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2.28 , 11:00

Reddit热帖:迪士尼乐园中发生过的真实魔法

[-]
(Unsplash/Thomas Kelley)

u/Ihaveanotheridentity 68768 points, 7 gold
我在奥兰多迪士尼乐园当过20多年的高飞!
Ask Me Anything!
(毁梦,慎入)

身份证明:认证照+工作照+工作照+工作照+工作照+……。

u/purplehp 20.1k points

和游客拍照的时候,人偶服里面的你们也会微笑么?

u/Ihaveanotheridentity 5910 points

我几乎每次都会

u/Mozziewine 4287 points

后来为什么离开了迪士尼?

u/Ihaveanotheridentity 13.4k points, 1 gold

我是被炒的。你可以把这复杂的事情理解为那天唐老鸭与往常一样在搞鬼搞怪,因为我在一顶唐老鸭帽上签了“高飞爱你”所以拒绝离开我的位置。他耍脾气导致我拽着他的脚把他拖回自己的位置,此时Pete's Silly Sideshow的布帘后一个小孩跑了出来我们撞倒了它。小孩没事但迪士尼看不惯我这样在地上拖拽戏服于是终止了劳动合同。

[-]
(Unsplash/Ronald Yang)

u/lucas_praado 13.8k points, 1 gold
有什么好故事说出来听听?20年里总有些什么魔力般的时刻吧?

u/Ihaveanotheridentity 88.0k points, 152 gold

有一个在所有的时光里显得突出特殊的经历,正等着有人问起。因为它,我放弃了VIP向导的优厚待遇,转到了卡通角色部门。

那天我在“市政厅”工作,两位女子带了两位女孩进来。女孩之一坐在轮椅上,另一个看样子似乎刚见过死亡。她俩都伤痕累累,轮椅上的那位手臂还缠着高分子绷带。两位大人原来是医院的护士,要求我们给女孩的票退款。(按要求为避免退款的发生)我询问了原因。

原来,女孩跟父母从明日世界离开的时候遭遇了严重的车祸,母亲的头在她俩的眼前掉下,父亲在医院也走了但她俩还没被通知。一家人从海外过来,身上没钱也没有联系方式。护士带票过来想拿退回的款送她们回家。我的心沉入了深渊。你如果见到女孩的样子就一定会明白,她们真的经历了太多。我给她们办了退款,并申请到了给她们当一天私人向导的许可(她们完全没料到的事)。

我将她们领到看游行的VIP专区,为了带她们去更远的地方我得跑去把市政厅的制服给换了。同行途中我掏出了脑中的儿童笑话大全。我是一个很会引孩子们发笑的-优-秀-向导(参与了教程编写)。可完全没用。两位女孩的人根本不在那里。

我让她们留在桥上然后自己去换衣服,走到后台喊哑了嗓子。我真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事情。那种无法改变现状的无力彻底把人打倒了。返回以后我给她们买冰淇淋,带她们坐游艺设施但她们,一次也没笑过。护士笑着试图逗女孩但还是没用。我们走回桥上去看游行。在那里,我目睹了真实的魔法。Real magic,not bullshit。

我致电游行部门向他们阐述了原委,预约了个VIP见面会。当游行的队伍走到自由广场的时候,我告诉女孩们,我在电话里向米奇介绍了她们,说米奇主动提出要在游行后见见她们。

轮椅上的女孩笑了。

“Really?”她问。我的心跳漏了一拍。“Yes,really!米奇让你们注意下他,让你们跟着他的花车回市政厅。”

另一个女孩笑了。

“你说现在?”她问。

有用了。她们开始说话了。没笑出声,但说话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俩说话的声音。每一位游行表演者都走上桥来叫女孩留意下米奇。每一位。

当米奇的花车来到我们面前,米奇(吊在花车顶部的柱子上)刻意侧扭了身子,望向女孩,伸手指向美国大街。就这么一下。女孩们活泼了起来。她们忘记了死亡。她们进入了那个魔法世界,而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大家一路唱着“Mickey Mania”跟随花车回到市政厅。当年市政厅有个用来招待重要人物的VIP贵宾厅。我把女孩带到那里给她们看明星的签名。她们沉迷进去了。

当天扮演米奇的女生从花车上解下,没把头摘掉就跑到后台跟我说“Let’s go.”我把米奇带到了女孩面前,她们遇见这位新朋友时候的眼神印在了我的内心。女孩俩有点不好意思,但这是米奇的天地了。她们见到了真正的米奇。

每一位游行卡通角色都穿着戏装见了两位女孩。一个接一个,摆个姿势握握手然后离开。我们在贵宾厅里呆了一个多小时。米奇一直穿着戏装(游行结束后还这样很不容易)。米奇说再见的时候,我将这两位开心得合不拢嘴的女孩的手握在掌中。

大家聊着聊着聊着,之后玩的很开心,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路过玫瑰园的时候,大的那位女孩突然说“喔我妈妈喜欢玫瑰!…”然后停了下来。我伸出手将她抱了起来,放入围栏的另一侧,说“选一支吧!”她快乐地摘下她最喜欢的玫瑰,一句话也没多说。

跟女孩们和好心护士道了别,走到小火车站的后边。我没哭。只是为身处其中而感动。我意识到尽管我热爱着在市政厅帮助游客的工作,迪士尼真正的魔法在于那些人物角色。我参加了试演,转了部门并从未回头。我不会忘记Make-a-Wish活动中的经历,和那位先天缺陷颈部没有肌肉但说自己唯一想要的就是被高飞拥抱的小孩之类的时刻。谢谢大家给我机会让我倾诉。今天真的很特别。

[-]
(Unsplash/Nico Beard)

u/killer_gazebo 1872 points
天哪世界真小。我从医院里的一些同事那里听过这个故事。

u/painterly-witch 1420 points, 1 gold
我也是差不多这样在很小的年纪成为了孤儿(也目睹了母亲的死亡)。这无可否认地是人类能体验的最可怕的经历。11岁那年的我患上了对死亡的极度焦虑,接下来的整整十年躲在卧室里度过,持续害怕着被闪电击中或流星打死的恐怖情景。你开始对世界失去信任。对幼时的你来说,你的父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而你目睹了神的死去。它摧毁了你眼中的现实,让你的大脑认为身边每个人每件事都想要你死。

但你让这些女孩知道了那不是真的。你让她们看到了尽管悲剧会发生,世界并不是个地狱。你,在她们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刻,让她们知道了大家会愿意提供帮助。打心底里说,如果我在自己需要帮助的年纪遇上了一个你这样的大人,我整个人生前途都会变得不一样。真的,谢谢你,让这些女孩感到安全,改变她们的一切。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