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15 , 20:00

Quora:天生聋人在思考时内心用什么语言

Giordon Stark

我天生耳聋。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在进行言语治疗了,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内心的声音只是一个比喻,我听到它的时候就像我在读它的唇语一样。我想象出来的声音,与人们在阅读文章时内心听到的声音一样。我的脑海里其实不会出现某些可怕的黑魔王的脸,但我总会在听到脑海里的声音时想象嘴唇移动的场景。

[-]

与此同时,我也会想起当我还小一点都不会说话的时候,我的所有记忆基本与视觉和嗅觉有关。我总会想起特定位置的照片,并且能够用生动的语言对着我的父母来描述它们,就是希望能明白我记住的是什么地方。在言语疗法之前,我内心的声音基本也是视觉呈现。

现在,随着我在闲暇时间学习手语有了进展,我发现我内心的声音出现的方式也变成了手语,有时候我阅读某些东西听到内心的声音时,能够同时看到唇语和手语。我觉得会说两种语言和多种语言的人也会遇到同样的情况,偶尔他们在阅读某篇文章时会听到所有语言将这篇文章念出来,或者有时候他们脑海里的语言会发生转变(不过这种差别微乎其微,因为不管内心浮现的声音用的什么语言他们都能听懂)。

Michele Westfall

我天生就听不到,并且我这辈子都没听见过声音。我不会戴助听器或者植入人工耳蜗,我也没什么兴趣用这些东西。我会用美国手语,它是我的主要语言。我生了两个天生耳聋的孩子,所以他们的耳聋肯定源自我的遗传。

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但它基本不以声音为主。我基本依靠视力来“听”,所以在我的脑海里,我看到的也是美国手语或者图片或者打印出来的单词。我内心的“声音”也有词汇、思想和思维。我的脑海里并非一片空白,它也并非“寂静无声”。

我通过我的大脑、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舌头和我的触觉来处理信息,我处理这些信息的方式与普通人一样。声音并不是我思维过程的一部分,并且它不是我思维过程的一部分并不意味着我的内心不会出现声音。我的内心也会有一个声音。

我是一位清醒的、有知觉的人,我会思考会理论。

Ashley Harris

我一出生的时候就是个聋子。我的回答可能与其他人不同,因为我还是一名作家(虽然我还没有出版书籍,也还在写小说),我的脑海里会出现一部影片。白日梦和备课计划等都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我最特别的地方在于我不会用手语思考,我会用英语思考,我脑海里的电影就像你在电影院里看到的那样,大部分都是可听的并且我能够理解它们。我丰富的内心活动也许源自我看的大量书籍、我打算写的书以及我尚未发表但对我而言很有趣的故事,我想让它们像电影那样演出来。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