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29 , 17:03
19

中二病晚期:怒烧5百万英镑「性手枪」文物

[-]

背景知识:Sex Pistols性手枪乐队是英国的一支朋克摇滚乐队。他们的主要成员有主唱约翰·罗登,主音吉他史蒂夫·琼斯,鼓手保罗·库克,贝斯手席德·维瑟斯,以及乐队经理人马尔科姆·麦克拉伦。马尔科姆·麦克拉伦是集艺术家,服装设计等等于一身的全才。在马尔科姆的带领下,性手枪乐队从小小的驻场乐队,发展到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摇滚时期,和纽约的雷蒙斯合唱团开始了朋克时代。朋克强调的是反对一切能反对的,反对既成系统,反对社会结构。这次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马尔科姆·麦克拉伦的儿子,乔·科尔。

性手枪主唱约翰·罗登在1976年有句话,朋克的精髓便在于此。

“我没有心中的英雄,他们能吃吗?我反对一切的旧秩序,全都要毁掉”。

性手枪乐队带着他们对于朋克音乐的理解,乘着1970年代的混乱东风,在两年之内成长为了摇滚的代名词。尽管演唱会经常变成啤酒瓶乱飞,随地吐痰,拳脚相加的混乱场面,40年来朋克依旧建立在性手枪等先锋乐队的叛逆基础上。为了庆祝性手枪乐队成立40周年,现在在伦敦有一场为期1年的几年活动。其中有朋克乐队驻场演出,实体展示,还有影像节。按照主办方的说法,这次活动在于“怀念过去那一段叛逆的时光,激发现在年轻人对于既有体系的反抗,促进全社会创造力和活力。”

[-]

“朋克音乐作为一种特殊的流派,它在过去成为一代人的寄托,让他们能在无惧中释放自己,在无惧中发现自己,在无惧中创造自己。”

不够不是所有人都认同主办方的观点。必然,作为一种反社会反建制的音乐,大部分社会人士也许接受不了。但是反对声音最大的竟然是乐队经历马尔科姆·麦克拉伦的儿子,乔·科尔。他认为在英国国会图书馆和英国电影学院这样的“成建制”的地方去回忆一个反社会的时期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是一件逆朋克精神的事情。

“反建制的力量竟然被世俗接受,成为文化的一部分,被建制招安,还能被怀念,这我不接受。”

为了彻底反对这次40周年纪念活动,他从3月起就扬言要烧掉至少价值500万英镑的性手枪乐队文物,其中包括大量的服装,演出人员的皮裤,破牛仔裤,T恤衫。当然还有很多唱片的档案。

很多人觉得他只是在造势,方便以后赚钱。乔对于这些言论非常愤怒,“连英国女王都钦点2016年为朋克年,这位建制系统的最佳典范认可了朋克,是朋克历史上最可怕的事情”。其实女王没有说要来看这个展览,也没有官方支持。

一些朋克的老炮儿也支持乔的观点。朋克还有一个精髓在于现世,活在当下。所以当一个品牌,一个乐队的名字成为一个时代的代表,一些厂家用这些名字创汇,甚至当年的使用物品,还有海报,徽章等等东西成为现在收藏家交流的物品,这本身就是逆着朋克的精神的。

“这些东西造出来就为了那一个周末,那一天,那一刻,现在却成了一些人赚钱和炫耀的工具。”

[-]

针对这个情况,一个新词被创造出来“朋克悖论”。一个音乐类型继承了一代人的回忆,自然就能成为他们文化的代表,自然就会得到部分社会的支持和尊重,但是继承了虚无主义和现世主义的朋克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成建制的支持和尊重。

相比起乔应对这种悖论的极端做法,一些温和朋克爱好者说即使烧掉这些文物,朋克精神也不会被一鸣警钟打醒。现在的经济和社会对于青年人的压力比1970年更大,强迫年轻人生活在现实的力量也不是70年代所能匹敌。我们当然想朋克精神长存,我们也当然想现在年轻人能有反叛的精神,但是烧掉文物能有什么用呢?理解的人还是理解,不理解的人还是不理解。

[-]

“如果这些文物是真的很有代表性,如果乔真的想击败朋克的商业化回归纯粹,不如卖掉这些文物,让他们回归民间,然后用拿来的钱去支持更多的朋克艺术发展。”

“朋克最大的目的,是关于年轻人的魄力,年轻人改变世界,推翻旧秩序的魄力。”

1978年,乐队成立短短两年半,在贝斯手席德谋杀女友的指控下解散。希德几个月后的1979年2月,因吸毒过量去世。乐队在1996年,2003年和2007年有几次再聚首;2006年被选为摇滚名人堂,但是他们拒绝进入,也没有参加典礼,还放话说“摇滚名人堂就是那点尿性”。

[-]

[-]

