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04 , 12:30

会喝酒的人类为什么没有被自然淘汰?

逢年过节起来嗨,我们手中总少不了一杯可以毒害神经系统的乙醇溶液。人类和酒精是老朋友了,考古学家在10000年前的石器时代陶器中就发现了酒的痕迹。但你有没有想过,这其实是一个进化上的悖论:如果我们的祖先喜欢喝酒,就一定会被残酷的大自然所淘汰,因为它们的判断力被干扰、反应变慢、感官变得迟钝、还不能保持平衡。

这样的动物在从树上掉下去之前,就很可能被捕食者干掉了。但是全世界的人类都会喝各种各样的酒,或者用严格的禁令来限制这种强烈的欲望。那为什么我们的祖先会喝酒?

[-]
各种各样的酒,和禁酒令

科学家为了解决这个悖论,开始研究我们身体里用来消化酒精的酶,乙醇脱氢酶。很多的动物都能产生这种酶,不同物种的酶各不相同,我们就可以通过这些差别来重现进化的历史,还可以顺带看看除了人类还有哪些物种会喝酒。

专门研究酒精和进化的Matthew Carrigan说:“我们以为喝酒的意义在于一醉方休。但是如果你身处野外,捕食者在身边徘徊着,你还会想当酒中仙吗?”

最近我们知道了,人类、大猩猩和黑猩猩共同拥有一个基因突变,使我们能更有效地分解乙醇。这个命中注定的基因突变,编码了乙醇脱氢酶中的一种,名叫ADH4,让我们的祖先能食用含有微量酒精的发酵水果。这个突变大概出现在一千万年以前,那时候这三个物种还没有从一个共同祖先进化出来,然而猩猩已经和我们分道扬镳了。

[-]
三个酒鬼和一只菜鸡

科学家对19种灵长类动物的ADH4基因进行了测序,重建了这种酶的突变前版本,发现突变后的酒精分解速率比原来快了40倍。一千万年以前,我们的祖先靠吃水果维生。那时候的非洲开始变冷,树林变为草原,祖先们自然要在地面度过更多的时间,比在树上更容易捡到发酵的水果。比起酒精不耐受或者喝完就倒的菜鸡,那些老酒鬼自然更容易走向猿生巅峰。

作为研究的下一步,Carrigan自然想看看灵长类的近亲们是不是像我们人类一样喜欢喝酒。猿类、鸟类甚至大象吃了发酵的果实之后醉酒闹事已经不是什么大新闻了,但是目前还没有关于动物重复摄入酒精的正式记录。一些动物可能已经意识到酗酒不是一个好习惯了。

出于保护目的,实验室准则不允许科学家向灵长类提供可口的香蕉代基里(一种鸡尾酒)。Carrigan转而向西非的人类学家寻求帮助,那里的黑猩猩将爪子伸向了人类的棕榈酒,打破酒桶,用叶子把酒舀出来。

[-]
噢,耶~

自然发酵的水果中酒精含量只有1%,而人造酒中基本上不会低于3%。这意味着无论是我们还是黑猩猩,都还没有适应喝酒,更别说度数更高的烈酒了。但是一部分人类可能已经进化成了真正的酒鬼。中国和东南亚的一些古人类首先栽种了大米,并且顺其自然地酿出了米酒。随着人们推杯换盏,另一个和酒精消化有关的基因AHD1在人群中传播开来,拥有这个基因的人可以比桌子上的其他人更快地代谢乙醇。他们不会因为酒精而感到醉意,快速积累的分解产物——乙醛却会带来脸红和恶心。

你可能会觉得这种产生乙醛的突变是一种缺陷,但科学家认为这是一种成功的适应,使人类不会受到体内酒精的危害。60-70%的汉族人已经携带了这个突变,说明进化可以保护人类不受自己作死的危害。如果你因为没有这个突变而很容易喝醉,那就怪自然妈妈没来得及把你的祖先淘汰掉吧。

本文译自 STAT,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3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