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22 , 14:00

三问增强现实:首场针对AR的国会听证会

[-]

上周,美国参议院商业、科学及运输委员会举行了首场针对增强现实的国会听证会。与会代表包括了娱乐软件协会的总顾问,AR头盔公司Daqri的CEO Brian Mullins,以及推出Pokémon Go的Niantic公司CEO John Hanke。

无论你如何定义它,增强现实已经开始影响身边的事物,从隐私延伸到驾驶。尽管参议员们提出了批评,但是他们也明显表示了对AR促进经济和解决问题的兴趣。下面的回答对于行内人未必是新鲜事,但是这展示了政府对这一新生事物的态度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监管。以下就是最主要的三个问题。

黑客会篡改我们的现实吗?

参议院Bill Nelson针对这个问了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如果一个飞行员在使用增强现实,“黑客可以变出一个虚拟鸟群并让它们冲向飞机的挡风玻璃?对此我们该如何应对?”

“我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答案很简单,可以,我们能够让虚拟物体跟真实世界别无二致,”Daqri公司CEO Brian Mullins说。“增强现实完全有可能被恶意利用,正如一切新技术一样。”

华盛顿大学法学助理教授Ryan Calo则提供了一个不那么极端的现实案例:一位大学生因为屏幕上突然显示了一只炒鸡逼真的蜘蛛摔坏了他的手机。就算是最简单的,如果有人想黑掉你的抬头显示器,直接屏蔽你的视野就行了,根本不用搞一个逼真的物体出来。

当某人接管了你的视野,这相比普通的黑客攻击,跟你有着更加密切的影响,因此更加严密高效的网络安全措施就可能势在必行。参议员Gary Peters就提出了他的《小型企业网络安全改善法案》。网络安全恐慌经常发生在隐私保护领域,但是Calo说这也将更加突出研究者们所付出的努力的重要性,包括了《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数字千年版权法》中的反规避条款,这两者在未来都可能将任何寻找系统弱点的行为犯罪化。

[-]

增强现实能带来就业吗?

这个问题以好几种出现,关注点从农村社区延伸到职业培训。参议员Roger Wicker针对Daqri的智能头盔问到:“它将如何鼓励他人成为一个焊工?”Mullins回答说:“非常复杂的工作可以被分解和展示,从而可以更容易地被理解。工人也会戴上类似的智能头盔,完成相关的工作,甚至他们可以从事之前完全没有经验的工作。”

Mullins将其视为迅速转移过剩劳动力到新兴领域的方法。虽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在听证会上提出来,但是它也可能导致去技能化,让个体劳动者更加容易被替换和更加没有价值。

娱乐软件协会总顾问Stanley Pierre-Louis则谈到了使用诸如微软HoloLens这样的工具为护理业以及建筑业打造培训项目,或者用来缩小偏远社区和都市中心之间的差距。“我们认为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可以进行远程培训,远程沟通,远程协作,”他说。

将来会出现增强现实数字鸿沟吗?

在听证会上,John Hanke的表态发人深省:当他回到德克萨斯的乡下老家时玩不了自家游戏,因为手机网速太慢了。“我一直都在担心这个事实,即在互联网的可获取性方面,我们没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参议员Cory Booker说。这个问题可能会危害到AR的整体经济收益。

“我很同情那些生活在乡下的年轻人,”Hanke说。“我想要他们发现机遇并为之鼓舞,并由此走向幸福繁荣的未来。大量的机会都涌入到互联网中,如果政府能拓宽网络,这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1)

24H最赞