儿就慌。

[-]

再细致一点,这电影里都是直男癌晚期的极客。昆丁的其他电影,《低俗小说》和《杀死比尔》,女性角色都是主要的人设。《落水狗》却没有任何一个女性角色。任何有关于女性的段子都非常荒谬搞笑,比如什么一个女招待把自己老公的丁丁粘到他肚子上什么的,听起来就是一群高中处男在更衣室里相互说黄段子,却没有一个人有胆去约女生出来吃饭。还有一段,是老司机“白先生”在回忆自己和一个名叫“阿拉巴马”的女生的一段美好时光,完了却说“男女关系不能太强迫啊,过了一段时间就占据你所有的精力和时间了呀。”

听起来很熟悉?高中时期你们班上的“小司机”们也是这么飙车的。这就说明了,《落水狗》里面的人设都是眼高手低,自以为是,以为无所不能,上天入地,其实和宅在父母家的高中辍学生没什么区别。还说什么自己的对“男女之事”的理解,恐怕这些人都没见过真正的女人吧。直男癌没跑了。

这么一看,《落水狗》这个名字起得太好了,电影讲的就是一群落水的直男癌极客,在一滩浑水里相互撕逼,相互残杀,尽显丑态,最后岸上的得利。

[-]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