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06 , 17:00

收养孤儿小象的人

Benjamin Kyalo来自肯尼亚,这个男人似乎没什么家庭观念,他有家不回,在外面养了一帮儿女,还说自己象妈妈,虽然儿女不是亲生的,也不是隔壁老王的,但他们亲如一家,他花了10年时间带这些孩子,比如这样

[-]

[-]

[-]

有统计表明,未来十年,非洲50%的大象可能会因为偷猎而在地球消失。每15分钟就有一只大象被偷猎者杀死,很多小象出生没多久就成了孤儿,没人照顾,如果继续一个人野外面晃荡,估计迟早药丸。

[-]

[-]

所以有一帮像Benjamin一样在肯尼亚Ithumba回归野外中心带那些孤儿小象的人,他们照顾这些失去父母的小象,还要教会她们怎么做一只野生大象。

[-]

Benjamin从1999年开始接触这项工作,多年来,他知道小象要怎么能在偷猎者出没的地方生活和生存,虽然人象之间语言不通,但人们管他叫象语者,听不懂,那就抱紧了用心感受嘛。他觉得当一名象语者是他的使命。他每天带着小象散步,教她们哪些植物是食物,哪些吃了会生病。

[-]

虽然很少回家,但是他的家人对她还是理解和支持的,因此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他说,自打我对带小象这件事产生热情,和象群在一起让我内心充实,我爱他们关心他们需要什么,那种关爱发自内心。这种人象之间的紧密关系十辆火车都拉不动。

他尝试着看能不能让他们有再度生存的机会,因此,对于他的工作和他和小象那种已经分不清象妈还是象爹的感情,他很满意满心欢喜。

在内罗毕大象孤儿院,他曾在这里帮忙照顾小象,当时他和小象就睡在马厩里,曾经有一只名叫Kinna小象就把他萌住了,是它带过的小象中最爱的一只。

当Kinna要吃奶的时候,他会用鼻子网Benjamin的衣服里吹气把它搞醒,或者拉开被子把Benjamin冻醒,有时候就用脚轻轻踩他的胸,总之不给奶吃就别想好好睡觉,想睡觉就好好喂奶。

[-]

小象要想脱离原来的环境回归野外,这个过渡估计需要饲养员5年单身3年当狗,最后距离目标还差2年。

[-]

当他看到某只大象选择完成最后的过渡回归到野外,他会激动同时又有点小纠结,所以大象回来叙旧的时候他总是炒鸡开心,就和父母看到放飞自我的孩子好不容易回家了一样,个别被Benjamin带过的小象还牵着孩子拉着对象回来见家长。

[-]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yuu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4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