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08 , 14:00

盲人拍下他每天遭受到的虐待

一位眼盲的前医生给他的导盲犬绑了一个摄像头,拍下了他们每天被通勤者们虐待的场景。

[-]

Amit Patel之前为了矫正模糊的视力而接受了角膜移植手术,结果他失去了自己的视力。他说他在伦敦坐车的时候,总是被排除在外。

这位37岁的男士称其他的旅客会越过他的导盲犬Kika,甚至用伞打她以便从电梯里面出去。

这位前急诊医生之前在伦敦各大医院当代班医生,三年前他就开始慢慢失去视力了,后来他在英国做了两次角膜移植手术,另外还在美国做了两次。

[-]

他的大学室友当时学的正是眼科,对方在医学院最后一年给出的诊断是圆锥角膜病,这种疾病会改变角膜的形状。

经过九个月的矫正视力尝试,每次手术移植的角膜都被他的身体排斥了。

Patel先生说曾有人让他给自己挡路的行为道歉,他也总是被车站职工忽视。于是他在Kika 的背上绑了一个GoPro摄像头,以便记录公众的行为。

他的妻子Seema在一天的录制工作结束后查看了视频,并就他们的待遇发了推特。

Patel先生说人们会蓄意用包击中他:“他们明明有很多空间通行,但他们却似乎认为冲撞一位盲人很有意思。Kika总是坐在我的左手边,因此我们总是挡在了电梯门口。人们会用包和雨伞打她,以便通行。最糟糕的部分在于人们对我的负面评价。人们粗鲁而又傲慢自大,他们认为他们能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一位女士甚至说我应该为她身后的人道歉,因为我耽误了他们的时间。我问她我是否应该为自己失明而道歉,她说是的。

[-]

有时候当人们盯着手机不放的时候,我就在想究竟谁才是盲人。有时候这会让Kika受到惊吓,我能感觉到她的沮丧,有时候她甚至好几天都不想进电梯。”

Patel先生几乎每天都要做地铁,他说当他身处不熟悉的环境中时,总是被员工忽视。

他补充道:“有时候我与我四个月大的儿子一起坐车时,我会大声说‘Kika,给我找个座位’,但没人让座。当我的妻子回放视频的时候,甚至看到一位女士坐着不说,她还将购物袋放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有时候我得到座位的唯一方法就是刮Kika的后耳朵,这样她就会抖动身体,由于没人喜欢狗骚味,他们通常都会给我一个座位。也有出租车司机看到你之后根本就不停车,有时候地铁员工都会在看到我的情况下说没看到我。人们甚至会径直走向我,他们还会走向Kika并抚摸她,在她走路的时候干扰她。失去视力让我变得很孤独,但有时候我乘坐公共交通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就像角落里被吓坏了的小男孩。”

Kika甚至救过主人的命,当时一辆汽车在十字路口闯了红灯。

[-]

Patel先生接着道:“她看到了那辆汽车,并走在了我前面被撞了,那辆车擦伤了她的鼻子,她的工作停了三天。”

Kika自2014年开始就待在了Patel先生的身边,在那些接受过训练的导盲犬中,只有百分之五的狗接受过乘坐自动扶梯训练,她就是其中之一。

这位前大学学院医院的医生说道:“我的右眼已经完全失去了视力,我的左眼也完全失明了。人们都说我失明的方式并不痛苦,但其实这很折磨人。不过我的其它感官增强了,比如我的嗅觉、听力和触觉。”

Patel现在是英国皇家盲人协会的一名志愿者,他负责协调盲人和导盲犬之间的关系。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4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