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16 , 23:30
52

未说出口的虐待:强奸儿子的母亲们

警告:本文将探讨童年性虐待、乱伦和自杀。

Marcus在他的最后一封信里写道:“很抱歉我给你带来了这么多痛苦。感谢你照顾我,我知道我不配。”

[-]
Lucetta

两年前Marcus自杀身亡,他在死前曾给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的研究员Lucetta Thomas留了一句话:“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你做点积极的事情,比如完成博士学位。”

对外人而言,这就是一句简单的鼓励话语。但Lucetta知道它们的真正含义,其实是紧迫的最后请求。

目前她正在研究被生母性虐待的儿子们,比如曾经的Marcus。从见到Marcus的第一面起,Lucetta就在见证他挣扎着克服童年阴影的场景。

Lucetta解释道:“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从小被其母亲性虐待的人,但等他长大能够保护自己不受虐待之后,他的母亲又伙同其他朋友接着虐待他。Marcus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必须完成这一研究。我不希望其他人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想让这些男人知道他们并不孤独这也不是他们的错。还有方法能够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原来有着Marcus这样境遇的人很多。在Lucetta的研究中,有94名男性受访者在填写在线调查问卷的时候表示,他们曾被其母虐待过。她在其中选取了23人进行详细采访。

她说道:“虐待通常始于青春期之前,这些孩子还很小,对这些都没什么概念,但却被操纵着进行性行为。”

某些男孩只是被迫与其母发生性关系而已,但某些男孩却由于试图反抗而受到了难以置信的暴力虐待。这些母亲们还会剥夺他们的基本人类需求,比如食物和居所。

今年五十多岁的Hamish第一次与其母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年仅12岁。

他说道:“她有一个大卧室,如果我们病了或者怎样就会待在她的床上。有一天她开始摸我,并就这样发生了关系。她说我要进入青春期了,想让我觉得很重要和很特殊。”

现在的Hamish认为,他被虐待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他还不能与成年人发生性关系。但在当时,他的想法却不同:“那时候我以为我很享受,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虽然他家富有并且他一直上的私立学校,但他的家庭生活却非常艰难。他的单亲妈妈身体有问题,患有肺炎和胸膜炎。现在回想起来,Hamish觉得他的母亲连精神也不太正常。

他说道:“如果我的母亲心情很好,那么我家就会很不错。但如果她心情不好,那么这个家就很可怕。她会威胁着要杀死我们,她还会锁上所有的窗户并打开煤气。”

他指着自己头上的旧伤疤说:“我当时很痛。”

他的母亲如若生病,情况会更糟糕。Hamish当时要负责做饭、打扫卫生并去商店给家人买食物。他回忆道:“她看待我的方式,就好像我们之间有真正的关系一样,对此我毫无怀疑。她还会说:‘你是家里的男人。’”

与此同时他的母亲还警告他对这段关系守口如瓶。她当时对Hamish说:“人们不会理解的,你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

事实上,Hamish也无人可以倾诉,就算他有,他也害怕他这样做会拆散他的家。

他说道:“你的身心都陷入了这段关系,无法逃脱。”

这并不是一次容易的采访。当我询问Hamish的童年遭遇时,他总是很难回答。和有着相同境遇的许多男人一样,这样的痛苦仅靠言语无法表达。

他说:“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压抑住这些想法和记忆。三十多年了,我从未告诉过别人。”

Hamish在15岁年失去了他的母亲,他并不期盼着对方死亡,他直率地说:“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她给了我继续生活的勇气。”

他现在工作非常努力。在90年代初他结婚了,育有两子。

十年前,一个新闻故事使得他曾短暂地向妻子提过童年虐待,后来他告诉妻子:“我再也不想说这件事了。”他说过这事儿之后,感觉他的婚姻不再和以前一样了。

三年前,Hamish出轨,他的婚姻宣告破裂。他失去了他的妻子和生意。不过他再也不会生自己母亲的气了。

他说:“我很遗憾她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对于受害者来说,这样的处境非常令人困惑。因为这些男孩们还是很爱他们的母亲,和Hamish一样,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家庭四分五裂。

这些男性受害者还小的时候,不敢告诉其他人母亲虐待自己的事情,是因为害怕没人相信他们的话,也担心被责怪。社会总说男性才是一段性关系的发起者,孩子们在处理这一创伤的时候总是告诉他们自己:“肯定是我教唆的。”

[-]
年幼的Ian

70岁的Ian也曾被他的母亲虐待过。和Hamish不同的是,他被虐待的时候远比Hamish遭遇虐待的时候小。

他回忆说:“我还记得她的阴道是和感觉。我还记得她身体的触感,作为一个小孩我感觉很恶心。”

直到八岁那年,Ian才被要求与他的母亲发生性关系,比如吸她的乳头。他说:“由于虐待,我恨她。在我的死亡笔记本上有很多人的名字,她就是其中一个。”

他的家庭很复杂。Ian有两个兄弟,他的母亲及母亲的丈夫John住在南澳大利亚的乡下。

Ian表示:“我并不是合法生下来的孩子,John知道这一点,因为他那时候没跟我的母亲睡在一起。我的一整个人生都充满了罪恶感和羞愧感,因为我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成长过程中,比起活着,Ian更像是仅仅存在于这个世界上。John将Ian的母亲及她的孩子赶出过房子好几次。

Ian说道:“人们总是躲着我,我并不是被期待的孩子。就连我的堂兄弟、伯父伯母和祖父母都曾给过我这种感觉。”

对Ian而言,童年虐待操纵着他的性欲,影响着他作为人来工作的能力。他问道:“你怎么能拥有一段健康的性关系呢?你怎么能成为一位父亲、丈夫和祖父呢?”

成年后,Ian也被孤立、罪恶感、极低的自尊、抑郁和焦虑所困扰。他甚至还多次试图自杀,他整个人内里是麻木的,不知道自己是否爱过人也不知道爱是什么。

虽然Ian还是结婚了并且他的婚姻已持续了五十年,但他承认他曾多次婚外情并且招过妓,他开玩笑说这是一种很好的治疗方法。

还是在过去六年里,Ian才开始恢复。他认为他的母亲可能也曾性虐待过她自己,他必须原谅他的母亲,他才能恢复过来。

在Lucetta的研究背景中,Ian很特别,因为他觉得他自己精神健康。他是Lucetta交谈过的受害者中,唯一一个真正谈论自身遭遇的人。

这些人遭受的虐待严重影响了他们的身心健康和发展。然而他们的情况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恢复,这种母子性虐待关系带来的影响似乎持续了下来。

Lucetta呼吁社会打破成见,真正重视这种虐待问题。而Hamish只希望其他母子虐待幸存者能够得到帮助。他表示:“你不能将它封起来,认为它能够自己漂走,因为它从不会自己离开。”他也确实深有体会。

#涉事人物的名字均为化名。

本文译自 News,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2
赞一个 (28)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潜伏滴小伙伴
    @1 year ago
    3373703

    @dd: 。。。这么恐怖

  2. Lilith
    @1 year ago
    3370502

    看过一集电视,男孩13岁被母亲强奸,后来母亲生了个儿子,既是他的儿子又是弟弟,让我对这种母亲的占有欲、疯狂大为震惊,之前煎蛋上看到母亲跟自己儿子交往并且结婚的,就想谁知道这儿子是不是被洗脑了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