刚刚过去的11月26日,乔在切尔西,靠近阿尔伯特桥的泰晤士河上点燃了一整船的文物,40年前的今天,性手枪的第一部单曲《不列颠无政府》(Anarchy in the U.K)发行。期间向围观群众大喊:

“朋克不是用来怀念的。”

同时烧掉的还有前首相卡梅伦,前首相奥斯本,现任外交部长约翰逊的纸人。

前性手枪贝斯手格伦·马特洛克,在1977年被席德取代的那个,引用巨蟒滑稽剧团的话说:“乔不是救世主,他只是个顽童。”

“你说他是真的纯粹,真的反建制吗?我看不是,也许只是嗑嗨了”

[-]

本文译自 BBC & BBC magzine,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6)

TOTAL COMMENTS: 19+1

  1. 食品级怪蜀黍
    @10 months ago
    3335828

    就是一群嗑嗨了的人集体行散吧

    [17] XX [15] 回复 [0]
  2. 3335833

    好文 为啥不能分享了……

  3. 开你妹的玩笑
    @10 months ago
    3335837

    不烧个地球也好意思说自己中二晚期?

    [15] XX [0] 回复 [0]
  4. 3335839

    這個殺馬特進化成朋克了←這個優評怎麼感覺又不太准了呢

    [0] XX [13] 回复 [0]
  5. 3335840

    虽然不喜欢朋克……但反传统一直是朋克的内核,说他们中二病嗑嗨了,只能说你见识短浅,不相信世界上会存在那样的人而已

    [59] XX [3] 回复 [0]
  6. 3335842

    写得有意思

  7. 绮罗生
    @10 months ago
    3335844

    不是很能理解这种执念……

  8. 油炸黑猪
    @10 months ago
    3335845

    这一反叛性的行为在学术界的名词为“现代性”。现代性的历史最早可以溯源至文艺复兴时代,那时产生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未来必然越来越好的观念,随着资本主义的逐渐壮大,这种进步与发展的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但敏锐的思想家发现,事实并不如此。现代性有一个矛盾,启蒙现代性与审美现代性。

  9. 油炸黑猪
    @10 months ago
    3335854

    启蒙现代性最大的问题在于理性对人生活的入侵。比如说韦伯的经典理论“工具理性”,人在机器生产的时代渐渐的被异化为一种“人形工具”。和人比起来他更像一个工具,人所生产制造为人服务的工具最终反过来控制了人。与之相对的是审美现代性,认为在这种资本主义生产的条件下,审美是一个可以解脱的桃花源一样的去处。大家可能最熟悉的“诗意的栖居”即是海德格尔提出的一种在这种对人不友好的时代下的一种解决方案。

  10. 3335858

    为了庆祝性手枪乐队成立40周年,现在在伦敦有一场为期1年的几年活动。
    到底是几年?

  11. Captain_SR
    @10 months ago
    3335861

    你不懂就不懂,你不懂他们还是朋。他们怎么朋怎么来,你够朋你不用怕。真朋永远自己朋个够,管你模仿脸还是面。

  12. 3335870

    红卫兵

  13. 油炸黑猪
    @10 months ago
    3335871

    至于文中的性♂手枪乐队和审美现代性的关系。对文学史有了解到大约都听说过波德莱尔与他的《恶之花》,这本书内容大概是认可并描写黄赌毒一类的。大约是对文明社会最早的有巨大影响力的叛逆。这是波德莱尔认为的解决启蒙现代性的方式。举例意在证明反西方文明社会这一举动早已有之。早年公众与批评家对这种有伤风化的行为的看法可想而知。但转折在于印象派的胜利。印象派反的是细腻的新古典主义的水,当时遭到围攻,但后来因为印象派内在合理之处最后获得了巨大的胜利,从此堵住了批评家和公众的嘴,人们再也不敢妄加贬低文艺方面的创作了。结果到后来变成了批评家与公众乐于看到新东西,叛逆反而被接纳为正统,结果叛逆就觉得尴尬了。我一反贼,怎么就成了富人家与博物馆的座上宾呢?现在这一事就发生在这篇文章中。

    [11] XX [1] 回复 [0]
  14. 凯恩之叔
    @10 months ago
    3335888

    不就是愤怒中老年么,公园里常见

  15. 3335916

    朋克就是小混混

  16. 绿毛水怪
    @10 months ago
    3335967

    女王也是逗,我记得性手枪专门写过一首侮辱女王的歌

  17. 3335991

    ……“我没有心中的英雄,他们能吃吗?(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反对一切的旧秩序,全都要毁掉(打倒牛鬼蛇神)”。一场轰轰轰烈烈的朋克行动……

  18. 3336179

    就是烧掉500万英镑的文物,剩下的因为更稀少值5个亿?

  19. 普利奈尔
    @10 months ago
    3336265

    说到朋克想起吊带袜天使,第二季要制作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